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3 月 09 日

同牀異夢 達明一派

跟達明一派訪問這天,黃耀明先獨個兒進來拍攝的酒店套房,跟我和攝影師打過了招呼,便像個好奇的孩子,眼仔睩睩在房間裏四處看,見唱片公司人員來到了,就跟他們走進睡房,把帶來的衣飾攤在牀上配搭。

然後,挺着大肚腩的劉以達,在達嫂陪同下也施施然到來,跟我們say了個hello,便坐在客廳的梳化上,吃鹽焗杏仁,吃過了,又橫躺在梳化上睡個靚覺,等待換衫。直至兩人走在一起拍照,明哥總會先細心地為達哥整理衣領袖口,達哥又總會先看看明哥的甫士表情,自己再作適當的來配合……

這兩個性格和取向各異的人,就是如此有趣:每次相聚,很多事情不用多說話,便已經配合得天衣無縫;到分開的時候呢,他們又各有自己的發展領域,你在電影上建立搞笑形象麼,我便開設獨立音樂品牌培育新一代;你的新碟唱盡偉人顧嘉煇麼,我的新碟則歌頌神、宣揚愛,各自精采。

畢竟,今天已是達明組成廿五周年的銀禧紀念,也畢竟,這已是他們自九○年分開後的第三次重聚。而將於四月底舉行的紀念音樂會,取名為《兜兜轉轉演演唱唱會》——「兜兜轉轉」多少也是他們這些年離離合合的寫照。

百樂戲院

雖說這次達明一派重聚開騷,是為了慶祝組成廿五周年,但要是從他們推出首張唱片當日計起,這個月的廿七日實情已經是廿六年了。「都係個名義啫,冇乜所謂,如果要計埋我哋相識嘅話,都唔止廿六年添!」明哥笑着說。

是的,達和明第一次見面,其實是八四年年底的事。那時已叱咤地下樂壇的達叔,在音樂雜誌《搖擺雙周刊》刊登招募主音歌手的廣告,在商台當DJ的明哥往應徵,相約在天后已拆卸的百樂戲院大堂等。

「嗰陣我收過佢一張碟叫《香港Xian Gang》,碟上面有阿達嘅相,所以我認得佢。」明哥說。「明哥嗰陣做DJ嘛,我咪認得佢囉!然後佢就同我上去我朋友band房度,咪試音囉,佢唱咗Boy George嘅歌……」達哥在旁接着說。「仲有George Michael嘅〈Careless Wispher〉o架……」「其實當時草蜢嘅蔡一智、蔡一傑都有上過嚟o架,但我聽到明哥試音,已經覺得:『把聲幾好喎!係佢嘞!』咁囉!」「係囉係囉,不過佢係過咗幾月之後先搵番我呀嘛!我本來以為唔成事o架啦!哈哈哈!」明哥說罷,即笑着瞄瞄達哥,只見他一臉尷尷尬尬地傻笑着,無言以對。

○四年,第二度重組。

藍色空間

就這樣,達和明便開始做歌曲demo,因為明哥的DJ身份,結果demo交了給俞琤,俞琤再把demo交到寶麗金去。「其實講番轉頭,俞琤絕對係我哋嘅大恩人!咁所以……」明哥想了想說:「係囉……喺呢度我哋要再次多謝佢!哈哈哈!」達哥也乘機附和:「係囉係囉!達明一派個名都係佢幫我哋起o架!其實我初初聽到,覺得將我哋個名擺埋一齊怪怪哋,但後來又覺得幾得意呀。」

那命名為「達明一派」前,可有其他名字嗎?明哥靦腆地說:「都有o架,但好核突o架……」達哥此時即猶如參加了搶答比賽般,舉手大叫:「我記得呀!我記得呀!係叫乜嘢空間o架!」「係呀係呀,好似叫『藍色空間』,即係……好老土嗰啲呢!」然後兩人大笑起來。

接着,達哥再乘機向俞琤道謝:「佢呀,真係好好o架,好似我嘅經理人咁,但係又唔係真係我哋經理人喎……即係呢,佢又介紹咗啲大師嚟幫我哋一把……直頭真係呢……整到我哋……懶勁啦!」明哥邊聽着,邊「咔咔」聲笑了。

達叔說的那個「大師」,其實是殿堂級美術指導阿叔張叔平。那時阿叔見明哥的頭髮有點長,便索性要他繼續留下去,達哥則剪了一個平頭裝,衣着簡約地非黑即白,結果,八六年出道時,達明便因着這樣的形象,被標籤為「前衛」、「不食人間煙火」。

「可能我同阿達本身都係怪人,所以當時覺得冇乜問題,幾好呀,玩音樂應該係咁囉!」明哥說。

第三度重聚開騷,暫開三場,門票秒殺!

天花亂墜

憑着香港樂壇罕有的英倫式電子音樂風格,加上那些涉及社會現象、政治,甚至同性戀等敏感話題的歌曲內容,達明一派就這樣在那個樂隊熱潮最蓬勃的八十年代尾,闖出了新的血路。

但直至九○年,兩人忽然感到彼此在音樂上的分歧愈來愈大,決定分開,而兩人的不和傳聞,亦因此不脛而走。傳足廿年,每次他們重聚,總會有些多事幹的人指他們「以行動粉碎不和傳聞」,或是甚麼「冰釋前嫌」。

明哥說:「咁兩個人相處,無論關係幾好,都總會有意見不合嘅時候嘅……」達哥此時即幫拖:「係囉係囉,咁拗撬梗有o架啦……咁……咁再加上嗰陣大家仲年少氣盛呢!」

○六年,有雜誌更火上加油,把達哥擺上封面。「嗰件事係有令我唔開心。」明哥語氣平和地說。「但阿達後來同我解釋咗,我好明白係乜嘢一回事,咁咪放埋一邊囉!呢啲嘢都過咗去,都唔值得再提啦!」

的而且確,這件純粹嘩眾取寵的事,絕對不值得列入達明一派的歷史裏。

各自領域

不和及反目都是假的,但說他們是知己良朋嘛,似乎又未到這個level。

明哥坦言,自九十年代分開發展後,兩人本來間中有聯絡。「不過後來都愈嚟愈少,始終大家嘅朋友圈子唔同,未必會成日撞到,都唔緊要呀,反正我哋最有默契同最可以分享嘅,係我哋一齊做嘅音樂!」達哥也加把嘴強調:「係囉,我哋蒲嘅地方都唔同,我係鄉下人,佢就好都市o架嘛!淨係地區都已經唔啱啦!」

他們說,這次重聚再開騷,源於去年一次茶敍。那麼,再次碰頭,彼此可有改變?「明哥個人豁達咗,down to earth咗,可能啲人成日都係『明哥、明哥』咁叫佢啦,但依家就親切咗囉!不過大家識咗咁多年,好多嘢都好快pick up番個默契呀,即係呢……可能有啲問題尖銳啲嘅,咪互相擋一擋囉!」

明哥則說:「其實阿達基本上冇乜點變,都係一個小朋友,不過佢咁多年嚟,中間有啲時候經常好似走唔出思想上嘅死胡同咁……」達哥乸起面容插嘴:「好黑暗呀!」「但我覺得佢依家已經搵到個方法令到自己開心,無論係佢嘅宗教,抑或佢自己,都諗通咗好多嘢,呢方面,我都戥佢開心!」

說罷,兩人相對而笑。若可以把這刻拍下來,我會把這照片名為「心照不宣」。

九六年,達明十周年,在伊館舉行了《萬歲萬歲萬萬歲》。

九○年,達明分開,以《我愛你》暫別。

萬年青

明哥說,一隊組合或樂隊能否成為經典,絕對需要歷史和時間的沉澱。「如果我哋、Beyond呢啲係所謂嘅經典,都係因為我哋出嚟呢廿幾年嚟,

咁啱都係香港最動盪嘅時代啫。」

是的,達明一派出道這廿多年來,香港先有草擬基本法,然後是回歸,

再然後是沙士、七一遊行、首屆特首董建華請辭、市民爭取普選,

最近還有特首選戰……「其實,我覺得無論乜嘢時候,

都應該要對時下嘅嘢多啲關注、有多啲好奇心,咁樣個人都會年輕啲,冇咁易老!」

達哥也在旁補充:「尤其做創作嘅人,更加要係咁!」

然後,我終於明白,為何剛年屆四十九的達哥,舉止行為像個小朋友,多過像個阿叔;

為何快將五十的明哥,又會比很多青年人更積極更新facebook和微博;

更加明白,為何他們的〈排名不分先後左右忠奸2012(你chok定唔chok)〉中,

連「林書豪」、「廣東歌靠那誰chok好香港」這些熱話都會榜上有名。

外形和身體機能或許敵不過歲月,但心境呢,其實可以永遠不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