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1 年 10 月 21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在阿根廷的日子(中) 牛扒狂熱

上月,我到阿根廷的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個精神醫學會議發表醫學研究的結果。坐了差不多三十小時的飛機,吃了四次飛機餐和兩次機上小食,抵埗目的地後當然希望吃到豐富美味的一餐,於是不理會時差造成的倦意,四出尋找阿根廷的美食。

最後我走到一間很地道而且家庭式的餐廳,這裏的侍應都穿上同一款式的傳侍應服,很有氣派,餐桌上鋪上了一塊紅色布,上面整齊地放置着支裝有氣礦泉水、餐具和調味品。這間餐廳的布置像一個充滿擺設的家,還有全由木製的桌椅,坐下來,打開餐牌,才發現自己一個字也不曉得,因為全是西班牙文,不懂得這種語言,在這裏行走江湖實在有點困難啊!

略懂少許英語的侍應生,見到我毫無頭緒的樣子,便努力地以他有限的英語,加上身體語言,向我解釋餐牌上的內容,原來只是牛扒,種類之多已經佔了一整頁,是牛隻的不同部分、不同烹調方法以及不同的重量,我點了至愛的肉眼扒,等待了半小時,廚師捧着一個大盤,上面有多塊烹調好的牛扒,為不同的顧客逐一送上熱騰騰、香噴噴的牛扒。

放在我面前的牛扒十分厚,表面還有點燒焦的模樣,一刀切下,牛扒流出了不少紅色肉汁,我把小塊牛扒放進嘴裏,嘩!這是前所未有的味道啊!我曾在本港一些高級的扒房吃過貴價的牛扒,但我感到也不及這樣一間阿根廷家庭式餐館的一塊牛扒。於是,我在阿根廷的兩個星期,差不多每天都要吃一次牛扒,因為那種味道實在令我上了癮,使我徹底瘋狂了。

其實,牛扒的美味,除了因為烹調的技巧外,最關鍵的卻是因為牛是出自阿根廷的。今天,阿根廷已是全球第二大消耗牛肉量的國家,每年人均消耗量為五十五公斤。緊隨着巴西和澳洲,阿根廷是全球第三大的牛扒出口國。在這個國家,牛肉的生產有兩種農作制度,一是草地牧場的農業,另一是以飼養場為基礎的養殖。

在美國英國等地,不難在街上見到一些體形肥胖的人,我想那些體形與他們的飲食習慣有關。但是,雖然阿根廷人常常吃牛扒,但在那裏卻鮮有看到體形肥大的人,大家一定感到非常奇怪吧!當地,草地牧場飼養的牛隻是最受歡迎的,相對以糧食餵養的牛來說,用草餵養的牛含有較少的飽和脂肪(Saturated Fat),以及較多歐米茄3脂肪酸(Omega 3 Fatty Acids),另外,草食牛生長在天然的環境下,很少機會植入激素,所以吃這種牛扒會較健康。

然而,以糧食餵養的牛,卻更能符合牛肉大量生產的效果,這些牛隻被安排在飼養場養殖,他們大數量地放養在一起,沒有太多活動的機會,便會容易長肥,啤酒是用來使牛隻平靜,此外,為了預防疾病在飼養場發生,牛隻會被餵服抗生素。雖然這種方法可保證一定的生產,也會比草地牧場飼養的牛隻較便宜,但牛肉的品質和味道會不及草地牧場飼養牛隻的肉質。

在當地很多供應牛扒的餐廳,都會看到一個大大的木炭火爐,是傳統烹調牛扒的方法,餐牌上的西班牙文Asado,是「烤」的意思,烤出來的牛扒,最適合配上一種叫Chimichurri的汁料,它由切碎的香菜、蒜末、蔬菜油或葵花子油、白醋或紅醋、和紅辣椒片造成,牛扒配上這汁料,更能激發出牛的香味,是一種至高享受。一口又一口,我吃完了一塊大牛扒,還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