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2 月 17 日

泰迪羅賓揀擇

泰迪羅賓(Teddy Robin)剛剛成為影帝,憑《東風破》中林山一角,得到澳洲《金考拉國際華語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獎。

未聽過這個電影節嗎?不算奇怪,就連作為資深電影人的Teddy,得獎前原來都未聽過。

「今年是第一屆,影展所有工作人員同評審,其實我都唔識。」

九十年代打後,有十五年沒有做任何工作,到2010年一口氣拍三部戲,《打擂台》和《東風破》便讓Teddy橫掃近乎所有獎項。

休息,不過是為了走更好的路。

「我人生冇乜計劃,只係enjoy my life,但我肯定自己的選擇都是好的。」說來老馬有火。

選擇,有時更是攸關生死。

兩歲因傷導致脊骨彎曲,母親選擇來港醫治,所以香港才會有泰迪羅賓。

醫生說他難過五十歲,索性選擇開心快活過,轉眼今年已六十六歲。

《東風破》講的是人和人之間的種種抉擇,帶來的生離和死別、等待與重逢。

結局最尾一句對白是苗可秀說:

「其實所有嘢都係最好嘅,你冇揀錯。」

Teddy肯定沒有。

見證高峰

泰迪羅賓原名關維鵬,一九四五年在桂林出生,父親是國民黨少將。幼年時於北京跌倒因而脊骨斷裂,又因為肺癆菌入骨,染上骨癆,在那個兵荒馬亂的世代多番延醫。「我條命是執番來的。」

四九年來港,皆因當時養和醫院說有新技術,可以穿石膏背心醫脊骨,醫了三年,最後還是落空,全家亦就此定居香港。

「當年來香港,都係過客想法,拿身份證時隨便報四五年出世,真正邊年我都唔知,總之就一定過六十啦!」

身體不完美,但心態卻是最勇猛,學過空手道、太極、大聖劈掛等等功夫。「我好打得o架!細個打親都贏。試過打傷便衣警察被通緝,幾個月唔敢去日日玩開的修頓球場。」

十二歲膽粗粗去電台做廣播劇童星,接觸到各種音樂,六十年代乘夾band潮興起,與兩位弟弟及友人鄭東漢等組成Teddy Robin and the Playboys,即時走紅,六六年已經出唱碟。

後來夾band潮漸息,眼見高峰已過,七四年移民加拿大,一走四年既是坐移民監,同時又開眼界見識其他音樂和電影。

八十年代回港後迎接另一個事業高峰,做監製拍《點指兵兵》大收,繼而受老友徐克之邀加入新藝城,八三年首次執導《我愛夜來香》又大收,劉德華拍的第一部電影《彩雲曲》,就是Teddy找他去試鏡的。「點知廿幾年後我反而會拍佢(劉華)投資的《打擂台》,所以我信命運係有安排。」

九十年代後香港電影業漸漸沒落,Teddy亦淡出了幕前,只做配樂等幕後工作。「又唔係等錢開飯,無謂啦!所以我係同輩人中最窮一個,因為我唔鍾意就唔拍戲。錢不是最重要,唔搵錢可以去做其他事。」

直到2010年,在徒弟郭子健的誠邀下,才出山拍《打擂台》做羅新師傅,亦是做番自己。「我的選擇好好,咁多年唔拍戲,一接就兩部都攞獎!《打擂台》我都推過兩次啦!後尾劇本改得好,我至應承拍。」

《打擂台》演羅新師傅,讓Teddy得到香港金像獎最佳男配角,香港電影學會最佳男演員獎。

與石天、麥嘉、黃百鳴、徐克、曾志偉和施南生,是新藝城時代的七大台柱。

當年的Teddy Robin and the Playboys正值青春少艾,鄭東漢即鄭中基爸爸(左二)和關維麟即關楚耀父親(右二)都是成員,另一弟弟關偉(右一)都是。

要用腦睇

這次澳洲電影展,《打擂台》和《東風破》都有入圍,所有人包括Teddy都認為是《打擂台》會再下一城,憑《東風破》得獎,是喜出望外。

「《東風破》好少香港人知,最初上畫全香港得七、八間戲院播,因為太香港、太地道,不像其他戲般向北看,預了冇院線肯上,更何況套戲要用腦睇,但係香港人習慣冇乜腦。我接拍係一剎那衝動,一睇劇本就好鍾意。」

Teddy說林山這個角色很壓抑、內斂,沒有大的肢體動作和表情,與過去做的其他角色都很不同。

「好多朋友都認為做得好過《打擂台》,《打擂台》我不過係做番自己。」

《東風破》拍攝主景是位於大口環村的東華義莊,與死亡近在咫尺,更是出名的「猛」。

「香港人大部分都不知這個地方,附近好多人住,對正門口間屋就已經有個婆婆住了幾十年,以前東華義莊就最多拍殭屍片,好多人都話猛,但係我就冇見過。」

工作人員每天都會準時上香,並走到門口叫外出的先人返莊內休息,這個儀式幾十年來都無變過。

Teddy說東華義莊內仍有很多大人物的遺體,部分是無後人認領的,但亦有部分是因為要等有風水好穴或吉日吉時才安葬,就連最初創立東華義莊的夫婦遺體,至今仍然存在莊內。

「好似話幾十年前都仲有後人來拜祭,近年就已經再冇人來過。我一點恐怖的感覺也沒有,只覺得很清淨,先人要走他們的路,這裏是一個轉運站,每副棺木都有故事,若果先人們真的在,只會保佑我們拍攝順利,因為我哋就係講他們的故事。」

命運早定

經歷過生死一線,Teddy深明與先人的距離,其實就與東華義莊的環境一樣,只不過隔着一塊板。

「年輕時想die young,可以好似李小龍、占士甸咁,覺得好浪漫。點知一眨眼就已經六十開外,至發現好多事都係命運安排好,我好多朋友都唔喺度啦,細過我的都有,阿英(許冠英)剛剛去咗。死亡呢種事冇得驚,總係唔想去,但好話唔好聽我都係適齡啦!咪enjoy my life之餘,都好好保重身體囉!」

當年醫生話,以他這種身體狀況,很少人可以過到五十歲,今年已經六十歲有多啦!

「個心總係會諗,好多年前喺台灣有位高人同我講,叫我邊年、邊月、邊日千祈唔好搭飛機,初時唔信o架!但係個心唔舒服,當然就冇喺嗰個時間搭飛機啦!因為我相信命運,命運揀好了一條路給你行,你可以做的就係好enjoy、好努力咁做好自己有興趣的事,我算係好幸運,可以憑興趣生活到,好多人對音樂對電影都好有熱情,但唔係個個可以做正職。」

2012年是泰迪羅賓執導三十周年,近日更首度推出回憶錄《羅賓.看》。

Teddy說女兒的音樂天份比兒子更高,不過性格就似媽咪比較文靜,不太願出風頭,Fine Art畢業後選擇在平靜的加拿大居住。

兒子在會考時要求Teddy教彈結他,Teddy照教可也,更說:「佢讀書好好呀!好叻仔o架!」

幸運兒

Teddy和太太是青梅竹馬,年輕時拍過拖但分了手,之後他去外國流浪,誰知緣份早定,太太又去同一個地方讀書,重遇之後再一齊番,之後就結婚。

「愛情方面我是一個幸運者,冇乜遺憾,太太一直都在背後支持我。」

育有一仔一女,大仔是精算師,在倫敦的摩根士丹利工作,細女在加拿大讀完書,準備留在當地工作,兩人都不像姪兒關楚耀般加入娛樂圈。

兒子也喜歡音樂,近年在大角咀開了一間Band房。「我畀首期,佢供囉!」Teddy笑容滿面地說。

Teddy說自己的人生很少遺憾,就算是:「自己外形唔完美,都係既成事實啦!」

還是那一句,Enjoy my life!

無憾中的有憾

Teddy說《東風破》要講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和當中的遺憾。」

外電報道有護士訪問過千名病人,總結下來絕大部分人生命中的五大憾事是:

一、沒有勇氣追夢。

Teddy一生人都是在追求夢想。

二、花太多時間工作。

有十五年不用做或是不願做,他應該不算是。

三、沒有勇氣表達內心情感。

泰迪羅賓夾band玩音樂出身,Rock n roll never die!

四、沒有和老朋友保持聯絡。

2010年拍的第三部戲,就是老友徐克的《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五、沒有活得快樂些。

大佬呀!成篇訪問就係講緊「enjoy my life!」啦!仲問?

只是無憾中總有少許不完美,這才叫人生吧!

澳洲影帝獎座上的名字,Teddy Robin變了Teddy Robbin,多了個b。

算是個小小的遺憾美吧!

鬼佬就算唔識Teddy Robin,都揀得出一台好戲,作為香港人,你識揀嗎?

話我賣廣告都係咁話,訪問前特登睇《東風破》,個人認為故事確係比《打擂台》更佳,官恩娜古裝造型亦好得。二月中開始更會有泰迪羅賓三十年電影作品展,《東風破》及《打擂台》都是上演作品。

詳情可上www.schoolmates.cc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