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時事英立方 2012 年 05 月 24 日

Amanda Tann

Amanda Tann,英文科補習天后,教學手法嬉笑怒罵,由衷地覺得只要從時事、生活中多方面吸收,學會靈活運用,其實英文一點也不可怕。

拉布與鬥長命

本月二日,立法會開始審議議員出缺修訂草案,人民力量的黃毓民和陳偉業就草案提出逾一千三百項修訂,更事先張揚會用「拉布」戰術,令草案無法表決通過,「拉布」一詞旋即成為城中熱話(talk of the town)。

「拉布」的英文是 Filibuster,是外國的國會議員用諸多藉口(excuses) 拖延(delay) 議會的進行,導致法案無法通過的慣用招數。本地媒體套用了廣東俚語(slang),稱之為「拉布」;台灣人則將之譯為「費力把事拖」,我認為比英文來得更傳神、有趣。

Filibuster是荷蘭語,本指十六世紀活躍於加勒比海的英、法海盜(pirates),他們挾持船隻以獲取贖金(ransom)。今天被引用為政治術語,相信是以此引伸為挾持議會之意,當然如今靠的不是海盜的刀槍劍炮,而是冗長的演說,來妨礙(hinder) 議會的運作。

第一次接觸「拉布」這個詞語時,第一時間聯想到的是由張藝謀導演、鞏俐主演的《菊豆》,戲裏染坊外掛滿了連綿不絕、一條條剛染好的長布,給人的感覺是肅殺、空洞和冷漠的。那感覺跟位於添馬艦的新立法會會議廳很相似,議員們站在一排排相隔頗遠的座位上發言,聲音在偌大的會議廳裏迴盪(resonant),感覺上跟他們所代表的市民有一定隔膜(distant)。

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上周四腰斬了「拉布」辯論,被黃毓民形容為「貞婦晚年失節」時的表情,卻像染坊老闆楊金山發現自己視為命根的兒子楊天白,生父原來是其養子楊天青般具戲劇性(dramatic)。其實,真正想說的是:我覺得在這場「拉布」鬧劇(farce) 中,政府就像楊金山;黃毓民和陳偉業是菊豆和楊天青;曾鈺成則是楊天白,不過這比喻(analogy)純粹來自小女子的超級想像力(superb imagination),並無任何誹謗(slanderous) 之意。

或者說,人生本身就是一場沒完沒了的「拉布戰」。窮盡一生,我們都得跟不同的人或不同的遭遇(encounters) 打長久戰。不論你富貴貧窮,從呱呱落地直至老死,都得跟病魔作戰,無人能倖免(no one will be spared)。讀書時跟老師和考試「拉布」;做事時跟同事和上司「拉布」;結了婚,女人或要跟二奶或小三「拉布」;人老了,若老公還在身邊,則要跟他或疾病「拉布」……這「拉布戰」的清單沒完沒了,我認為Filibuster的廣東俚語應譯作「鬥長命」,會更傳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