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5 月 02 日

做乜你咁蠢 曹仁超

訪問曹仁超,本想破格一點,不談投資,改說家庭、論名人,但話題兜兜轉轉,還是轉到投資上;他說得最精采的,還是與他談了四十年戀愛的股票。

「一九七四年和記(已停牌)由四十三元開始跌,我七元買,一直買到一元,最後和記破產,我五十萬元資產輸淨十萬元。我衰得好甘,但我學精了,其他人呢?無喎!

「九七年我日日在報紙鬧八萬五,香港一百五十萬名小業主咪又係攬住層樓!過去十八個月我叫人唔好買滙豐,有邊個聽?都話金融海嘯囉,唔該你避開金融股啦,做乜仲要蠢到一百五十元買滙豐?They never learn from their lesson,唔好聽都要講句:a pig is still a pig,死蠢!」

談股票,曹仁超依然肉緊有火,惟今年初他宣布減產,將《信報》專欄〈投資者日記〉變為周記。他說因年紀大,負荷不到日做十二小時;但說到底,還是老曹心淡了。

「每次危機後,通常只有百分之五的投資者學精了,餘下九成半人都繼續傻吓傻吓,相信今次也不例外。精人唔使教,蠢人教唔精,正如止蝕不止賺,我公開講了三十年,又如何?」老曹淡然地說着。


不少人視曹仁超的專欄為搵錢秘笈,對着米飯班主,老曹卻口出狂言:「精人唔使教,蠢人教唔精。」皆因四十載股海生涯,他充分了解這個道理。


老曹的「創富系列」在香港市場甚威水,如今《論勢》亦以簡體字在內地出版,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

六十一歲的曹仁超,自稱「老曹」,二百五十磅,有個大肚腩,說起話來嘻嘻笑,雙眼瞇成一線,可愛得很。

他七三年開始應林行止邀請在《信報》寫財經專欄,一年後入股做董事;自此每天工作十二小時,看五十個網站的財經分析,才執筆寫五、六千字,一星期寫六天,一寫三十五年。這些年來,他和林行止都是《信報》的台柱,買《信報》的人,多半是為了看他們的文字。

三年前,李澤楷收購《信報》,曹仁超把手上的股份全數出售,但仍維持執行董事銜頭。今年初他減產,日記變周記;不用每天爬格仔,以為他可以歎世界,誰知生活比以前更忙。

「以前朝十晚十,現在朝十晚七,晚上可以陪太太食飯,但我依然每日看五十個網站;省下來的時間就幫學校做講座、出席公益活動,以前做慈善是兼職,現在是正職了。」

訪問出街之時,曹仁超剛好完成在北京、上海、廣州及深圳的新書巡迴宣傳。「今次在內地第一次出書,將《論勢》翻寫,三分二篇幅加入近一年發生的事,版稅捐給『農家女』。」五月份,他又會幫苗圃籌款,為港大演講。

作為投資者或企業家,他認為要有社會責任,不能只顧搵錢,所以自○三年起,他把收入一成捐作慈善。

曹仁超自言是超級悶蛋,自一九六八年投身證券行業後,四十年來只對投資感興趣,其他如遊山玩水識女仔,都不是他杯茶。如今減少寫稿,將時間投放在慈善事業,曹仁超說:「寫了幾十年,你信我嘅,都信咗啦;唔信嘅,亦都無謂講,但我背後的哲學仍會透過其他傳媒spread out。」

減產後曹仁超會到內地大學講課,獲寧波大學副校長鄭孟狀(左)頒授客座教授聘書。右為協成行集團主席方潤華。

三十五年來,老曹在《信報》辦公室,風雨無間地寫〈投資者日記〉,自今年初,日記改為周記,每星期與投資者「神交」一次。

炒股四十年,曹仁超仍然覺得股票「好好玩」。「輸錢刺激,贏錢興奮,每天上上落落,沒有冷場。」他說。

滙豐愛與恨

他猶如一部財經電腦,隨便可以說出恒指幾時幾日高見幾多點,近年油價金價的上落波幅,總之一談投資,他便眉飛色舞。訪問在三月尾進行,正值滙豐供股權掛牌第一天,記者偶爾將話題扯到滙豐上,他便滔滔不絕。

「過去十八個月我叫人不要買滙豐,有邊個聽?跌到三十三蚊唔通叫你賣?既然嫁錯老公生壞咗個仔,都要養啦!難道五十二歲才離婚?個仔十八歲先話打死佢咩!死蠢!我成日都問三個問題:美國房地產點睇?英國房地產點睇?雷曼事件後,銀行點賣衍生產品?三個問題都睇淡時,仲揸滙豐做乜?滙豐有三個男朋友:美國佬、歐洲佬、亞洲佬,飛咗美國佬,cut晒Household,但他在歐洲十四個國家還有生意,點知將來衰邊瓣?」

講起滙豐,曹仁超肉緊得七情上面。他有二萬股滙豐,是「買了擺埋一邊忘記了有無沽」的那一種:「我portfolio有二十七隻股票,投資過億元,百零萬滙豐算甚麼呢?我只係揸住,但不會睇好!」他的滙豐平均成本要八十元,供股後拉勻亦要六十五元。

滙豐害得全港股民雞毛鴨血,曹仁超認為投資者也有責任。「過去我批評滙豐管理層採用passive management(得過且過的管理方式),即蝕少少咪由得佢囉,令財政陷入目前困境,但持有滙豐的人,包括我,何嘗不是passive mindset?自○三年起各位有冇好好監管滙豐?點解可以由八十蚊炒上一百五十蚊?證明你哋都同意買Household啦!八十炒上一百五十,升幅不夠一百巴仙,但恒指卻由八千點炒上三萬點,升幅超過三百巴仙,相對來說,滙豐係大弱勢,無處理好自己的投資,有何資格批評人家?」

83歲的夢露

曹仁超的分析全憑個人經驗和眼光,他從不看本地財經分析,亦不靠任何投資顧問,因此,他的想法常常與眾不同,例如很多股評人追捧的「價值投資」概念,被他踩得一文不值。「甚麼叫價值?一九五四年瑪麗蓮夢露二十八歲靚到揼一聲,她夜晚敲你道門,你一定開門;二○○九年她已八十三歲,周身骨痛叫你替她捽驅風油,你仲開門咩?死蠢!價值是會隨時間而不斷改變!企業亦一樣,純利不斷向上,咪值錢囉;純利下跌,跌到負資產,仲有咩價值?究竟滙豐值三十三蚊定一百五十蚊吖?大家唔好咁蠢啦!」

近期股市急升,不少本地分析說牛市重臨,但曹仁超卻多次在專欄中,以各地失業率、人均消費力、企業純利及通脹率等數據,說明今次反彈只是熊市二期調整,牛市有排未到。

他說投資要看大勢,但光說沒意思,上月中他罕有地露兩手,在專欄內點名推介江西銅(358),結果股價由六元飆升至本月中最高的十點八八元,升幅達八成;跟他買的話,又贏了漂亮一仗。

「我顯示實力之嘛,個個都說熊市賺不到錢,我就賺畀你睇!成日睇住恒指幾多點有鬼用,金融海嘯仲揸住金融股把鬼,溫總話明保八,揼錢去搞基建,中國連續兩個月大量入口銅,仲唔識投資江西銅?賺唔到錢係你蠢之嘛!」老曹風騷地說。

「個個都諗住撈底摸頂,結果愈撈愈底愈淆底;有些行家日日宣揚止賺盤,come on,這個世界只有止蝕,無止賺,點會cut earning啫?像江西銅,你stop位set低一成至一成半,我推介時六蚊,上到九蚊,stop位咪八蚊囉,穿咗就沽,向上嘅就繼續揸,繼續set stop位,有幾難呀?止蝕不止賺,我公開講了三十年,有邊個真正做到?」


○七年,他與詹瑞文合演棟篤笑,扮「牧羊人」,把羊仔叫作「941」、「2628」、「857」,台下個個會心微笑。


十二歲喪父,靠母親養大他和弟妹,○三年母親離世,曹仁超連續三晚失眠,反問自己:「多年來拼命搵錢,為了甚麼?」自此他將收入一成,捐作慈善。

富貴朋友如浮雲

曹仁超自言口沒遮攔,但執筆三十五年,他說從未收過恐嚇電話,但與富豪朋友,倒是愈難傾偈。像有位相識於七十年代的城中巨富,每年例必請他吃一、兩次飯,但自○○年富豪問他對某一業務看法時,他說看淡,並直指富豪不熟悉該業務,自此飯局不再了。

「富豪不太有錢時,反而可以傾偈,發達之後,他們都不需要我啦,有Goldman Sachs、Merrill Lynch;香港名人愈來愈相信品牌,洋炮土炮,永遠看不起土炮,譬如高盛說油價睇二百元,你唔信都睇吓,老曹話一百四十七元,啱咗只係好彩!曹仁超係乜水啫?更勁都只是一包維他奶,點及可口可樂惡吖?」

富豪與他不再是朋友,昔日的同學舊友,亦話不投機,「舊同學返祈福新村買屋,我不明白,問他買屋點解不在香港買?我不是囂張,只是我每天炒股一百幾十萬上落,但他們拿着一百幾十萬做身家,點會傾到偈?我份人好現實,『朋』字是兩個『月』,大家境況差不多,才做到朋友。」

「現在好難交到真心友,舊友慢慢離開,新相識同枱食飯,亦只吹水講投資;我對人性好了解,下屬叫我食飯,我不會去,人哋循例叫吓啫,我去,會令到人哋背脊骨落!」

小時被屈偷金

看得化,只因他童年很窮,受盡白眼,明白人性的美醜。他原名曹志明,十二歲喪父,靠媽媽到工廠釘膠花養活他和弟妹;三兄妹學費佔家庭開支一半,全家伙食不能超過五毫子,他負責買餸,幾乎每餐都是一碗鴨血、半斤大豆芽、兩磚豆腐,如是者吃了五年。

六十年代人人都窮,但曹家屬赤貧,受盡白眼。「隔籬阿嬸有粒金跌落牀下底,找不到,便冤枉是我偷,要搜我身!後來她找到了,也不道歉,還說:『你咁窮,偷金係遲早啦!』」

我要出人頭地

曹志明自此發誓要出人頭地,做過紡織廠、假髮廠,後來經朋友介紹到證券公司做學師,終於搵到財路。「在交易所認識一些朋友,他們讓我進圖書館看年報,年報是英文的,我看了,跟客戶談起,他們覺得我很犀利,我就發覺,這是財路喎,便開始投稿。」

投稿到《華僑》、《星島》都被投籃,只有《明報晚報》編輯林山木欣賞他。由於他讀英文學校出身,寫稿中英夾雜兼有白話,林山木每次都要為他的稿動手術才可出街。直至一次林山木請病假,無人改稿,他的稿原稿出街,大受歡迎,老闆查良鏞下旨:「以後就咁寫」。

後來林山木創辦《信報》,曹志明為報答其知遇之恩,入股助他打天下,並開始在《信報》寫投資專欄,「曹仁超」這名字,亦是林山木替他取的,倒轉意謂「超仁(超人)」也。他亦邊寫稿,邊炒股,果然在二十六歲,靠炒股賺到五十萬,價值大概等於今天的一千萬。

事隔四十年,窮小子曹志明變成股海明燈曹仁超,個個拜讀他的文字,如今老曹減產了,不怕讀者失望嗎?「成日對住只懂問冧巴的投資社群,多少有點fed up,以孔夫子的才能,教三千人也只得七十個成材,《信報》銷量六萬,成材咪得嗰一千四百個,唉……算吧啦!」


老曹說,沒有林山木,便沒有曹仁超。二人相識四十年,是最佳拍檔。


無飯局的中午,曹仁超最愛碟頭飯,貪其快靚正。


在北京宣傳新書,順道探訪農家女學校。


不用爬格仔,曹仁超密密做善事,上月他出席詹瑞文與Giordano合作搞的「Cheer You Up潮Tee」活動,呼籲港人以輕鬆心情,面對金融海嘯。

老曹眼中的……

小甜甜

七一年,王德輝想找曹仁超做投資經理,約了曹在辦公室見面。「我推開門,見到寫字枱推埋一邊,中間好大個空間,他和小甜甜就喺度踩雪屐,口咬住麵包,我真的嚇了一跳。」

後來他們在香植球飯局中再碰面。「那次小甜甜買了條狗帶,六十四元,怎料王德輝說北河街賣四十二元,叫小甜甜退貨。當時好多人在場,小甜甜喊晒咁走去退貨,攞番六十四元返來。」曹仁超說,王德輝失蹤後,見過小甜甜哭過兩次,但印象最深還是她的聲音:「佢把聲好尖,吱吱喳喳,嘈到我頭暈!」

小小超

在李澤楷讀小學時,李嘉誠已帶他見曹仁超,如今李澤楷成了《信報》老闆,二人間中也有飯局。

「他跟我初認識的李嘉誠好似,有風采、肯溝通;他想超越父親,所以有時做嘢都幾irrational。商界一向是以成功及手法去決定得唔得,突然用道德操守去睇(電盈私有化)的話,我相信很多商人都是不道德的。

「不過,○○年買八號仔的人,何嘗不是讚他cute?點解二十八元買電盈,二十五元、十八元唔cut loss呢?如果你用奸商角度看他,我沒話可說,但作為老闆和朋友,他是OK的。」

為老婆蝕二千萬

曹仁超出名錫老婆。他信耶穌,因為老婆想他信;他饞嘴,但老婆一聲令下,他為着健康戒吃牛腩牛雜炸大腸;他說股民蠢,但在家中反被老婆笑他蠢。「那天陪太太搭昂坪360,騰雲駕霧,乜都睇唔到,太太笑我死蠢,問我除了投資搵錢,還懂甚麼?諗落我又真係乜都唔識喎!」說罷又嘻嘻笑,流露出一副樂於接受的冧樣。

二人結婚三十六年,有兩女,大女是建築師,細女是地質學專家。老曹直言,老婆比股票重要得多。「金融海嘯我蝕了二千萬,點解?因為我陪太太去了三星期日本,上機當日股市開始跌,幾日後朋友call我,說可以用私人飛機接我回港。放下電話,我望着她,她說:『你要返香港,除非即刻跟我離婚。』唉……沒法子,惟有叫朋友別再打來,免得影響心情。」

太太是他的精神支柱。「如果有天我失敗,世上還有一個人會喊,那就是我太太。」旁為曹仁超母親和妹妹,兩女孩是曹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