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書寫人生 2008 年 12 月 16 日

蔡子強

時事評論員。寫了半生政治評論,自從某一個晚上開始,忽然領悟到人生應該還有一片更大的天空。

從政不是趨吉避凶

二次大戰盟軍歐洲最高統帥艾森豪,曾經如此說過:

「領導的藝術並無其他,就是事情出錯時自己揹上責任;事情成功時,則將功勞歸給部下。」

(Leadership consists of nothing but taking responsibility for everything that goes wrong and giving your subordinates credit for everything that goes well.)

1944 年6 月6 日,盟軍登陸諾曼第,這是史上最大規模的登陸作戰,上百萬子弟兵跨越茫茫大海,被送上敵人磨刀霍霍、嚴陣以待的「大西洋長城」,那是被納粹宣傳為有去無回的銅牆鐵壁,事前吉凶難料。

當艾森豪下達作戰命令之後,便坐在桌子旁邊,默默地寫下一張字條,並把它放在制服的口袋中,準備任務一旦失敗時拿來發表。

你估這張字條是如何寫的?

「我們的登陸作戰行動已經失敗,……所有士兵無論海、陸、空三軍,無不英勇作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假如行動中有任何錯誤或缺失,全是我一個人的責任。」

很多年後,事過境遷,當艾森豪在接受一位學者訪問,談及此事時,他進一步闡釋,說記得南北戰爭時,南軍在蓋茲堡(Gettysburg)一役被打敗,領兵的李將軍(Robert E. Lee)只怪罪自己,他寫信給總統時說:「軍隊沒有錯,……錯由我一個人負全責。」他為此深受啟發。

一次港人滯留泰國事件,政府的決策遲緩,引發了一場政治風波。

在事件鬧得熱烘烘的最初幾天,大家只見到幾個公務員,在螢光幕前忙得團團轉,例如召開記者會,招架記者質詢等,但一眾問責官員,卻恍如人間蒸發。

不錯,李少光是在外訪,那麼林瑞麟呢?據解釋是,林只代替李出席立法會大會,並非正式署任云云;

那麼保安局的政治助理盧奕基呢?據說是因為「他官職不及常任秘書長和副秘書長,因而無權干涉他們的行政安排和指揮他們,亦不可向他們提供意見」云云;罷了,那麼本來在問責制三層架構中,處於特首及局長之間,本來負責包抄、執漏的唐英年呢?尤其是事件牽涉多個政策局及屬下部門的運作(如入境事務、民航、運輸、旅遊、外交等),類似跨部門協調的工作,理應是政務司司長的職責。結果,唐以一句「集體決定」含糊其詞的回應。

從政不是趨吉避凶。若要大家心甘情願的追隨你,就要大家相信,有事你會是最後一個才棄船的,君不見這是所有船長、機長的專業倫理嗎?領袖學大師R.M. Stogdill ,他在1974 年發表那一張「經典領袖素質」清單中,其中一項就是「承擔責任」(willing to assume responsibility)。其實在其他學者的類似清單中,這往往都是必備的一項。

有機會的話,唐英年不妨翻看一下,由Edgar F. Puryear 所著,《American Generalship》(中譯本《為將之道》)這本書。它記述了艾森豪以及很多美國名將的故事,當中有一章是專談「承擔責任」的。不錯,雖然書講的是名將,但香港如今何嘗不是有很多硬仗要打,若要民眾信任由你去領軍,我想書中有很多智慧都是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