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1 年 11 月 28 日

王迪詩的真實世界

憑着在報章寫專欄走紅、自詡「全港最神秘女作家」的王迪詩,近日自揭神秘面紗,以一襲Shocking Pink連身裙登場,效果似乎好壞參半,有人讚她樣貌不俗,亦有人質疑露面者只是替身。

面對種種爭議,王迪詩接受本刊面對面訪問時只拋下一句:「I don't care,我不需要任何人認同,否則到死那天,甚麼都做不了。我不會和人比較,所以沒有一天自卑過。」單憑她的語氣,已知她字典裏沒有「自卑」兩字,亦跟筆下的她如出一轍,那是百分百的王迪詩。

她的真正身份是楊潔深,三十二歲的她沒做過律師,但當過記者、小學老師、議員助理、公關等。她拍過幾次拖,但目前仍在尋找那個不知在何方的Mr Right。對於我行我素的性格,她說是遺傳自嫲嫲;面對愛情和工作,她也是抱着「grab and go」心態,善變如颱風。

自爆身份,王迪詩堅持是為了冒險,但她只肯發相,怕被影得不好看?「自小討厭影相,很不自然,八個月大就會推開鏡頭。」她如此解釋。

訪問在灣仔君悅酒店的Tiffin Lounge進行,記者事前向中間人極力游說,但王迪詩堅拒拍照,只肯發相。相約時間過了半小時,她仍未現身,記者暗忖她是個「麻煩女人」,直至王迪詩真人出現於眼前。

「不好意思,剛才的訪問超時,連累你等了。」手持棗紅色Miu Miu clutch bag的王迪詩,穿上Club Monaco白色透視襯衫,內裏的黑色小背心若隱若現,配搭Ted Baker橙啡色長裙,腳踏Anteprima黑色短靴,優雅地走過來,微笑着在記者對面坐下,然後向侍應點了杯Earl Grey。眼前的她,比發相中的人更顯疲態,臉上的妝粉掩蓋不了一雙黑眼圈。

「如果不是想explore文字以外的媒介分享思想,我不會露面,實在太煩了。父母也是最近才知道,自從露面後,很多親戚朋友找我,電話幾乎被打爆!」王迪詩說話時嘴唇不經意輕顫,想不到這位「牙尖嘴利」的女作家,也有緊張的時候。

中學時代的王迪詩樣子清純,在女拔萃時她玩劍擊、打netball,但天生缺乏自律練習,多半途而廢。

說話和寫作都中英夾雜的王迪詩,平日愛用Mont Blanc鋼筆寫下手稿,再交由專人打字。

「非常自我不合群」

非常自我,是對王迪詩的最佳描述。她的真名是楊潔深,她自言在父母「零管束」的小康之家中長大,自小喜歡繪畫和拉小提琴,令她寫作得心應手。「畫畫能訓練觀察力,令我睇嘢會感受較深和敏感;而拉小提琴用右手拉弓,左手按弦,很容易互相影響,因此訓練我可以好focus做一件事。」

她唸黃大仙聖母小學,畢業後升讀女拔萃。問她有何威水史,她淡然說:「我非常自我中心、不合群,從來不會be-le-ba-la跟人講我做過甚麼,無興趣同人比較。放學後會獨個兒由佐敦到中環City Hall看書,因為可看到維多利亞港,很有mood。」

率性而為,享受成為「異類」,王迪詩說是遺傳自嫲嫲Linda。「我的教育來自Linda,她跟我一樣刁鑽,吃桂花糕卻走桂花,沒人理解,只有我明白她是享受用筷子挑走桂花的過程。」嫲嫲也是最了解她的人,但三年前離世。「小時候試過把一個阿伯籠雀放走了,我覺得隻雀被困住很可憐,Linda沒責備我一句,只向阿伯道歉和賠償。她過身對我很大震撼,因我失去了很好的朋友。」王迪詩傷感地說。

五歲的王迪詩已是「性格巨星」,不愛笑,已懂得思考生命。由於性格善變,被親戚喚作「颱風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