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1 年 06 月 22 日

豈能一步登頂 黃炎良

八千八百四十八米的珠穆朗馬峰,攀山教練黃炎良上月登上了,是曾攀上此全球第一高峰的六名港人之一。

單看黃炎良外表,不覺得他如此勁,他是同行的三人之中個子最小、最不顯眼的一個,裝滿攀山用具的大背包好像快要把他壓扁。

他說話有時比較冗長,談及怎樣應付如此高風險的運動,他總是說:「我們有自我評估,知道危險性,預備好就沒有事,無知才會危險。」

在他身上看到何謂「真人不露相」,他沒有刻意繃緊身上的肌肉,但足以依石縫而行,攀上頂峰。他形容攀山要務實地踏出每一步,所以他務實地攀山三十多年,追求無限滿足感,更與妻子創立訓練團隊,教出如「蜘蛛女」鄭麗莎這樣出色的徒弟。

人常說「征服珠峰」,黃炎良嚴禁記者用這字眼,「真的無本事征服,大自然變幻無常,人一定無可能勝天。」一切講求天時地利人和,以及他謹慎踏出的每一步。想走捷徑一步登高峰,黃炎良認為此路不通。

登頂的激情只有十數分鐘,黃炎良認為籌備和攀爬的過程才值得回味,「今次旅費要三十萬,太太幫我儲一半,大家每日在家煮早餐慳錢、下午茶才去茶餐廳食,這些也是重要回憶。」

假如你能登上全球最高峰,你會振臂狂呼?還是感動痛哭?剛於上月廿日登頂的黃炎良沒有,只是靜靜地看着人生第一次在絕地看到的黎明來臨,「或者我太成熟,無乜激情,只是內心感到開心和滿足。」

五十八歲的他確是成熟,是紀錄中年紀最大的中國登山者,「同行的其他人,最年輕只有廿八歲,點追呀?唔好預我行頭,我寧願慢慢行。」

他決定行包尾,曾是全隊十名登山人士和領攀嚮導的憂慮,但結果他花了六小時,就從最後一段八千三百米的起點走到頂峰,「攀山最重要的滿足感是來自過程,在山頂只會逗留約十分鐘,然而看到自己堅持追求的東西達到成果,才最值得高興。」

四月一日,黃炎良和另外兩位港人從拉薩出發,展開近兩個月的行軍式行程,終在五月廿日清晨六時廿分登上珠穆朗馬峰。

搵命搏

這次登山過程,可幸沒有遇上大風雪,也沒有高山反應突襲,然而人們以為微不足道的糧食問題,卻在這片荒蕪之地令老師傅頭痛不已,「初到西藏的幾天都只吃粥水和饅頭,後來饅頭已食到啃不下,食粥又因為有風拉肚子,肚空空地頂住上去。」

上山如行軍式前進,時間緊迫,即使吃不飽都不可停下喝啖水、食塊餅,「這段路叫『北坳』,七千零二十八米,是最『直筆甩』的一段,揹住三、四十磅的器材上山。」

最終他完成路段,卻換來胸口痛,「最初真的追到氣咳,好似心臟病咁痛,晚上睡覺都痛,但我知道其實是行得太急,肌肉扯住。」可幸是唸過運動營養學的太太即時越洋教路,着他把自備的薯蓉混入粥水裏吃,補充體力,才捱過一關。

每次闖高峰就如闖關,吉凶未定,「有人覺得這是搵命搏,覺得好難理解,但即使風險高,我們不會貿貿然就去,會考慮自己能力,做好準備工夫。」

攀爬天然岩場,黃炎良身上縛滿名為「栓子」的金屬鈎和固定器材,「每行一步、每落一個栓子就是一個決定,一定要膽大心細,不可出錯。」說起安全,黃師傅就變得有點長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