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香港打不死 2009 年 05 月 26 日

梁劍剛 生命有限 付出無限

人物簡介

四十三歲的梁劍剛,曾任職建築材料公司營業主任多年,並引入全港首創的地盤板房辦公室,九七年新婚後正打算開設自己公司之際,卻突然證實患上肌肉萎縮症,隨時會因心臟衰竭而死亡。更不幸的是,同年哥哥也患上這個不治之症。

醫生指他只餘十年大限,十年過去,梁劍剛的哥哥不幸於兩年前離世,但他的生命卻仍然繼續,並利用有限的身軀到商場演唱,更計劃今年出版收錄勵志歌曲的唱片,希望透過歌聲傳播樂觀訊息,令其他遇上不幸的人感受到鼓勵和支持。

"雖然身體限制會愈來愈大,但我可付出的仍然很多。"

雖然梁劍剛身患惡疾,隨時受到死神威脅,但他依然抱樂觀態度,以有限生命付出無限的愛。

十二年前,上天為梁劍剛開了一個大玩笑。命運之神賜他一個創業的良機,賜給他一個美滿的家庭,但偏偏在他享受人生最幸福的一刻,證實患上肌肉萎縮症,醫生指他只餘十年的生命,更要面對突然死亡的威脅。

從前梁劍剛是籃球場上的健將,如今他上巴士也會跌倒;從前他可為事業打拼,但如今他每天均要服食大量藥物維持生命。不過身體的限制沒令他自怨自艾,還積極利用自己的歌聲燃亮他人生命,只因妻子的不離不棄和哥哥的離世,令他明白生死有時,盼能盡自己所能付出無限的愛,教生命無憾。

音樂曾經為梁劍剛減輕身上的痛楚,因此他選擇用歌聲傳遞正面訊息,感染其他身處不幸的人。

九七年首次病發時,剛新婚不久,一天我打完籃球回家突然休克,醒後醫生告訴我心臟病發,原因是我患上肌肉萎縮症,造成心臟衰竭,而且發生心室纖顫的情況,隨時會死亡。

當時很震驚,我自小是運動健將,曾夢想當職業籃球員,逢一、三、五放工就去健身,二、四、六打籃球,一天內連續九個小時打籃球也從不言倦。一個生活如此健康的人,為何會得上這個不治之症?剎那間,充實快樂的生命彷彿被奪去,換來的只有恐懼、痛苦和無助,只懂與太太相擁而哭。

一年間,病情愈來愈嚴重,曾三次心臟病發送院,每次都是眼前一片白光,像是死神來了,那種感覺很可怕。醫生建議我在體內植入心臟去纖器,好使我心臟病發時可透過電擊回復心跳,正當我與病魔搏鬥之際,哥哥也證實患上肌肉萎縮症,令我跌入更深的恐懼。

後悔沒早一點結婚

九七年梁劍剛新婚不久,便傳來噩耗,他曾愧疚無法給太太幸福,但太太不離不棄的愛令他勇敢活下去。

許多個夜晚,我都夢見自己心臟病發,然後驚醒過來。不久,我雙腳的肌肉也開始退化,走路時經常跌倒,上落樓梯要靠手杖輔助,去遠的地方更要坐輪椅。我被迫要放棄事業,只能當一個兼職會計,靠任職成衣採購的太太維持生計。

眼見自己成為負累,對太太更是歉疚非常,彷彿我無法再給她幸福。有一次我不禁向太太說對不起,她紅着眼對我說:「我沒有後悔和你一起,我只後悔沒早一點和你結婚,那麼我們快樂的日子便可多一點。」

太太一句話,有如一支強心針,令我茅塞頓開。生死有時,活着更大的意義,是為着愛我的人而活。雖然我的身體有限,但我可付出的仍然很多,我未必可以跟太太共聚許多年月,但我可以用愛讓她留下溫馨的回憶。

七年前太太懷孕,雖然醫生指孩子有一半機會遺傳我的病,但我們最終決定讓新生命誕生,因為即使孩子將來真的患病,假如能像我般開開心心活幾十年,已經很足夠。何況做人不一定順風順水,最重要珍惜光陰,樂觀勇往直前,我相信所有困難都可跨過。

用歌聲為他人療傷

○七年,是我十年的大限,可幸我仍然活着,但和我並肩作戰十年的哥哥卻離世了。哥哥的心臟功能在最後幾年極速退化,但他依然堅持上班,為的是要還清供樓的貸款,以免父母將來彷徨。哥哥的正面態度一直鼓勵着我,他的離開是要提醒我珍惜每分每秒。

去年開始,我不時到商場演唱勵志歌曲,並經常參加分享會,用自己抗逆的經歷鼓勵其他遭遇不幸的人,得到不少迴響。我自小已喜歡唱歌,曾擔任教會領唱多年,音樂早已是我忘憂解困的良伴。記得一次跌傷了脊骨,我聽着Kenny G.的色士風音樂,那輕快的旋律叫我忘卻身上的痛楚。所以我選擇用歌聲傳播積極的訊息,以感染他人的生命。

現在我正努力籌備出版一隻收錄十首勵志歌曲的唱片,希望可於今年內完成。如果有一天我走了,至少還有我的快樂和歌聲留下,繼續燃亮這世界。

梁劍剛(左)自幼與哥哥感情要好,並肩對抗病魔十年,最終哥哥兩年前不幸過身,教他更珍惜每分每秒。

My Way

我最愛的歌曲是英文歌〈My Way〉,每個人一生中都會面對不同的路,沒有人知道結果會如何,最重要是勇敢走下去,因為只要你肯向前行,總會發現花開處處。我也有一條由自己行出來的路,當我面對生命終結時,我敢說我已過了一個充實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