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5 月 18 日

一個四十後的故事 劉丹

一九六八年,國泰電影演員訓練班招募,三千多人投考,最後取錄了四十八人,班主任更為其中一位名叫劉慶基的學員改了藝名,叫劉丹,取材自文天祥的七言律詩《過零丁洋》最尾一句:「留取丹心照汗青」。話說此詩是文天祥在抵抗元朝軍隊失敗成俘虜後,於廣東零丁洋元朝軍艦上所寫的,既藉以表明自己忠於宋朝的心志,亦慨歎自己一生致力起兵抗元,卻換來孤苦無援的命運。

相對起來,自稱是「四十後」的丹爺劉丹,其演藝之路則剛好相反:從影四十四年,他在國泰、邵氏拍過國語片,七十年代當過月入逾萬元的配音員,然後七六年跳進公仔箱,拍完佳視到無綫,又加盟過亞視,雖然稱不上大紅大紫,但大家卻不會忘記他由八○年keep到現在的招牌鬍鬚,以及曾是「洪七公」(射鵰/神鵰系列)、「馮敬堯」(《上海灘》)、「叉燒炳」(《真情》)、「泉叔江兆泉」(《天與地》),還有半裸上身大晒九紋龍的「馮志明」(《4 in Love》)。

「咁多年嚟,我喺工作上最好彩係,一直都係人哋嚟搵我,而唔係我去搵人。我呢生人啲際遇都好奇怪,成日諗到嗰啲嘢,就會無啦啦有,但我想中馬標、中六合彩呢,又未中過喎!哈哈哈!」六十七歲的丹爺的成長點滴,大概也是很多香港人的故事。

初來埗到

我一九四四年喺大陸出世,四、五歲就同阿爸阿媽、妹妹同埋阿公阿婆走難嚟香港。本來我屋企以前喺大陸係大財主、大地主,但嚟到香港,就好似其他走難落嚟嘅人咁,一貧如洗,乜嘢都要重新嚟過。

我哋最初租住茶果嶺原居民起嘅石屋,好似一間房咁大,屋外面隔住條路仔就係海灘,所以我游水好叻。後來住到我十一、二歲時,我哋就搬咗去青山道木屋區,使咗三嚿水搭咗間大啲嘅木屋,仲有一半可以租畀人住,廿蚊個月,變咗做包租婆,哈哈!

住喺青山道嘅時候,我成日去玩爬山,有乜就玩乜!不過打風嘅時候都好驚o架,一知道有風球嚟,我哋就會搵鐵線掹住個屋頂,因為我見過人哋嗰啲,風一嚟,「靴」一聲,成個屋頂就畀風扯走咗!

因為射鵰和神鵰系列的劇集,他共演了四個版本的「洪七公」,令人印象深刻!

《真情》播足逾千集,從此令他多了一個「叉燒炳」的外號。

請唔請我

我哋五幾年嗰陣,香港經濟仲未起飛,冇社會福利署,又冇綜援,大家都捱得幾慘,有工開就有飯食,冇工開就要自己諗辦法。啲人出嚟搵嘢做,冇人會問「幾錢人工」,只會問「你請唔請我」。

我記得當時最多人做嘅工係紗廠,一到五、六點鐘,啲人一堆堆企晒喺巴士站,一睇佢哋啲頭髮仲黐住啲白紗,就知佢哋喺紗廠做,都叫做有份穩定收入o架!

至於我爸爸,初初嚟香港,看更又做,乜都做過。後尾試過有個交通差,因為生得細粒,喺馬路中間嘅指揮台度畀人搶警槍,哼,跟住就決定要搵啲山東佬嚟做,大大隻隻企喺馬路度,唔打得都睇得呀;咁我哋係山東人,喺嗰陣嚟講叫做身形高大,我爸爸就係咁做咗嗰陣叫嘅「山東差」。

爸爸做咗差人之後,屋企環境OK好多。我哋嗰陣連埋我已經有五兄弟姊妹,跟住就搬咗去荷李活道警察宿舍,同曾蔭權、梁振英做鄰居,哈哈哈!

在芸芸經典角色中,丹爺最愛《上海灘》的「馮敬堯」。「佢嘅內心戲比較多。」

在神劇《天與地》中的「泉叔」(左二),協助徒弟「鼓佬」林保怡(左三)參選入立法會,丹爺說戚其義寫有關劇情時,亦有問過他從前參選的情況。

《4 in Love》中的「馮志明」,半裸大晒九紋龍,壯健身形,全賴他熱愛戶外運動所致,「網球、高爾夫、踢波、游水,我連潛水教練牌都考埋,最深潛過八十幾九十呎!」

世界之大

我初初讀完書出嚟就做建築,後尾建築冇得撈,我就諗:不如去環遊世界,散吓心呀,但我冇錢o架嘛,咁點呀?哼,後尾有個uncle走嚟問我,有冇興趣跟佢行船,我諗諗吓:有人工逗,又可以環遊世界,幾好喎,咁我咪去囉!

上船第一日,我從未試過離開過香港,一出去,見到茫茫大海,呢個南中國海喺地圖上咁細,但都已經一望無際,睇唔到岸,咁成個地球嘅比例咪好勁?犀利呀!真係叫我大開眼界!夜晚喺船上面望星星特別多,再諗吓個宇宙,嘩!一個地球都咁大,加埋其他星球,一個人嘅比例簡直一粒塵都不如!

當時係六幾年,打緊越戰,我跟東南亞船,去到越南,見到嗰度啲人生活得好悲慘,個個都係行屍走肉,街上冇一個人有笑容,我好唔明點解世界會變成咁,打仗為乜呢?

以前我十五、六歲時走去學過打西洋拳,成日恃住自己識打,一畀人蝦,我就會同人死過;但行船之後見到咁多嘢,乜都睇化晒,先發覺自己以前懶巴閉,爭嚟做乜呢?

在新處境劇《愛.回家》中,丹爺(右三)飾演一個有仔有新抱有孫兒的爺爺。

不甘寂寞

行船行咗兩年幾,初初就好新鮮,但後尾成日都喺架船度,十幾日淨係望住個海,見唔到陸地,浮吓浮吓咁,我就開始覺得悶!如果我當時行嗰啲去美國成個月嘅大船,我諗我真係會跳海!哈哈哈!

然後我見到有啲人做行船做到年紀好大,佢哋成世人都喺架船度,咁我自己又點呢?單身寡佬就話啫,但我總有一日要成家o架,唔通娶咗老婆之後,揼低個老婆去行船咩?

無耐嗰水船返到嚟香港之後,國泰電影就租咗我哋架船拍戲,我做officer,要on duty,於是乎我就同啲導演、製片搞到好熟。咁蹺嘅係,當時報紙話國泰演員訓練班招募,我即刻返屋企喺櫃底度,摷一張自己認為最有型嘅相寄去,哈哈哈!

寄咗去之後,我行嗰幾水船好彩都係去新加坡,好近,兩次國泰寄信叫我去interview,好彩我都喺香港,到最後,我終於收到取錄信,咁我就大鑊啦!要受訓半年,冇人工,我又冇得行船,即係要辭職啦!如果讀唔成呢,我就要重新搵嘢做!卒之,我就揀咗辭職去受訓,因為我其實一直都鍾意啲表演嘅嘢,小學開始已經做話劇,而行船,始終並唔係我鍾意嘅。

千禧年以原名劉慶基代表自由黨參選立法會,兒子劉愷威和太太亦瞓身支持。

隨遇而安

半年嘅訓練班畢業時,四十八個同學得番十一個,有啲畀公司飛,有啲讀讀吓覺得自己唔適合,走去轉行。我係最後畢業同公司簽約嗰十一個,但到依家,全班只係得番我一個仲做緊呢行,哈哈哈!

同國泰簽咗八年約無耐,大老闆就撞機死咗,公司亂晒大龍,但邵氏嗰邊就發展好好喎,我就諗:如果可以過邵氏就好喇!哼,跟住就有個我唔識嘅編劇打畀我,問我有冇興趣過去邵氏傾傾,仲畀我好好條件,結果國泰當時嘅總經理Willie陳(陳自強)就幫我解咗約,我過咗邵氏之後九個月,國泰就話執笠。

七○年去到邵氏,人工千幾二千蚊,已經比出面好好,但做配音嘅,就可以搵到萬幾蚊一個月,我就諗:如果我識配音就好喇!跟住邵氏嘅配音領班知我識講普通話,無啦啦打嚟問我想唔想學配音!哈哈哈!

我啲際遇咁多年嚟都係人哋嚟搵我,唔係我自己去搵工,入佳視係咁,入無綫、亞視都係咁,諗到嗰樣就無啦啦會有,都算好彩囉!哈哈哈!

七八年由佳視跳槽到無綫後,在《強人》中演「雷一帆」。

六八年初出道,在國泰電影拍國語片,當時的他還未有其招牌鬍鬚。

七○年加入邵氏後,丹爺(右)曾在李翰祥執導的《大軍閥》演出過。

另一個七十後的故事

丹爺說,在將播出的新處境劇《愛.回家》中,他的角色會升呢,「有仔有新抱,仲有埋孫添呀!」

現實中,他有一子一女,是個非常open minded的父親,現在專注於內地拍劇的大仔劉愷威,已有個要好的女友楊冪。問他可會恨飲這位未來新抱的茶,他哈哈哈笑起來:「未知呀、未知呀!啲後生仔嘅嘢,我都控制唔到o架!」有跟楊冪見過面嗎?「有!佢係個好女仔,好乖女!先排佢有幾部電影上畫,嚟香港宣傳好匆忙,但都有同我哋見面,印象都OKo架!就算冇時間見面,佢返到北京都會打畀我:『uncle,我回到北京啦!』好有交帶,好少人會識得咁做!哈哈哈!」

跟兒子劉愷威感情要好,更大讚其女友楊冪是個好女仔。

至於曾有說劉愷威整容,丹爺即火都嚟:「都黐線嘅!整乜鬼嘢容呀!不如話佢換咗個頭呀!話阿威細個個鼻扁,我個仔由細個開始,都未扁過鼻!反而佢個樣變得最緊要,係嗰陣喺橫店拍「薛丁山」(《大唐女將樊梨花》),試造型時個導演話佢有baby fat,叫佢減,佢就日日喺橫店跑步、做sit up,個幾禮拜,就成塊面凹晒,咪顯得個鼻大咗啲囉!」

三十七歲屬「七十後」的劉愷威,有個如此着緊自己的「四十後」父親,的確很幸福。

縱使曾經歷過「太空人」生活,但劉丹一家四口卻十分融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