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醫療.健康  > 醫療檔案 2009 年 04 月 23 日

巧手救殘腳

從來不相信意外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黃先生,自恃有一副好身手,縱使政府呼籲別獨自行山、行山一定要帶備電話、告知家人目的地等,他都沒聽入耳,直至那一次意外發生──

那次,他墮進深坑,雙腳折斷,呼救個多小時才獲救;送院後,已扭轉一百八十度的右腳掌血肉模糊,只得一丁點兒皮肉連着,數名骨科醫生看後都說要截肢……

胡永祥醫生說,黃先生轉院時情況嚴重,全身共有五處地方骨折。

經過七個月的休養及術後重建功能手術,黃先生如今走路雖然是慢一點,但回想去年嚴重受傷後見到自己血肉模糊完全難以辨認的殘腿,到砌回原形,重建肌腱,本已無法郁動的腳趾重拾活動能力……這一切一切,除了要多得太太及時為他找到敢於接受挑戰的醫生,他自己一顆永不放棄的頑強鬥心,在殘腳徘徊截肢邊緣時仍忍着痛楚震動身體希望血流可到、阻延殘腳壞死,都是救回殘腳的關鍵。

如果他們當天放棄了,不但殘腳不保,連性命也可能丟了。

這段如墮進地獄的經歷,由去年八月的一次意外說起……

「我記得當天是八月四日,之前剛下完大雨,我心想山澗的流水一定好靚,於是就到城門水塘附近的水澗尋靚景……」自幼在荃灣蓮花山山頭居住的黃先生說,樹林、山澗他最熟悉不過,所以到熟悉的地方遊玩,怎會有意外?

然而意外就是意料之外,那天他進入樹林極偏僻位置,當他正要跨過一處山澗時,明明見石頭就在眼前,但腳一伸出時卻踏空,整個人墮下十幾呎深坑中——一陣暈眩加劇痛後,他驚覺全身不能動彈:「我當時整個人趴在深坑裏,右腳腳掌一百八十度反轉,腳掌面向天,我望一望,血肉模糊,好恐怖,只得一丁點皮肉連住,另一隻腳和手都傷了……」他憶述說。

呼救句鐘 右腳殘破

由於墮坑位置偏僻,黃先生的電話又留在車上,結果他用盡氣力呼救了個多小時,附近工作的修路工人才發現他,幫他報警。在劇痛中他撐着一口氣,直至六七名消防員將他救出送上救傷車後,他才陷入昏迷。

他醒轉過來後,多名骨科醫生已看過他的情況,主診醫生告訴他,受傷情況實在太嚴重,尤其骨折至完全不成腳形的右腳,他好大機會要截肢!向來極度活躍最愛通山跑的黃先生聽到這噩耗,完全無法接受!他身旁的太太亦懇求醫生想想辦法,然而在留院的數日內,該院醫生仍然束手無策,只給他鑲了鋼架固定腳掌,但傷口仍然沒縫合,碎骨仍然未處理,據說是要等種菌結果。

右腳踭撕裂不成形

在留院的四日間,黃太拿着丈夫的醫療報告訪尋名醫,個個看完都耍手擰頭,說除了截肢外,別無他法;最後黃太在網上找到胡永祥醫生,他看過黃太帶來的資料後,答應為他們想辦法。當天下午(八月九日),黃先生轉送養和醫院。

「當天入院後,胡醫生即刻幫我做手術,駁好雙腳、手腕,縫好傷口,手術做了好長時間,應該有六、七個小時。」黃先生憶述說。

其實身陷險境的黃先生,能保住右腳,實有賴他不放棄的頑強鬥志。而轉院當晚,醫生為他所進行的手術,絕不是他口中所說那麼簡單。

「黃先生全身最傷的右邊腳踭,從X光片,可以推測當時他墮下撞擊石頭時,腳踭被強勁力量扯開,像一個橙被掰開一樣,只得腳背組織連着,關節完全斷開。幸好這位置的血管、神經沒斷。」胡永祥醫生說。

原來黃先生在八月四日受傷,在某公立醫院只清洗了兩次傷口,其他骨折都尚未處理。而最嚴重的右腳踭已發出惡臭,並不斷有汁液流出來。

胡醫生立時幫他做全身電腦掃描,檢視除了下肢外,有否其他位置受傷。「嚴重受傷病人,傷勢可能未即時顯露出來,所以入院後除第一時間急救外,亦要檢查其他地方有否問題。」

今日能回復活動能力上落樓梯,黃先生可說從地獄走出來,箇中艱辛,非筆墨能形容。

三月進行手術右腳置入人造肌腱,令腳趾回復活動能力。

另外將左腳踭鈦金屬釘取出。

五處骨折 細菌肆虐

結果發現有五處受傷:第一、二是兩個腳踭開放性骨折,即骨折從傷口露了出來;第三是右大髀骨斷了;第四是腰骨第一節斷了,嚴重者可導致日後癱瘓、大小便失禁,幸好沒傷及神經;第五是右手腕舟骨骨折。

「當晚手術,除腰骨骨折不用手術治療外,其餘四個位置全部修正。每個位置都困難,難度最高的是右腳踭及右大腿,因當時他腳踭安裝了鋼架,不能用一般方法固定右下肢修正大髀骨折……」幸好最後醫生克服重重困難治理好傷勢,包括徹底清洗傷口,用多口鈦金屬釘將右腳踭固定,並重整鋼架,讓他可以舒服地擱在牀上,左腳踭以微創方法置入金屬釘,右大髀以一百七十毫米長「髓內釘」修補骨折位置,右邊手腕骨以微創方法,以鈦金屬螺絲釘固定舟骨骨折位置。

胡醫生強調,當時他各位置都採用微創方法,目的是減少傷口發炎機會,「由於他右腳踭發炎嚴重,細菌很容易蔓延至其他傷口,所以修整時傷口愈少愈好。」

黃先生轉院後徹底處理好傷口及所有骨折,使他日後的康復進程可以快一點。

「手術後我每天幫他清洗傷口,但入院三星期,傷口仍然有污糟液體流出來,可能最初傷口細菌感染嚴重,錯過了黃金治療機會,令細菌站得住腳;同時他腳踭內有骨枯死,細菌更容易依附在枯死組織,令發炎情況更難控制。」

胡醫生為黃先生重建支架,讓他右腳舒服地擱在牀上。

12月,黃先生雙腳逐漸復元,但因血氣運行不佳,一步行便出現腫脹。

這條由合成纖維及dacron製造的人造肌腱(圖下),令他腳趾(圖左)可以重新郁動。

徹底清創 控制發炎

眼見發炎情況嚴重,已蔓延至關節,再不處理好,不但腳難保,連性命也可危及,所以胡醫生在九月一次大清洗時,將已出現骨枯的「距骨體」及附近壞死及發炎組織一併割走,包括腳趾肌腱,代價是此後腳趾不能郁動及腳部乏力。

在先保命、後保腳,第三步才重建功能的大原則下,黃先生在切除枯骨後慢慢康復過來,住院兩個月後終於可以出院。雖然十二月覆診時,腳部因血氣循環未完全恢復仍然腫脹,但基本上已進入修復階段。一直到今年三月,胡醫生確定他血氣循環回復,就開始着手為他改善功能。

原來這一切都在計劃當中,九月胡醫生做清創手術時已留下伏筆,除了必要切走的距骨及一些組織外,兩邊的腳筋組織,已用針線固定了位置防止萎縮,到日後有機會重建功能,就容易找到肌腱。

「這次手術主要重駁肌腱,用一條以合成纖維及dacron製造的人造肌腱,將小腿長肌及控制腳趾活動的屈肌腱連接起來,令腳趾回復活動能力,走路時亦有力。」胡永祥醫生解釋。

處理黃先生嚴重骨折手術複雜難度高,第一次手術,進行了六、七個小時才完成。

死過翻生 不敢亂闖

這條肌腱稱為Hunter tendon,理論上可供永久性使用,但有機會會斷,斷裂後可重駁,「這條人造肌腱置入後,製造了一條隧道,日後如斷了,可移植一條自體肌腱至此位置!為何第一次不用自體肌腱?因這位置受過嚴重創傷,形成很多疤,如一下子放一條自體肌腱,很容易產生黏連,白白浪費了一條自體肌腱。」胡醫生說。

經過多次巧手手術後,黃先生現時可說回復了八成活動能力,雙腳行動自如,唯一不便的,是走路時右腳未能平放在地面,胡醫生解釋,這是因為他割走了一些肌腱,令腳筋拉力不均勻,如日後有需要,可再做肌腱轉移,再度提升活動能力。

「其實今次真的是死過翻生,最初未轉院的那段日子,聽到個個醫生都說我隻腳無得救,一想到無咗隻腳,真的想跳樓死!」黃先生感慨地說。

幸好他和太太沒有放棄,找到願意接手的胡醫生,亦幸好他購買了醫療保險,令他可以有更多選擇。

胡醫生亦明言,當病人在嚴重受創後,雖然情況惡劣,但醫生適當的鼓勵,對病人很有幫助。

黃先生的右腳從血肉模糊到今天回復舊觀,他最想多謝的是太太和醫生。而經此重創,他再不會一個人獨闖山澗。而黃太亦發出禁令,不准他進入城門水塘範圍,免生意外!

破骨重建工程

1 右手腕舟骨以鈦金屬螺絲釘固定。

2 大髀骨置入十七厘米長髓內釘。

3 左腳踭以一顆鈦金屬釘固定骨折位置。

4 右腳踭整個關節斷開,故用上多口鈦金屬釘才能固定腳掌。

伸延閱讀

想了解更多健康醫療資訊,請上養和醫院網站 http://www.hksh.org.hk/

本網站內容僅供參考,絕非推介任何診斷/醫療方法或藥物或保證其療效,亦無意代替專業意見或諮詢、醫療診斷或醫學療程。
如對健康有任何疑問,應立即尋求專業意見以免耽誤診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