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2 年 01 月 13 日

男人三四 On框框 安志杰

訪問安志杰,令我想起去年訪問謝婷婷時,她說起男友時那一車蜜糖冧笑樣,還要撕開男友威猛外形下的真面目:「佢(安)睇恐怖片嗰陣,仲驚過我呀!」

舊事重提,男主角也是一車蜜糖,有多無少,簡單說:「係呀!」

反應不算出人意表,無規定六呎大隻佬不可以怕老鼠殭屍,而且三十四歲的安志杰,除出道當過男主角外,清一色擔任主角陪襯或「襯家」,他毫不介懷,只要他是婷婷的男主角便可。

「認真的拍拖,我只拍過三次,這次,是第三次。」

從小走遍美國、台灣,安志杰的生活,早已沒地域界限;原名只是得英文Andy Tien的他,本姓田,現在他也安於當安志杰:「以前會跟人家解釋,我在美國出生,去過台灣,然後回美國住L.A.跟Rhode Island……現在也懶得講,安志杰是我選的,讀起來夠響,Andy On就Andy On吧!」

Andy On跳出框框,算是beyond吧!

灌籃.獵人.打欖球

不論是Andy Tien,還是現在的Andy On,安志杰稱,他還是愛打機(婷婷以外)的宅男,打的遊戲,叫《World of Warcraft》,即霆鋒、Eric Kwok等也打得天昏地暗的那個遊戲。「跟婷婷一起之前,我跟霆鋒也蠻熟的,多少也因為打《Warcraft》,在新片《逆戰》還有對手戲呢。說回來,我是那種可連打電動打到連吃也可以忘了的那種人,哈哈!我最喜歡這個遊戲是要team up去打,在網上跟朋友去打敵人的過程,我是享受的。」

雖然安志杰在美國出生、長大,但訪問中,他說廣東話比英文還多,中文程度比一般「鬼仔」好多了,這跟他曾在台灣生活過幾年,大有關係。

○二年,安志杰出道就當男主角,惟《黑俠2》不論在票房或口碑上,也差強人意。

「我的中文水平大概是國小(小學)程度吧,現在看劇本不成問題,我想是因為那時候我瘋狂的看漫畫,中文就是從那個時候學回來的。十二歲由台灣回美國的時候,我帶了一櫃子的漫畫回去,都是我愛看的那些,有《灌籃高手》(男兒當入樽)、《城市獵人》、《小叮噹》(多啦A夢),當時沒想過那些漫畫會對現在的工作有用,就是純粹喜歡吧!」

由美國到台灣,重返美國羅德島(Rhode Island)時,安志杰只有十二歲,在深受櫻木花道、孟波及多啦A夢的「影響」下,他稱自己愛保護家人、朋友,滿身的肌肉,也是因而練成。

和霆鋒(右)的友情,由打桌球開始,現安志杰還偶爾充當Lucas的保母。

「最初是因為要打football(美式足球),要衝撞就要有體形上的優勢,所以我讀中學時有兩百多磅,舉鐵餅也舉三百多的那種。九十年代,羅德島很少東方人居住,外國人見我那麼壯,也有點怕。但我不是那些trouble maker,打架也只是因為見到我家人或是朋友被欺負。還有,我不跟體形比我小的打架,好像大蝦細嘛!」

一年不敢見媽媽

說到「大蝦細」時,安志杰忽然轉台用廣東話,而且笑容滿面,跟動作片中的冷酷臉孔大相逕庭,他說平時自己話不太多,但是就是喜歡照顧朋友。大的,我不知道;小的,就是訪問場地嚴禁吸煙,要享受支煙的時間,就要開門㩒「車立」到戶外,前兩者全由這位被訪者代勞,只差一句「Ladies First」。

十五歲,安志杰已有超過二百磅的體形,在球場上衝鋒陷陣。

安志杰母親為台灣老牌歌手金燕,美術同事還以為這是安與舊女友合照。

「回美國去後要跟姐姐和妹妹住,媽媽(老牌台灣歌手)到台灣賺錢,姐姐也有照顧我,可是家裏就只有我是男人,我是有責任去take care他們。

「所以,我不想用媽媽寄回來的錢,所以十三歲就開始邊上學邊做兼職,地盤雜工、醫院房間清潔都做過,後來做bar tender後,就輟學,專心打工。

「媽媽也讓我自由發揮,雖然她很少跟我同住,可我們的關係很密切,她現在還當我是小孩子,通電話時會問我:『吃飯了沒?』、『還有沒有抽煙?』那些。

「為了怕麻煩,我都答她吃了、戒了。」

《鴻門宴》首映禮,安志杰父親(左)與四哥(背向鏡頭者)同場,看其父的手瓜,就明白DNA的奧妙。

因為相聚時間短,安志杰每次也珍惜與母親相聚的時光,還會與她蹺手漫步街頭,惟獨於○七、○八年間,他有一年多,不敢見媽媽。「我拍《三國之見龍卸甲》時,意外被武師用大關刀劈到左唇上面,在鄉村地方,那間醫院就好像遊戲《Silent Hill》那些建築一樣,又舊又破,那個醫生又騙我說縫線會溶,結果就留下這道疤痕(摸摸左唇上)。如果媽媽看到,她一定黐晒線,所以我有足足一年不敢見她!」

至於父親,安志杰自十二歲後就未見過他,當年其父忽然人間蒸發,令安志杰從台灣返美,父子間有超過十五年不相往來。直到《鴻門宴》首映前,事隔廿一載,父子再相見,「我沒有恨他,他始終是我爸爸。」

有問老父當年為何離去?「沒有,他回來了,其他的也不重要吧!我曾經不明白為何他要離開,可是人大了,反而覺得原因並不重要。」

最美的就在旁邊

安志杰父母在他六歲時離婚,開始他遍布兩大洲三國的生活,他說從不當美國是他的家,不止是言語文化差異的問題,「那裏是一個我居住過的地方,我最多的朋友在台灣,很多也是我小時候認識的。香港是我的基地,不論事業還是感情上都是。」

跟謝婷婷拍拖兩年,安志杰從不刻意低調處理感情事,還經常與婷婷以情侶檔示人,一說起女友,肌肉男還可顯示出少男的靦覥,配合50%面紅,100%不是演技。

不經意地晒幸福,這兩年多你也看過不少。

「我跟婷婷一起,很自然,眼中就是她,跟她拍拖,吃飯、看電影,很簡單。她在我眼中,是非常完美的,有時候她也會埋怨我,說我掛住打機,哈哈!那我也會立即停戰,陪她囉。」

已是甜到漏?未算!「之前我洗碗弄傷了右手,留了很多血,可是那時候婷婷工作中,不在我身旁,我看着傷口,不知怎辦,等了一會才在電腦(對,他在打機!)向我的助手求救。到婷婷工作完了,才到醫院看我。

「我想結不結婚,對我們來說只是少了一張婚書和一個婚禮。」

聖誕前,安志杰與婷婷到布吉度假五天,「哪裏都沒去,無所謂……最美麗的……就在我旁邊。」是他對假期的總結。漏晒!

看安志杰右手上的傷痕,還以為是他練拳健身而掛彩,他尷尬笑稱因洗碗傷手,再看其微博,還是婷婷搞掂。

你估條褲係邊個o既?

安志杰自認宅男,在本人認知中,「宅男」必定瘦削(或過重)、四眼、樣衰(絕無歧視意思),惟安宅男滿身肌肉,面目又見得吓人,零「宅」成分。最悅目之處,還是他當着六人面前,寬衣換褲也面不改容,二頭肌胸肌六塊腹肌及那黑色貼身平腳短打,給你最高視覺享受。

係「目及」!我認!「目及」得入神,冷不防安志杰一句:「你估條褲邊個嘅?」回神之時,原來他正以四萬面容問我,他的私伙長褲誰屬。

未及回應,他已自答:「係四哥嘅!」然後用回普通話解說:「有次和婷婷去一個隆重場合,來不及借衣服,就去了四哥家借,我跟他身材差不多,他也樂於借給我。」

那個滿足的神情,表明幸福不僅屬兩個人,是兩家人的。

安志杰說,會稱呼四哥為uncle,微博上這個「爸爸」,另有玄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