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2 年 02 月 07 日

學生誠信破產 應還警隊公道

港大百周年慶典發生「八.一八風波」,保安與程序安排引起廣泛爭議,故港大成立特別小組深入調查,報告上周發表,其中最令人詫異的,是當日示威學生聲淚俱下的控訴,原來似是疑非,他們為了諉過警員把事實扭曲,編造「非法禁錮」,身為大學生竟如此不顧誠信,實令人慨歎!

港大同學李成康與另外幾名外校男生事發時欲闖進管制區,據他們的版本,當時大批警員用武力將他們推入停車場的後樓梯,在那裏「禁錮」逾半小時,嚴重侵犯人身自由。如這說法屬實,警員的行動顯然違法。

李成康事後表現得楚楚可憐,哭訴受到警員欺凌威懾,校園在警權氾濫下「淪陷」,他加工營造「事件經過」,產生極強戲劇效果,隨即引起社會哄動,令警隊受到莫大壓力。幸而特別小組的報告提供了另一個更真實的版本,披露的種種事實與學生所說是兩回事,還了警隊一個公道。

港大同學李成康多番哭訴受警員「非法禁錮」,但調查報告披露的事實,否定了他的說法,大學生竟如此不顧誠信,令人慨歎!

首先,警員是應港大保安負責人的要求,才採取行動阻止學生強闖。當時示威學生衝入管制區,保安員沒法攔阻,對方亦不肯離開,保安經理遂向警員表示「搞佢哋唔掂」,警員隨即出手協助,將學生推入後樓梯。

接着,學生不斷以動作和語言挑釁警員,企圖激發衝突。據在場的保安員目擊,部分學生揮拳衝向警員,並以粗言穢語破口辱罵,李成康還用手機近距離拍攝警員,有人則高聲呼叫:「做咩唔出聲呀?扮《學警雄心》呀!」又說:「影塊面唔好玩,不如影佢哋啲號碼……佢哋咁樣衰!」警員雖受到凌辱,但沒有作出強烈反應,更遑論將對方「禁錮」,很快就離開現場,交回港大保安員處理。

之後一段時間,保安員一直將通往建築物外的防煙門打開,讓示威學生隨時沿路離開,而當時他們與保安員有講有笑,場面輕鬆,並沒受到任何威嚇,亦有同學給他們帶來飲品,示威學生顯然知道自己可隨時離開。

但李成康於事發當日張着眼說謊,聲稱被警員「非法禁錮」,其後大學保安部門對此提出質疑,他又有另一番講法,聲稱自己當時不知所措,不知道警方會採取甚麼行動,所以沒要求離開,從報告公開的事實可見,他只是以一個「故事」掩蓋前一個「故事」。

除了李成康聲稱被「禁錮」外,一些人士還提出幾個有關今次警隊是否濫權的疑問,這些質疑對警隊是否公道,亦值得大家思考:

第一,警員對示威學生是否使用不必要武力?報告認為「是」,但觀乎當時的環境,學生明顯欲強衝進管制區,意圖接近會場有所行動。在此之前,激進人士衝擊活動場地曾屢屢發生,學生絕對有搗亂的可能性,警員不能不加制止,只用手將他們推離管制區,而沒有用上其他方法,已算是極低度武力,如果不做任何事,他們會否乖乖站回門內?

第二,大學保安應完全自主?在大學校園保護領導人,保證他百分百安全,已不僅是港大保安的工作,也是警隊依法要負的責任,防止政要出事(包括其他國家的領導人),是全社會的事,不光是港大的事,大學不可以為了維護「自主權」,明知存在風險,自己應付不來,仍把警察拒於門外,讓全港承擔出事的後果。

第三,警隊出動警員人數是否過多?保安管制是否太嚴?大家事後孔明,當然可以有不同說法,也可以批評警隊過分緊張,弄至校園內雞犬不寧。但風險的衡量,往往因時、因地、因內外環境轉變,而有不同,如果大家以為看不到甚麼風吹草動,便天下太平,就實在太過天真。設想如果美國總統訪問港大,在國際兇險環境下,誰敢說警隊不應嚴陣以防,而應「無掩雞籠」?為何北京領導人來訪,保安嚴密卻不恰當?論者是否都有雙重標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