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5 月 13 日

繼續有火 褚簡寧

做了三十多年記者的褚簡寧(Michael Chugani)是印度裔美國人,但在香港土生土長,拿三粒星身份證,流利英語外,他的廣東話比很多香港人更字正腔圓,「玩謝」、「好渣」、「唔好嘥」琅琅上口。

「我返到美國,一入境就係美國人,會講英文,我留在香港生活,會當自己係香港人。」

金錢,他認為夠就算;地位,他沒有特別強求;只有寫作,才最令他執着。他爆的獨家新聞,例如中英就香港前途談判決裂、鄧蓮如退休等,當年全行都要跟。

由「junior」升到老總,再回復自由人身份,新聞工作和他好像是割不開的皮和肉。他喜歡用文章「寸」盡不平事,有時連高官都唔畀面,下月他推出新作,繼續用他獨有的「新聞眼」,諷刺時弊。

褚簡寧熱愛傳媒工作,他笑言有生之年能繼續寫作的話,他會一直寫到老。

訪問在褚簡寧家中進行,可以看到鄰近的中環域多利監獄,室內陳設簡單,電腦是全屋的焦點,「你小心呀!整壞部電腦就麻煩!」他緊張地叮囑記者說。

褚簡寧緊張,皆因寫作是他的第二生命,他寫的內容,離不開看不過眼的人與事,「早前愛爾蘭有個Ryanair大老闆,話亞洲人同墨西哥人驚豬流感會死,因為當地窮人多,但歐洲人就唔怕,只需食兩粒咳糖就冇事。現在不是亞洲窮人區有病喎,印度、巴基斯坦都冇啦,係美洲國家多,我咪叫佢過來亞洲行吓,如果惹到豬流感唔畀藥佢食,畀粒咳糖佢試吓。」

他的文章,往往火氣十足,但又一矢中的。記者做這訪問其實有點壓力,以為會被這位老行尊考起,他卻放下在專欄上的辛辣詞彙,以清楚到不得了的廣東話向記者談往事,說童年。

「細個住漢口道三千幾呎唐樓,我和家姐、哥哥同三個細佬都有工人湊,爸爸做紀念品生意,但我未夠十歲佢就因病過身,媽媽接手生意,但唔識處理,結果畀人玩謝咗,要賣晒佢。」

褚簡寧的廣東話主要是家傭教的,「如果你識講中文,我會用中文答你,但有些人不知何解係都要同我講英文,我就講英文囉,呢啲咪扮嘢。」他說的包括前政府高官。

褚簡寧早年到訪特首曾蔭權官邸為他拍攝特輯,他認為曾蔭權聰明,比董建華更具政治智慧。

褚簡寧訪問過彭定康三、四次,彼此更成為好友,「佢份人好nice,又有智慧,每次出書定必親筆簽名送本書畀我。」

唔啱就要「F」

訪問當日,記者與褚簡寧在外國記者會走了一圈,不少人向他打招呼,可見他的江湖地位。

褚簡寧笑言中英文是他的「first language」,法文學過,嫌煩放棄了。好友陶傑曾這樣形容他,「他的粵語地道,粗口說得最傳神。」褚簡寧亦笑說,「細個識咗班潮州小朋友,就係佢哋教我講,第一句學乜?唔記得啦!」

記者本想褚簡寧即場示範,但他笑說愈來愈少講粗口,也不明白何解香港人喜歡用粗口加強語氣,對他來說,粗口是要去到最後防線才會「表演」,「最近去超級市場排隊畀錢,隔籬開多條line收錢,啲人一窩蜂走過去,如果在美國,收銀員會叫排最頭嗰位過去先,我開聲話stop,收銀員唔理,後面有人『×我老母』,『f』我喎,我梗係『f』番佢。

「在美國,除咗年輕人,搭車時唔會見到有人隔一句就講粗口,香港就唔同,我覺得好奇怪。」

褚簡寧將報章上的專欄結集成書,曾推出《不中不英》及《不中不英2》,不少學生認定該書是學好英文的教材之一。

褚簡寧在亞洲電視國際台主持時事節目《Newsline》,訪問過不少政界名人,當中包括陳方安生。

爆獨家料成名

褚簡寧居於中環的服務式住宅,方便他在家中寫作,「其實每日都好忙,又要寫專欄,又要為電台、電視台的節目作準備。」難怪訪問兩個鐘,已催促記者離開,讓他繼續工作。

褚簡寧自小立志當記者,「中學畢業後,本來報讀澳洲一間大學的新聞系遙距課程,但之後backpack阿富汗、伊朗,返過印度,再去歐洲同土耳其,回來後索性入行。」《China Mail》是褚簡寧第一份工作,月薪千多元。

選擇跑政治新聞,目的為好打不平,「媽媽好鍾意幫窮人,她帶過我去深水埗派食物畀窮人,我當時心想點解政府唔幫佢哋?我唔係有錢,捐錢的任務留畀rich guy,我可以用文筆將睇唔過眼的寫出來。」

在新聞界他的名聲很響,中英就香港問題談判決裂、鄧蓮如退休等獨家新聞均出自褚簡寧的手,聽說他有本事進出政府總部,和高官直接溝通攞料。「最緊要令人信服,才會爆到獨家新聞,對方要你守秘密,就唔可以爆出來。更要令人認得你,同佢做friend,佢才會信你,so it's a long road。

「八十年代港大開設牙醫學系,我收到料有人貪污,跟一個月都跟唔到,於是逐個教授打去問,結果其中一個教授話我聽,系主任在英國購入的牙醫儀器全部係『流嘢』,我打畀ICAC再收啲料,爆出嚟逼到系主任要走人。」

得賴昌星信任

另一單猛料,是賴昌星專訪,「賴昌星被捕後,全球媒體都對他虎視眈眈,當時我向他的法國律師埋手,請他飲茶,話佢聽賴昌星在加拿大賣個啲報紙無用,因為他的新聞是要給大陸睇,最好的渠道就係我哋,Made in Hong Kong。」

後來褚在律師安排下,可以和加拿大最大報紙《Globe and mail》一齊到他家做訪問,「我話一齊做可以,但我要出先,結果個律師OK。」他洋洋得意地道。

褚簡寧訪問過的都是粒粒巨星,克林頓、蓋茨、彭定康、曾蔭權、何鴻燊、就連黎明也在訪問名單內,對新一代傳媒生態,他坦言看不過眼,「做報紙英文寫得唔好都有編輯改,但做電視要出鏡讀新聞,讀得唔好冇觀眾睇你,好多香港人發音唔準,我真係未見過香港畢業的大學生可以做到英文台,記得有個實習生話讀浸大英文傳理系,佢寫的英文都睇唔明,我同佢講你英文太差,不如做中文台啦。」

對靚女主播潮,他更加不屑,「這個風氣不是電視台的問題,而係香港觀眾的問題,你睇美國三大電視台ABC、NBC、CBS,主播全部都係六十幾歲人,好有經驗先做得到,CBS試過搵靚女,做了半年都『飛』咗。」

對香港有不盡的嘮叨,但說到底,他愛這裏,「暫時我想退休後留在香港,一來朋友集中在港,二來返去美國,個仔讀大學都唔得閒理我啦。」

為兒子 不醉酒

褚簡寧愛紅酒,每晚喝一杯已成了他的習慣,他指香港人工作拼搏,不懂享受人生。

褚簡寧的兒子十七歲,現與前妻居於美國,褚簡寧每年總會回美國探望他,特別是兒子十二月生日時,他坦言為了愛子承諾不再喝醉酒,「記得回港工作後,有次跟朋友去飲嘢,飲了四杯martini即刻暈陀陀,唔記得打畀個仔,第二朝打番畀佢,佢話對我好失望,佢當年得九歲,我真係好唔開心,決定以後都唔會再飲醉。」褚簡寧現時每天定必與兒子以電郵通訊,每星期一次通電,從不間斷。

褚簡寧與兒子感情深厚,每年十二月,必定回美國與兒子慶祝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