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6 月 17 日

靚仔唔易做 陳智燊

相對於「陳智燊」,其實我更熟識「Jason Chan」。

那時候,他還在主持明珠台的《Dolce Vita》,每次我跟別人談起他,只要附註一句「好靚仔嗰個」,對方即使沒怎樣看過這節目,也會對他很有印象。

靚仔,可說就是Jason的標記,而我也相信,今年三十三歲、身高五呎十的他,應該亦受過了無限次這樣的讚賞,於是,我直截了當問他,可會覺得自己靚仔,誰不知他即時一臉通紅,笑得十分靦腆。

「吓?嗯……呢個問題好尷尬呀!哈哈哈!我都有聽人咁講過嘅……」他的臉龐顯得更加紅。「我個樣……都算OK啩……哈哈哈!」說罷,他依起棚牙對着我尷尬地笑。

然後,我明白了為何他會被公認為繼陳豪之後的新紥筍盤,為何升呢在《誰家灶頭無煙火》當男主角後,人氣會迅速急升,迷倒一眾大小女性。

可能,他真的缺少阿Mo的忠厚感,沒有林峯的chok,不夠鄭嘉穎man,但他卻有一份現時靚仔小生中罕有的戇直和傻氣,青澀親切得猶如鄰家大男孩。

就如訪問這天,他對着我這位師奶仔,竟然都可以嘻嘻哈哈吹水吹足一個下午,擁有這樣強的親和力,笑容又這樣sweet,講中文口音又唔太正,試問觀眾們點會唔buy?

BBC

總覺得陳智燊擁有這份獨特的耿直和傻傻氣質,多少跟他的成長背景有莫大的關係。他是純正的BBC(British born Chinese),父親在倫敦經營餐館,聽說頗有家底。

「我屋企唔可以話係有錢,只可以話係OK。我阿爸十六七歲時同朋友去英國搵嘢做,廿幾歲返嚟同我媽咪結咗婚之後,先再返英國定居。我好細個時,屋企曾經喺蘇格蘭住過兩年,然後到我三、四歲至廿幾歲,都喺倫敦住。我阿爸係一家經濟支柱,為咗我哋四兄弟啲學費,其實都捱得幾辛苦o架,好在個個都讀到大學畢業,算係咁啦。」

幼稚園時跟同學仔上台表演,他飾演小笨象。

他是家中老二,據他形容,一屋男人,個個脾氣又剛烈,所以小時候家裏經常家嘈屋閉。「嘩!真係幾惡頂吓!我細個嗰陣脾氣好臭,成日都自己撻着自己咁,經常同阿爸阿媽嘈,同阿哥細佬打交,又會亂咁掟嘢。我試過有次發脾氣時,用個杯墊掟爛咗我阿爸個水晶盤,跟住我哋夾手夾腳收埋啲玻璃碎,我阿媽又好nice呀,阿爸放工返嚟都冇話佢聽。仲有我屋企沖涼房門個鉸,有道好深嘅裂痕,就係我哋幾個每次發脾氣好大力閂門嘅傑作!諗起都覺得好搞笑!不過細路仔唔打吓交、鬧吓交,真係會好悶o架!」

十歲,不知不覺間變了小肥仔。

二○○○年,Jason(左一)大學畢業,跟家人合照。

Chinese

Jason說,由於小時候friend的同學仔都是老外,故他懂得中文,都是拜他的母親所賜。「我阿媽好搞笑o架,佢一直都唔肯學英文,可能佢係全職家庭主婦,覺得唔需要學啩,所以喺屋企我哋都係講中文,我同阿哥就用英文交談,方便啲。最近我有次打電話返去,我阿媽接聽,我貪玩用英文問佢可唔可以叫陳生聽電話,佢竟然用啲唔係好流利嘅英文話唔喺度就cup咗我線!吓!唔係呀話?你唔識講都唔好cup我線呀!我唔覺得佢唔認得我把聲囉!哈哈哈!不過,好彩我阿媽係講中文,如果唔係,我嘅中文根本就係零,冇信心去講。」

大學畢業禮後,和年輕他十三年的細細佬,玩Star Wars打交,扮黑武士。

升讀大學時,他為了將來方便搵工,揀選修讀經濟和語文,十八九歲才正式認真去學中文。「睇同寫,之前除咗我個名之外,只係識『你』、『我』、『日』、『月』好簡單嘅單字,算係唔識o架。後來我讀大學時,有年要去北京留學,咪狂寫囉,好似寫copybook咁,寫滿一張A4紙,寫到我記得為止囉!真係一個好艱苦嘅過程呀!最衰狂寫完,之後都未必記得啲筆畫係點寫喎,又冇得拼音拼出嚟,好難!『你』、『我』、『吃』、『飯』,嘩!寫到人都癲呀!所以我好唔明,香港啲細路仔,點學中文o架?狂寫copybook,好悶o架喎!」

日子有功,幾年努力學習中文,換來的,是今天睇劇本不用寫譯音咁煩。「真係甚少!可能間中有啲字會唔識或唔明個意思囉。」

五歲時的Jason(左一),跟哥哥和細佬露營。

才幾個月大的BB Jason。

TVB

大學畢業後,他做過網站繙譯,又在英國醫院做過兩年行政工作。「醫院有工見,咪做住先囉,我讀經濟,所以本來打算做會計師、投資銀行嗰啲,但一直未搵到。」

後來,他回想起十八九歲時發過一陣子的明星夢。「我細個時,英國都有得睇TVB,可能只係遲個幾星期。然後我睇到王力宏同吳彥祖都係外國返嚟,入咗行好似玩得幾開心喎,加上我當時已經廿四、五歲,咪的起心肝返嚟香港試吓入行囉。其實都係先斬後奏嘅,我同阿爸阿媽講,返嚟搵工,頭一年我教英文,第二年入咗TVB藝訓班,先同阿媽講,當時佢好擔心,我好開心,幾矛盾o架。」

人氣急升後,他被譽為陳豪後的另一筍盤。

Jason說,當年若讀不到藝訓班,曾有過參選港男的念頭。「上台參加選美嘅人好叻、好有勇氣,我好佩服佢哋,嘩,要喺班女士們面前咁樣(說時舉起雙手,擺出扮大隻佬的甫士),我真係未必得!哈哈。」

入了藝訓班,雖說人生已開始有明確方向,但現實生活卻並不易過。「我本身都有儲咗筆錢先返嚟,但始終唔係好多,咪keep住慢慢使囉,同埋返嚟最初係同婆婆住,都撐得住嘅。最慘嘅時候,係入咗TVB讀藝訓班,每個月有少少搭車津貼,實習時都有四、五千蚊月薪,嗰陣我又已經搬咗出嚟住,唔係幾維持到自己生活,衫都冇買件o架!點買呀?咪窮住嚟生活囉,好彩租係同friend share囉。」

當過主持又客串過劇集,來到《誰家灶頭無煙火》,Jason終於擔正。

主持《Dolce Vita》,Jason不諱言勁好玩!

Timing

藝訓班順利畢業後,剛好明珠台開新節目《Dolce Vita》,即獲監製揀中當主持。「中國人有句說話……咩嘢有個地理?(天時地利人和)係囉係囉,啲timing真係好正呀!我讀完藝訓班就入去做《Dolce Vita》主持,半年到娛樂新聞台開,我又加入埋,keep住兩個節目一齊做,錢賺得唔係好多,我當時灰心o架!但我知道只要keep住做落去,將來會發展得更加好,而且兩個節目都好好玩!拍《Dolce Vita》時,可能一日只係拍食個lunch,幾個鐘就收工,又可以去到瑞士表展兩次喎!我有時同人講起,都有啲唔好意思!哈哈!」

沒多久,Jason更被安排客串劇集。「我簽TVB時已經廿七歲,好遲!好在個樣呃吓人囉!哈哈!我最大缺點係冇乜演藝經驗,演技惟有用人生經歷搭夠囉!有好多個角色我都好深刻印象o架!好似《談情說案》裏面,我做基Joe,殺咗自己男友……(說到這裏,他自己忍不住笑起來)監製話出嚟效果幾好,我好開心o架!然後又拍《情人眼裏高一D》,我喺第一集唔知第幾場做咗一個角色,個roller subtitle叫『英俊色狼』……哈哈哈!好搞笑!」

我問他,終於能在處境劇《誰家灶頭無煙火》擔正,會否覺得被公司力捧,他又臉紅起來。「吓?我覺得公司好錫我,畀咗好多機會我囉……嗯……其實我依家最大目標,係做好『鍾思翰』,因為監製話我仲有好多感情位未拿揑得好……不過呢,依家我出街,的確多人識咗,雖然可能叫唔出我個名,但我都好開心o架啦!嘻嘻!」

眼前的Jason,忽然像十足一個小學生。

靚仔的官腔

兩個人馬座的對談,一定不會認真得去邊。

整個訪問過程,其實吹水的時間比較多,只要每問到某個問題,陳智燊總會給我很詳細的答案,然後談到無邊無際,說說香港天氣、傾了很多電影,繼而又講到香港人搭港鐵的禮貌問題,巴啦巴啦,非正式統計,要是全都記下來的話,應該會逾洋洋萬字,足以輯錄成一本吹水書。

唯一較為官腔的話題,是談到他的感情生活。有說他曾連鎅TVB四小花、是溝女王,又有說他跟拍檔宋熙年熱戀中。

「我唔係好鍾意『溝女王』呢個名囉。」他扁扁嘴說。「我同佢哋只係拍檔過嘅同事,咁樣講,都會好影響啲女仔o架嘛。宋熙年,都只係好朋友好同事,我哋冇拍拖!」頓了頓,他再補充:「依家我都會以事業為重囉。」

最後一句,猶幸他表達時還未到爐火純青的地步。

跟宋熙年的緋聞傳了好幾年,但二人卻堅決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