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09 年 04 月 28 日

林尚義最後的告白 真係好攰

上周三早上,人稱阿叔的足球評述員林尚義在家昏倒,送抵律敦治醫院搶救後返魂乏術,享年七十四歲。沒留下半句說話,阿叔就這樣靜悄悄離去。

阿叔性格樂天、風趣幽默,除了足球評述外,他在演藝圈也很吃得開,十年間拍過九十部電影,電影《古惑仔》系列扮演搞鬼神父一角,更贏盡口碑。

可惜,愛妻四年前急性肝病吐血身亡後,阿叔大受打擊,自此鬱鬱不歡,老街坊都說,阿叔日日一個人食飯飲悶酒、長嗟短歎,看見也覺得淒涼。

本刊記者曾到他家拜訪,那個下午,阿叔說話特別多。坐在放滿他與太太恩愛合照的大廳中,阿叔不斷歎氣說:「甚麼也提不起勁,身體又差,真係好;老婆走了,再無心情計劃將來。」

「點解上天要她先走?明明應該我死先過佢,晚晚攬住枕頭喊天光。」

這個生前的訪問,想不到成為阿叔留給大家最後的真情剖白。

重點內容

離世前曾拜愛妻

阿叔常幫襯的餐廳小辣椒老闆娘劉太憶述,阿叔離世前的周一,心血來潮到妻子墓前拜祭,剛好下午灑了一場大雨,阿叔渾身濕透回家。

自愛妻四年前離世後,阿叔變得鬱鬱寡歡,多次頻呼「好」的他,上周三悄悄死在家中,從此與大家永別。

懷念愛妻鬱到病

走訪北角街坊,眾人感歎自從○六年一月愛妻劉蕙芳突然去世,阿叔就像失掉了靈魂,過着行屍走肉的日子,街坊都很同情阿叔,並曾施以開導。

街坊憶述阿叔恩愛回憶

阿叔錫太太,體貼的阿叔總是早一步為太太「霸定枱」等她收工。明明不吃辣,但照樣晚晚陪嗜辣的太太。太太走後,阿叔每晚一樣到小辣椒開餐,眼定定望着生前和太太愛坐的大圓枱發呆。

阿叔最後家訪

本刊記者在阿叔生前曾到其住所探過他,才了解這個在鏡頭前肉緊地評述球賽的阿叔,早在太太死後萬念俱灰,對世界一切失去了興趣。家中大廳四周放滿他與太太的合照,訪問其間仍不時長歎。

除了太太,足球是阿叔第二最愛,屋內盡是足球有關的裝飾。

阿叔離世前,記者曾到他家探望。眼前的阿叔,神情落寞、沒有半點笑容,每天過着幾乎一樣的生活,很孤獨。

阿叔家中的大廳,仍放滿他與愛妻的合照。四年前妻子突然離世,阿叔只能睹物思人。

阿叔這一生

阿叔十六歲加入香港甲組東方足球隊,四八年開始效力傑志、五一七等老牌球隊。五八年,當時踢後衛的他,代表當年的中華民國參加亞運會,勇奪金牌,六○年亦曾出席羅馬奧運,此外又連續三年獲馬來西亞默迪卡盃冠軍。

七二年效力流浪足球隊時奪得聯賽及銀牌取得雙料冠軍,十年後更取得國際足協世界教練文憑。

二十一年的球員生涯中,阿叔以重炮射門聞名。阿叔曾說,那時常自創招數鍛煉,「用花灑淋濕個波,令個波重些,踢慣重波自然腳頭重。」難怪他有重炮手稱號。

阿叔深知球員生涯短暫,積極為自己打算,為養活妻兒,他在葛量洪教育學院考了教師文憑,並在柴灣文理書院教體育和國文,同時當職業球員。

他曾說:「每朝六時半到維園跑一個鐘,八點○五分準時到柴灣教書,三時半放學又去跑馬地練波,六點後筋疲力盡才回家。」高峯時期他身兼三職,每日只睡幾小時。

掛靴後,阿叔投身評述員工作,先後在香港電台及商業電台開咪講波,一句「紅衫白褲左攻右嘅係南華」成為他的開場金句。那年代電視直播賽事不多,入場球迷都會一面眼觀賽事,一面手拿收音機追聽評述,無法現場觀戰的球迷,亦靠阿叔的肉緊鬼馬評述了解賽事。

九○年代初,阿叔轉到亞洲電視及無綫電視講波,其專業評述令電視觀眾耳目一新,開始暱稱他做阿叔。

九○年代中期,阿叔獲電影公司邀請拍電影,其慢半拍的說話方式,配合木訥外形自成一格,最深入民心是《古惑仔》電影系列中的神父角色。揚言拍戲不介意搞笑的他,更曾在98年的一齣電影《超時空要愛》中反串,令觀眾捧腹大笑。

完成○六年世界盃的評述後,阿叔正式退休,○九年在家中悄悄地走了,終年七十四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