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3 月 02 日

紅在天邊,悟在眼前 許鞍華

許鞍華的電影,有其獨有的角度,她笑說:「我對個別電影的情感,是在戲中逐處滲出來,仰慕一個人,就在低角度拍攝、高角度拍下去就是鄙視;親近一點就用眼睛水平拍過去,但太近就是對人物不敬,這是電影的語言。」

這套語言,令入行三十五年的她,由新浪潮代表人物,進化成將六十五歲的國際級大導演,揚威威尼斯,令港台趨之若鶩的《桃姐》,夠紅了沒?

但大導並非高不可攀,腳踏Converse的許鞍華,說話如桃姐般,甚少尾音。不過,眼前的她,說話時的笑聲不絕,「哈哈哈!人總會怕老怕死,但拍過《桃姐》,見過安老院情況,我都冇咁驚。」

護老中心啟示錄

事先張揚,《桃姐》戲中有不少護老中心的「戲份」,除主角葉德嫻外,其他長者也有不低的曝光率,拍如此寫實的電影,一向是許鞍華的拿手戲。她說,這跟她的使命感多少也有些關連,甚至對她而言,也相當有啟發性。

她先一本正經的說:「寫實電影一直都是電影的基礎,我以前已知道這個法則,只是到九十年代我去教書時,再看過很多關於電影運動的書,重新體會意大利的新寫實主義,才再拍更多類似的題材,《姨媽》(斯琴高娃主演的《姨媽的後現代生活》)如是、《日與夜》、《夜與霧》如是,到現在的《桃姐》也如是。

「拍《桃姐》,我去那些護老中心,對我來說也頗有感受的,年輕一點時我一定不會察覺,因為當時我還未開始有一種使命感。我體會到兩件事,一,我拍完這部戲,拍到中心內的情況,起碼會令其他人知道社會上還有這一撮人,我覺得這個狀況是他們有必要知道的。

「二,見到那些長者的生活,我自己都冇咁驚啦!哈哈哈!」

許鞍華獲獎無數,她說最開心是獲得今屆威尼斯電影節的La Navicella獎,「未攞過吖嘛!」

訪問期間,許鞍華稱她預計我問為何選劉華及葉德嫻等問題,並早想好答案。

寫實、浪漫、俠義

訪問中,許鞍華的哈哈笑聲,不絕於耳,今年八月便六十五歲的大導,看似樂天得可以,但有時一轉頭,她又會忽然說一句:「成日笑口噬噬,都唔代表你好開心o架!」接着又是一輪「哈哈哈!」

話雖如此,許鞍華自言重視感受和觀察追求實在感,而大學修讀英國文學及比較文學的她,還表示現有的智慧,大多從博覽群書所得,還有其浪漫一面。

「我愛看武俠小說,所以金庸、梁羽生的作品也全看過,那些故事很俠義,而且包含了有一種浪漫,你要知道其實武俠小說也有浪漫的一面。還珠樓主的就太fantasy(想像化),毫不實在,我唔鍾意!

群星拱《桃姐》,連鄒文懷伉儷(右二、三)也畀面客串,足見其江湖地位。

「至於讀英國文學,是中學時期的事,當時我對那科目全無概念,唔知係乜,所以就要多看書。年輕時,我看毛姆(英國現代小說家W. Somerset Maugham),愛他的cynical(憤世嫉俗)和humorous(幽默),他的著作我差不多全部看過。之後又看英國浪漫派詩人的傳記,Byron(拜倫男爵)、Keats(濟慈)和Shelly(雪萊),到大學時就乜都睇。

「看了那麼多書,有時候我也會問自己『睇咗啲乜』,我想就是那點cynical和俠義吧!但我甚少藏書,一,家中沒空間,有時連我自己也忘了放在哪裏;二,有朋友會借書給我,舒琪(資深電影人)就是其中一個,他有時會把全新的書借我看,哈哈哈!」

執着星光夢

許鞍華說過,她四歲時就開始看電影,得到其父的鼓勵,每天都和妹妹到戲院看電影,兩姊妹共坐一座位。到她於七五年入行,雖然多次面對資金不足的情況而要叩投資者大門,許鞍華對電影的忠誠,仍絲毫未退。

「讀電影是因為英國文學滿足不了我,我不是英國人,英國文學唔關我事。而且寫大學論文時,我一悶便去偷看電影,一天兩場;老師看了論文,還說我講電影多過文學,又提議我去讀電影,於是我便去了。

「拍電影是我喜歡做的事,資金不足要找投資者,我不介意,因為我鍾意。」大導還以「賭徒」自嘲,她說過:「拍電影像癡迷的賭徒,我覺得我拍戲的心態有點像賭徒,而且是一直不肯離枱那種。」

不過,其作品多數星光,實在難以想像許鞍華的「注碼」。她只淡然一句:「《桃姐》我願意想華仔(《桃姐》投資者之一)飾演Roger,但之前因資金問題未向他開口,他看完劇本就主動建議演出,唔使我開口添!哈哈!」

為闡釋許導的電影語言,此為攝影師在高角度拍攝的實驗作,並無任何鄙視意思。

怕老怕死

笑看人生,許鞍華就算仍要服藥治療高膽固醇,她也輕易從另一角度看病情,o氹自己開心,「以前後生,不太懂思考,現在我把各種事情歸類,然後問自己,就可以諗很久。

「我膽固醇高,有一次我就想我還可以吃甚麼東西?有甚麼健康食品?想了一陣子,發現我還可喝麵豉湯、紫菜、豆腐、十穀粥,情況也不錯!哈哈!」

對於養生,許鞍華早有自己一套,經過一段專吃薯條薯片、乾炒牛河等肥膩食物的瘋狂歲月,她早已由燦爛歸於平淡,「現在以少鹽少油為主,回家吃飯就最穩陣,凍飲我一早戒掉,尤其飯後凍飲,會在胃部積聚脂肪,我這個年紀,消化不來。」

怕死嗎?

「係人都怕老怕死啦!到我再老一點,我又無結婚無仔女,都要在安老院找一間房住。」

大導演(左)偶有演出,客串《江湖告急》演大家姐十三妹,入型入格,不被梁家輝(右)比下去。

三十一年前許鞍華請周潤發演出《胡越的故事》,去年後者向大導頒發「傑出藝術貢獻獎」。

唔講得

許鞍華與其八十六歲母親同住多年,她說不忙碌的日子,會日日回家跟母親晚餐,弟妹則各自成家移居外地,只得她還是孑然一身,問她可會有時覺得空虛覺得寂寞覺得凍?大導答得斬釘截鐵:「無喎!」

然後再補充:「我已習慣一個人這麼多年,其實有亦可沒亦可,我還要看電影拍電影看書,也沒有時間去諗啦!」

那戀愛紀錄呢?「嘩!梗係唔講得啦!」

想挖深啲,但這是大導演不能說的秘密。公式化一點,可說許鞍華早已嫁給電影。請不要鎅櫈。

笑晒

看過訪問相片,不難發現許鞍華的笑容,並不多見,極其量就是前頁的微笑跟這頁的咧齒四萬笑。文中的「哈哈哈」,從何而來?話你知,拍這兩幀照片時,導演正跟我說笑,所以笑容很自然。

訪問過程最自然一刻,是訪談過後,我跟手持一包醇煙已久的導演說到戶外拍照,順道來個「一支煙小休」時,她笑晒說:「呀!真係好嘞!」少女過自稱廿二的 模。

承接許鞍華傳授的電影語言,民的她應以一個眼睛水平的角度被拍攝。大半身不算太近,保持對受訪者的一種尊重。本頁的訪問照,取景亦在大導的指導下,「那邊的白色牆,太普通,這道磚牆較有character!」

近六十五歲的許鞍華還是如此有character,我想,如果我活得到六十五歲,我的目標,是攞生果金及收番未蝕得晒的強積金。較庸俗,見笑了!

健康原因,許鞍華已由一天一包煙減量至一天半包,圖為她於○三年跟趙薇拍攝《玉觀音》時所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