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有情有性 2012 年 01 月 26 日

白韻琴

白韻琴,原籍廣西桂林,美國三藩市天主教大學傳意系畢業,三藩市州立大學進修廣播系研究院。 外號白姐姐的她是港澳及廣東沿海八到八十歲都談論的人。由她策劃主持的電台、電視節目均開風氣之先、領導潮流、膾炙人口。她主持的電台節目《盡訴心中情》,創每晚百萬人收聽,千人打電話傾訴的紀錄,是香港廣播史上空前絕後成績。 其著作數十冊,中港歐美極受歡迎,雖封筆多年,仍活躍於政商、文娛、財經界,善於妙論人生,鞭辟入裏,令你微笑、大笑。

馬、蔡、唐、梁、曾 各施各法

繁忙中抽出四天時間,到台灣看總統選舉。這次得到中華港澳之友接待,比起過往幾屆自己去,方便及周到得多。協會把握各選戰對手地點及時段,由旅遊大巴一車數十人浩浩蕩蕩,效率特佳,比起過往自己頻頻撲撲,有時去到的不過是地區造勢,參選者到達時間不詳;這次一到高雄就參觀國民黨及民進黨總部,與參選人會面、座談,晚上鎖定總統夫人周美青會在夜市與群眾握手及九十度鞠躬拉票。

準時到達夜宵市場,很擠很熱鬧,B團隊員剛說與總統夫人握手,就看見一群人向我們「衝」來,果然是台灣人稱的「酷酷嫂」,她不停伸出手來與大家握手,在我們面前握手握手慢慢而過。我覺得她很「危險」,但領隊小妹妹曾冠詒說,現在總統議員及其支持者,都要現身與群眾「近距離接觸」,即使握手時被對方戴有刺鐵指環使內功,也要忍痛繼續甜笑鞠躬,見到小孩正在拉尿拉屎,也要抱來親親。

台灣總統選舉當晚,台灣的電視台如中天等,香港有線,見我大雨中在馬營歡呼,以為我特別擁馬,其實我是擁護這全民有投票權的選舉。

所以,我們十三日晚上,到蔡英文造勢晚會,見到呂秀蓮、蘇貞昌、蔡英文等,連九十多歲的李登輝也來了,又哀求又要求要人投「小英」。造勢會地方很大,人也多,可是人群卻沒有你推我擁,即使很遲來者,也可以有很大空間讓你走到台前,伸手與台上人握手。台灣人也很會聚集,不爭先恐後,不個個都想站在最前位置,而是留下很多空間,群眾可以穿梭其間,進退自如,絕不會擠得有人踏人危險,也因為這樣,誰都有機會近距離接觸這些政治人物,交談、握手。

真羨慕台灣人,他們一人一票,誰都可以(二十歲以上)有選擇權,選擇他喜歡的領導人,因為這全民活動,有二十年共五次的總統選舉,投票率八成上下,所以選舉期間像辦嘉年華會,大家全情參與。比參選者本人還興奮投入,參選的活動、集會,花巧百出,道具五光十色,吉普花車、旗幟、廣告,製造不少商機和趣味,香港政黨代表都買些產品、拍照以便借鏡參考……

我與台灣總統馬英九,多年前亦有見過面,並握手合照。

選舉投票前夜造勢會上,蔡英文一如平時般平和冷靜,與民進黨向來作風完全不同,或者這也是陳水扁以來,大家對民進黨的敗北,全心反省,選擇這位與陳不同者,叫她「小英小英」,甚是親切,卻給了我觸機,邀請同團者競賽,廖成利律師及一些團友買小英贏,我投馬英九無疑問地高票贏。為甚麼?原因一大堆,不多解釋,只故意隨口亂「蓋」——小英小英,比英九小。

其實我頗喜歡蔡英文,她的選舉很文明,「失敗」後,很平淡處理,也Graceful,我當晚對謝偉俊說:「其實她能站出來代表民進黨選總統,就已贏了。」群眾大叫:「小英——女總統!」不是嗎?台灣本地人、福建籍、客家籍,不少人(還包括女性)都仍然覺得男重女輕,她卻做當家,贏得不易,贏得徹底又漂亮。

當晚,台灣的電視台如中天等、香港有線,見我大雨中在馬營歡呼等馬英九出來祝賀,以為我特別擁馬,其實我是擁護這全民有投票權的選舉,兩黨輪替模式漸成熟,哪一批做得不妥當,以選票送走他。有甚麼彎彎曲曲原因,也可以用手法去處理,所以傳媒叫我評兩句,參考台灣學者的分析,就來一句——上次馬英九當選,是因為馬英九非國民黨,這次投票馬英九,不為馬英九而為國民黨(哈,小舟充炮艇!),如今民主選舉,選民必須聽到、看到、握到(手),連旅客一樣參與得到。

歡愉行程回港,辦完正事,晚上參加香港貿易發展局的「香港華麗秀時裝表演及宴會」。進會場時,照例經過大會安排的簽名板,近百傳媒攝影機及相機守着,鎂光燈下,一甜笑紳士過來和我握手說:「這兩天在電視上看見你到台灣參觀總統選舉,好像很好玩呢。」看清楚,是未來特首參選者唐英年。接着一位議員梁君彥進來,唐唐應記者之邀拍照,唐很禮貌地扶着我的手臂說:「女士站中間……」忽然,一名女子衝出來,使命地拉着我越過唐唐離場。

台灣幾天奔走令我腿傷頗痛,此女忽然死命拉我,拖着奇痛之傷不知何解,這時閃光燈閃得更多更亮。本想對此女說:「我不是示威或打人或餵狗餅,為甚麼拖走我?」但看這麼多鎂光燈,不走的話,傳媒又可能炒作「賴死抽水」,見此情景,在場者均說:「我本來是捧唐唐的,現在?哼!」英年先生,我替你可惜,雖然你不需要群眾。

這時候,我提早離場,去聽「香港政策所」主辦,曾鈺成主講的「香港怎樣走向普選」,其時梁振英剛來到說是正巧「經過」,進來「發言」一分鐘,申明與選舉無關。結果發言十多分鐘,同台者說句句都像是選舉宣言,我聽後,竟在唐唐、振英之間之外,選了曾鈺成做新特首,並且開盤「賭」一頓飯,你們要賺一餐嗎?請報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