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2 月 02 日

平凡是褔 麥長青

「活在當下,樂在其中。」兩個多月前,黃智賢在訪問中曾跟我這樣道。

是的,上天既然給予每個人不同的特質和際遇,便應該安分守己,好好的利用,好好的活,從中自會找到樂趣,接着亦自會遇到一切更美好的。

正如麥包麥長青,要不是他擁有一個大肚腩身形,以及樸實無華的親和力,大概便不會在電影《喜上加囍》中,演到有破壞冇建設、傻更更的「三叔」角色;也不會被安排主持《新春自家菜》,跟印度人家庭邊吃邊談談過年習俗;而我,也不會相約他在平民百姓最愛光顧的冰室拍照做訪問。

「我想要嘅嘢好簡單o架咋!」坐在卡位中的麥包,挨着牆,一手靠在椅背,一手靠在枱面,一邊大髀也放到椅子上如是說。「我唔需要住豪宅、揸法拉利,又唔講究名牌,總之繼續有工開,搵到食,有層樓,爸爸媽媽、兩個小朋友生活到,一年可以成家人去到一次旅行,咁就夠o架啦!雖然依家我都未達到呢個目標,但都已經好開心、好滿足o架啦!」

沒錯!現實中的「非凡哥」,對生活的要求,就是平凡得如普羅大眾打工仔的一樣,不同之處,是他現在所擁有的,可能比你我他更得來不易,所以,在整個訪問中,他至少多謝了二、三十個台前幕後,人名不盡列了,反正令我感受最深的,是知足便會常樂,生活簡單,還懂得感恩,就是福。

一個「非凡哥」角色,成為了他的事業高峯。

在《喜上加囍》中,麥包(左三)飾演傻更更的「三叔」。

多把刀

對麥長青來說,一○年《巾幗梟雄之義海豪情》中的「非凡哥」一角,的確是他演藝事業上的里程碑,繼前年憑此在無綫成為「最佳男配角」後,去年年尾,又摘下了在新加坡舉行的《第16屆亞洲電視大獎2011》「最佳男配角」獎項。

「能夠攞到呢個亞洲區嘅電視大獎,我覺得好榮幸同幸運o架!因為呢個獎啲評判,有泰國人、印度人、中、日、韓,全部都係亞洲區啲資深業內人士,佢哋唔會識我,評審時都只係每套提名電視劇揀一集嚟睇,所以當我知道自己可以入到五強時,我真係覺得好愕然,我嗰陣拍緊《喜上加囍》,我就同劇組、同(曾)志偉請假,我話,我好想去呢個頒獎禮,因為我唔知我呢世人仲有冇下一次參加呢啲盛典嘅機會,好想過去見識吓,睇吓呢個世界,好彩佢哋最後都肯放人!」

多了「最佳男配角」這個名銜後,這年來可有名利雙收?「上年,好多傳媒都問我,點解攞咗獎之後,冇繼續『嘭嘭』聲谷行個勢,反而仲靜咗落嚟,其實我一直都拍緊劇,只係未推出啫。而且我攞咗獎之後,我出面啲工作都多咗好多,我啲監製朋友都同我講,以後佢哋同外面啲人sell我時,會幫我加多個『最佳男配角』嘅朵,有個獎,我叫做多把刀啦!哈哈哈!」

九大

麥包十四、五歲就讀中四時,在老師鼓勵下,參加當年的「超級新星」大賽,輟學讀藝訓班而入行。「我嗰陣只係鍾意睇戲,從來冇諗過做戲。TVB當年搞呢個比賽,我學校(陳樹渠紀念中學)有好多同學都參加,有位好好嘅老師見我個人咁冇自信,就鼓勵我去參賽,佢話個比賽可以令我見識多啲,學到好多嘢,雖然我最後只係入到初賽,但參加咗之後,我就覺得呢行都幾好,加上我唔識英文,我覺得讀書真係唔啱我,咁啱藝訓班開班,我就同媽咪講,我唔想讀書,想讀藝訓班。」

八七年藝訓畢業後,他先被安排到兒童組主持《閃電傳真機》,及後才開始拍劇生涯。「我離開兒童組時,本來諗住keep fit,但後來達哥吳孟達同我講:『我自己當年計過數,小生,一大班喺度,既然自己唔係最靚仔嗰個,做主角點都輪唔到自己,咁咪谷殘自己做人老竇囉!』加上咁啱公司又同一時間簽咗六、七個小生返嚟,我就諗,咁TVB仲有乜嘢character係少有嘅呢?我就揀咗做「波叔」(梁醒波),做肥仔、做醜生,結果嗰陣啲劇呢啲角色,就畀我接晒嚟做,我仲keep乜嘢fit呢?小生嗰圍枱,個個係咁爭緊食,醜角呢圍呢?九大簋擺晒喺度,冇人話食喎,咁我咪自己坐喺度慢慢食囉,但當然,我一個人係食唔晒嘅!」

然而,他卻沒有因此「愈食愈肥」。

在演藝圈打滾了廿多年,一○年一個配角獎終證明了自己的實力。

去年十二月,他(左一)再憑「非凡哥」成「亞洲電視大獎」的「最佳男配角」。

又一村

麥包是個樂於安穩的人,如是者在TVB效力了廿多年,期間也有好幾個角色,曾令外界留意,可惜大都只是曇花一現。

「其實比起『非凡哥』,九九年《茶是故鄉濃》嘅『大水牛』,到我依家睇番,我都好鍾意!我有好多朋友識咗我之後,再睇番呢套劇,都話我呢個角色做得好!我嗰陣就諗:呢個角色個個都讚好喎,咁係咪時候上位呢?結果呢套劇出街之後嗰九個月,我冇嘢做,然後嗰兩、三年都喺啲劇度係『行行企企』!

「做咗咁多年,成日都好似一潭死水咁,浮浮沉沉,冇乜作為,又冇乜突破,好多時我都心淡o架!」

更令他難受的,是人工不高。「有段時間,我只係簽咗一年一個騷,靠出面幫人搞商場推廣、市場策劃賺錢維生,後尾我媽咪同細佬都入咗醫院,公司有幾位高層監製知道,就打畀我,叫我返TVB,佢哋話至少我有個最低保障,就係因為呢個恩,我續上一份約時,完全冇同公司傾,我同佢哋講,你哋想簽我幾多年、幾多錢,你哋話事啦,我要報恩呀!」

直至一○年「非凡哥」出現前,繼續「行行企企」的麥包已經意興闌珊,打算退出娛樂圈轉行。「我嗰陣真係諗住唔做o架啦!嗰陣喺香港想拍劇,只係得TVB,你話北上發展咩?可以北上發展嗰啲,都係喺TVB做起咗,先可以有呢啲機會,我又唔係呢啲,我只可以揀退出,但好得意嘅係,喺我真係想唔做時,就無端端有個獎畀我,我攞獎時,先明白個天係想話畀我知,我呢廿幾年嚟,我做嘅係有人認同、有成績o架!」

麥包不求大富大貴,只求一家人齊齊整整。

八七年只有十六、七歲的麥包,一副小生look參加「超級新星大賽」。

朋友運

結果,去年五月,麥包跟TVB續約了三年。「呢次係我真真正正坐低同公司傾續約,我同佢哋講,我都想睇吓呢三年,我繼續做呢行仲可唔可以養到自己、養得起頭家。好彩公司都有加人工畀我,加個percentage仲係雙位數字,可能我本身底薪低,所以我已經好滿意!」

更有幸的,是他在圈中廿多年人緣向來都很好。「Bowie(林保怡)嗰陣走時同我講笑咁講:『你望都望我走啦!我唔走,你邊有得上位呀?』我話:『唔係喎,不如你喺外面有乜角色啱我做就搵我啦,你可以抽番啲佣嘛!』哈哈哈!真係o架!阿(陳)浩民、(樊)少皇、(劉)凱威佢哋,依家個個喺出面都做緊主角,一見有啲乜嘢角色啱我做,都會搵我;同我一齊出身嘅一啲監製、導演,佢哋有好多都已經喺外面做到總監製、總導演,成日都會介紹我上去開工!

「外面啲老闆好簡單o架咋,佢哋要投資開戲,要主角都只會揀啲賣到埠、多人識嘅去做啦,佢哋唔會識我,但啲二、三線同配角角色,佢哋都只係畀晒監製、導演同其他演員搵人做,咁我有得做咪做囉!其實咁仲好,你叫我真係長駐喺上面開工,離開香港,我又唔想同我老婆分開,我又唔想成家人上晒去長住,依家我得閒就上去開一個月工,拍佢十集、八集,已經係喺TVB成年嘅人工!當然,最好之後每年都有一半時間喺上面開工,暑假留番喺香港陪細路,或者做吓香港嘅工作啦!不過,我依家都好滿足o架啦!」說罷,他露出一個很感激的笑容,眼眶開始泛淚。

畢竟,能夠來到今天,這條路,他足足走了廿四年。

二萬二

做娛樂圈易搵錢,的而且確只是純粹的表面風光,查實有更多並非一線的藝人,至今仍然像很多打工仔一樣要為口奔馳,手停口停。

就如麥包,即使在這行打滾了廿四個年頭,至今其實還沒有一個私人物業,而且生活擔子亦十分重。

「我依家一個人搵錢,七個半人食。我爸爸媽媽、兩個仔女、老婆,仲有姐姐(傭人),外母當半個計,因為我只係畀錢佢買嘢食。你諗吓?我上年未續約前份糧都未夠交租,你話我點cover?」

他現在租住深井碧堤半島一個千二呎單位,我問他月租大約多少,他想也不想便說:「二萬二!咁你諗吓份糧有幾多?哈哈哈!好彩,我太太一直以嚟肯跟我有粥食粥、有飯食飯,我從來唔會怨TVB人工低,因為係我自己心甘命抵,自己選擇,簽約時TVB冇攞住把槍叫你簽o架嘛!係咪先?哈哈哈!」

生活如斯逼人,我忽然很佩服麥包仍然懂得開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