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9 月 02 日

Laughing Sir前傳 謝天華

不知是心理作用還是甚麼,總覺得藝人上了位,連樣貌也會有些變化。

像這天,謝天華到來時本是戴着黑超的,我估計應是用來遮掩剛睡醒浮腫的眼睛吧!殊不知,不除黑超猶自可,一除下來,他的眼睛便一直閃耀着,彷彿少女漫畫中主角們的「星星眼」。

由兩年前的Laughing哥升呢到今年的Laughing Sir,謝天華真的變得愈來愈chok!不過chok還chok,卻不代表人也變得囂,就如我問他可有信心憑Laughing Sir成為今年視帝,他便留有餘地跟我分析:「《潛行狙擊》嘅反應係幾熱烈,Laughing呢個角色,觀眾都仲係咁熱愛,某程度上,我嘅信心都大咗,都覺得我今年卒之有資格去競逐呢個獎項——係有、資、格、競、逐咋。不過香港觀眾有太多事要忙啦,佢哋可能好易就善忘咗都唔出奇,希望臨近頒獎禮時,佢哋仲會記得呢個角色,投一票,到時信心都會多啲囉!」

我不知道換了是另一個小生,以Laughing這個角色上了位,會不會說出同樣的話,畢竟空穴來風必有因,四十四歲的謝天華今天仍然可以保持着平常心,多少都跟他入行廿五年和成長背景有關——

以下便是Laughing Sir的前傳。

輕飄飄

雖然我不是謝天華的粉絲,但兩年前我看《學警狙擊》那場Laughing哥中槍死在吳卓羲懷裏的戲,我是在電視前邊看着,邊在facebook發表着我不捨感受的,劇集播完了,我亦有在網上拜祭過他。

然後,Laughing爆紅了!

爆咗出嚟,首先,我係唔相信。我記得嗰日一起身,我太太就叫我上facebook,我當時瞓到矇矇鬆鬆,都唔知咩嘢事,我一睇,吓?有人拜祭我?唔係呀話?仲燒埋金銀衣紙童男童女畀我,連花牌都做埋?嘩!玩得咁癲?不過又幾有創意、幾好笑喎!短短幾日好似都有近廿萬人次去過網站拜祭!我嗰陣先知道,呢個角色真係「Bomb」一聲爆咗出嚟!

在《潛行狙擊》中的Laughing Sir,天華形容,他是一個沒有規則的警長。

之前成日聽到啲人話:一朝得志,成個人都會輕飄飄咁,當時我真係成個人都輕飄飄!落到街、出去食飯,見到街坊、朋友、陌生人,個個都走嚟叫我「Laughing哥」,走嚟同我影相,又話好鍾意我,有睇我做戲……

呢個感覺,我足足維持咗一個月,好似對腳冇掂過地咁,仲笑住瞓添!不過之後,我就同自己講,唔好畀啲嘢沖昏咗自己,要慢慢開始部署嚟緊嘅路要點,仲一定要比之前更加謙虛!

有啲前輩未紅前可能受過好多冤屈氣,一紅就發番晒出嚟,或者將隻眼即刻生喺額頭度睇人唔起,所以當時我一定要個人清醒番,我會抽離出去睇番謝天華呢個人,去處理同調節自己嘅心理,因為我唔想人哋覺得我一朝得志,語無倫次,或者覺得我好寸。

兩年前的Laughing哥中槍一幕,可說成了很多觀眾心目中的經典場面。

Laughing哥當時「殉職」後,令不少網民甚為激動,在網上開壇拜祭悼念。

秀茂坪

謝天華,原名謝興華,在九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八,於舊式屋邨秀茂坪長大,家境絕不能稱得上富裕,但卻給了他一個相當快樂的童年。

我屋企超過十個人,九兄弟姊妹、老竇老母,有時我最大嘅家姐生嘅仔女間中又嚟住,二百幾呎單位,真係唔夠瞓,有時都要瞓到出門口,鋪張尼龍牀喺走廊瞓。

雖然當年我哋冇依家啲小朋友咁豐富嘅物質生活,屋企亦都冇錢買,但我嘅童年仍然好多姿多采,我哋成日周街躝,一班o靚仔成日去屋邨後面啲山同溪澗度玩,捉吓小昆蟲、捉吓魚仔,有時又會捐入去防空洞度玩,不過通常到咁上下都會驚蕩失路,要出返嚟,如果唔係搵唔番出口就死火!

與陳小春(左一)和朱永棠(右一)組成「風火海」時,天華已開始擺chok甫!

我近年都有返過去呢個地方,細個時住嘅三十五座,都因為重建已經全部拆晒,成個秀茂坪只係拆剩一間社區中心。

我從來冇嫌棄過我嘅出身係咁。可能有好多人會覺得我哋只係屋邨仔,唔係乜嘢貴族而睇我哋唔起,但我覺得最緊要係你對人生嘅態度,同成長嘅過程夠唔夠正確。

正因為我自細喺呢種環境度長大,好細個已經知道唔係咁易攞到個玩具,所以我反而會好識珍惜每一樣嘢!

開拍「古惑仔」系列,令天華(右一)當時馬上脫離了事業和經濟上的低潮期。

五蚊雞

八六年,謝天華加入無綫舞蹈藝員訓練班,與郭富城做同學。在TVB當了五年舞蹈員後,便被許願賞識,跟朱永棠和陳小春組成跳舞組合「風火海」。九五年,風火海推出了第二張唱片後,謝天華即進入了演藝事業中的低潮期。

嗰張唱片出咗之後嘅九個月,完全係空白期,冇工作做過,零收入!我當時好冇方向,去到嗰個地步係:每日瞓醒都唔知自己想做乜,就寧願自己唔好瞓醒,繼續瞓落去!

Laughing哥有個五蚊幣用嚟做抉擇,我嗰陣最見底嘅時候,摷勻全屋,連埋架車啲散紙,都係得番五蚊!我同五蚊,真係幾有緣!哈哈!

好彩嘅係,我未去到負債,咪自己喺度死頂囉,冇向朋友同財務公司借錢,亦冇問過屋企人——雖然我知道佢哋一定會借畀我度過呢個難關,但其實我當時唔敢話畀屋企人知,覺得好冇面呀!

九個月,喺正你事業起步期嚟講,真係好、痛、苦!好似九年咁長!不過畀我嘅得着係:任何一個機會都唔好錯過,因為得來不易,要珍惜o架

當時,就喺諗住要轉行嘅時候,經理人公司就打嚟話有《古惑仔》拍,梗係做啦!

與妻子李天恩(Tina)○五年結婚,至今仍不時恩愛亮相。

里程碑

謝天華形容,拍《古惑仔》的時候,他不過是白紙一張。「當時演技呢啲咁高深嘅嘢係乜都唔知,只係邊學邊做。好彩啲人知我哋冇經驗,都好肯教我哋點去做。」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古惑仔》令當時一蹶不振的香港電影事業,再次興旺起來!

我哋都冇估計過套戲出嚟會咁爆!當時有人形容係「平地一聲雷」!之後好似雨後春筍咁,啲人係咁拍呢個題材嘅電影。一開始拍戲,就可以拍到一部咁好嘅電影,我相信我自己都有啲彩數。

於秀茂坪長大的天華,小時候最愛跟鄰居小朋友周街玩。

其實拍咗《古惑仔》之後,學友搵我做《雪狼湖》,可以話係我事業上嘅另一個里程碑!可以參與到一個咁大型嘅本土製作舞台劇,又有張學友,又有林憶蓮,又有陳潔儀,嘩!可以同呢啲天王級嘅歌手同台唱歌、做戲喎,正到不得了!嗰次我真係興奮到瞓唔着!

我當時冇特登走去問學友點解搵我做,可能佢係覺得嗰個角色啱我,又聽過我唱嘅歌,對我跳舞有信心,覺得我應付到啩。不過,講到演技,我真係做《雪狼湖》嘅時候,先開始有「叮」一聲嘅感覺。

就讀於李求恩紀念中學時的謝天華,是校內的活躍分子。

做好準備

謝天華九八年加入無綫,至今差不多十三年。這些年來,他一直堅守着不放過任何機會的宗旨,沒有推過任何一個公司安排的角色。

「雖然我初入去時,公司係有好多人用,但同時又有好多角色,好多人唔肯接,所以我初期做嘅都係啲黑社會呀、大賊呀、變態殺手呀,或者係飛女朋友嗰啲衰男人呀、二世祖呀。喺我角度嚟睇,我入去都係學嘢啫,身為一個演員,如果太揀擇角色,就會規限咗自己好多嘢,我諗番起,就係因為嗰陣我乜嘢角色都做,相對地依家面對演戲嘅技巧或各樣,自然會多咗啲架生喺自己個袋度。到依家,我都冇要求公司要畀咩嘢角色我做,都係公司有啱我嘅,先走嚟同我傾。」

近年TVB花旦小生紛紛離巢北上搵食,可有感染到離心力?「我暫時未有呢啲諗法住,自己都仲未儲夠分!當有朝一日,我返上去內地拍嘢時,唔使逐一同人介紹自己,對方都知我係邊個,就即刻同我講:『謝天華,你好!』時,我就夠分喇!」

機會向來只會留給做好準備的人,如此推論,謝天華北上發展的日子,看來也不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