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2 年 04 月 10 日

CY周身「債」 施政恐失衡

「出得嚟行,預咗要還!」這句話套用於特首選舉,將「行」字改為「選」字,同樣適用。梁振英在競選最後階段贏輸未卜,在關鍵時刻獲工聯會、民建聯、鄉事派、社福界等過票相助,才得以險勝,對方不會不求回報,他欠下的「票債」也不能不還,日後政府政策取向會否因此出現傾斜,很值得大家關注。

政治到底是一場交易,以勞工階層為基本盤的工聯會將六十票「綑綁」投給梁振英,不管是因有人背後發功,還是梁的政綱較合工聯會「口味」,該會既送上這份人情,對他們而言,拿回好處也屬理所當然。所以梁振英當選不到一星期,工聯會即登門會晤,要求他兌現競選時的勞工福利承諾,其一是盡快成立標準工時委員會,定出方案,及研究立法的時間表。

對中小企僱主來說,制訂標準工時比實行最低工資更辣,對成本影響更大。工聯會於特首選舉後搶閘開價,提議打工仔每周標準工時定為四十四小時,超時必須補水,這對中小企是一大噩耗,以飲食業而言,日前員工平均每周工作五、六十小時,如要補水,開支將相當得人驚,商界反彈勢所難免。

梁振英在最後關頭獲工聯會等相助,欠下的「票債」不能不還,如今「債主」已火速臨門,他可能迫不得已將政策傾斜。

九月便是立法會選舉,工聯會手中既拿着「欠單」,為了取得選舉優勢,必然全力向梁振英施壓,在他身上擠出更多有利勞工的政策。泛民的職工盟見對手拿了彩,也不會甘心示弱,肯定趁勢殺上向新特首伸手,掀起一股更喧鬧的苛索潮。

除了標準工時,其他議題亦必接踵而來,工聯會上周便急不及待連環出牌,先針對最低工資檢討,叫價三十三元或以上,繼而提出將勞工假期與公眾假期劃一,一年共放十七日,其他勞工組織隨即跟進。梁振英競選時為拉攏部分商界選委,對上述議題避重就輕,反而比唐英年保守,但他最後要靠工聯會等相助,如今「債主」找上門,他最多用拖字訣,「彈票」已不可能。

梁振英向親中基層政團傾斜,還出於兩個實際政治需要,一是他在立法會內沒有同盟票,與董建華及曾蔭權當年的處境頗相似,故須得到工聯會等「盟友」的支持,為此不得不在某些大議題上順其意而行;二是他為推高支持度,在競選時屢屢打出民粹主義旗幟,如今他以低民望上台,這支旗只能繼續高舉下去。

如果他為了「還債」而偏向勞工,商界一定不會退讓,一方面誓與工會爭持,另方面與新特首打攻防戰,遂形成一個「三角戰場」,再不可能出現梁振英所說的「大和解」了。

比起工聯會,鄉事派更加講實利,今次他們臨陣轉軚投票給梁,豈會空手而回?上周政府向八萬個新界村屋單位業主發信,要求自動申報僭建部分,如情況不太嚴重,可以延遲清拆,但鄉事派即擺出強硬姿勢,號召村民拒絕申報,並向梁振英和中聯辦發出訊息,要求新一屆政府寬鬆處理,不要「過橋抽板」,如果他們被「用完即棄」,必給新特首好看。

梁振英本周才上京接任命狀,當然不可能有任何承諾,他曾強調僭建問題須依法行事,顯然不想妥協,但幫梁約鄉事派飯敍拉票的劉夢熊,近日以「特使」姿態與他們會面,提出政府應「特赦」僭建業主,令對方錯覺認為這是新特首的想法,「回報」的期望因而更高,讓步就更不可能。

梁曾大力爭取社福界,他們近日也陸續開出清單。社聯行政總裁方敏生便提出安老院舍及弱智人士院舍的輪候時間應大減一半,並重組扶貧委員會,再訂扶貧政策。社福界不會忘記梁開過的「期票」,必定食住上力促他兌現。

「債主」已火速臨門,若新特首迫不得已將政策傾斜,政府的開支必將急增,架構也會迅速膨脹,穩健理財方針亦須改弦換轍,最壞後果是把香港推上歐豬五國的舊路,最後變成真正的負債纍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