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香港打不死 2009 年 04 月 02 日

黃成智 一無所有 我頂得住

黃成智 一無所有 我頂得住

人物簡介

51歲的黃成智,理工大學畢業,社工出身,民主黨匯點派核心,亦是黨內政治生涯起落最大的一位代表性人物。九七回歸前,已貴為北區區議會及區域市政局雙料議員,○○年更晉身立法會議員之列,到隨後的一屆區選與立法會選舉,打回原形,成為「雙失議員」。政治事業與個人生活俱跌落谷底,黃成智逆境求生,由頭做起兼靠多項兼職為生,直至○七年重返區議會,○八年更收復立法會失地,再成雙料議員。

十幾年前黃成智真的以為自己好本事,由社工、區議員、區域市政局議員,晉身成為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但沒想到幾年後可以四大皆空,寫二、三十封求職信都找不到一份工,他衰到貼地由低再做起,重新包裝自己,結果四年後再成雙料議員。

機會周圍都有,只要識得重新包裝自己,點都死唔去。

我最風光日子在九五年。當時仔仔三歲大,太太雖然身體有事要出入醫院洗腎,但任何事對我來講都不是大問題,因我全職做社工,月薪三萬元,兼做區域市政局議員,身份夠威之餘還有一萬五千元底薪津貼,每月一共有四萬五。

樂業自然要安居,九六年底我和太太排隊買樓,二十號籌,以為執到寶。元朗樓,九百呎,售價四百五十萬元,每月供款三萬幾,我一樣照上車。

回歸以後樓價每年不斷下跌,但九九年我又再任區議員,收入又多一萬多,雖然○○年「殺局」,失了區局議員份收入,但半年後我贏埋立法會,有五萬幾人工,加埋其他收入,月入八萬幾,真是很不錯。

靠太太收入維生

做到立法會議員,覺得自己好本事時,原來已經危機四伏。

結果一年之內,全職社工、區議員、立法會議員,一鋪輸清光,失去三份收入,還要欠下一大筆選舉債。○四年,是我最艱難的一年,全家只靠太太兼職六千元收入支撐,她當時要一邊洗腎一邊做part time。

因為要還選舉債、要供樓,過去多年的積蓄,已花剩無幾,當時真的好彷徨,前後寄了二三十封求職信,但沒有一間機構願請我。

走投無路之際,我惟有靠弟弟打救,請我去他負責的復和生命中心幫手,安了一個「生命教育總監」職位給我做,銜頭夠勁,但整個中心只有我一個人。中心有間餐廳,我要兼任經理一職,月入二萬,由樓面打雜到上落貨我全部都要做齊。

環境艱難,有一日,仔仔私下同媽咪講:「我不學琴、不打羽毛球、齋讀書,幫屋企省些錢。」我好難過,結果要媽媽安慰他,「不用擔心,老竇好快會穩定。」

當時我開始想要「發圍」,無意中發現「前立法會議員」這個名銜原來好好用,去學校開講座甚受歡迎,每次千五元車馬費,每月三數宗,又多幾千元收入。

機會周圍都有

山窮水盡,但又不知為甚麼點都死唔去,○五年創世電視同互動電視,兩個台都叫我用前立法會議員身份去做節目主持,每月又有幾千元,年中,黨友盧子健亦走來關照我,他那間公關公司接下許多政府培訓講座,傳授公務應對傳媒議員的技巧,我是最佳人辦,請我做「分享嘉賓」,每次三四小時,時薪一千元。後來更變成訓練員,試過一日搵七千,每月平均都有三萬幾。

過了幾年跑碼頭的生涯,捱到○七年,又是時候捲土重來選立法會,本來亦被人睇死翻生無望,結果田少落敗,我又返來了。

四年後又會是甚麼光景,沒有人知,但過去四年的經歷,令我發現面臨幾大困境原來點都死唔去,機會周圍都有,只要有長處,擅於發掘機會,將自己的經驗重新再包裝,點都可以再搵食,遇逆境真係不要放棄。

○八年立法會選舉,黃成智將自己化到金閃閃,重新包裝後,果然再殺入立法會。

「有您同行,最艱苦的日子亦可捱過去。」黃成智每逢周末都陪太太去醫院洗腎,風雨不改。

包裝自己 自有生路

○四年我連立法會議席都失掉,變得一無所有時,發現「黃成智」這個名成為負資產,想去社福機構搵工,人家一見我個名便諸多推搪,總之連面試機會都不給我,但後來我亦憑黃成智做過立法會議員,給我找到賺錢機會,捱過最拮据的時刻,說明做人要識包裝自己,自然找到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