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6 月 09 日

情何以堪 李泳豪

李泳豪從前他的名字前總附註着李家鼎或施明兒子的銜頭,但自從○二年被揭發與楊思琦拍拖後,他卻變成了「思琦妹條仔」。

名字被活埋了,然而他卻選擇把她的手捉得更緊,盡個人所能來保護這個她。

然後,傳媒都說,他是「癩蛤蟆食天鵝肉」,好食懶飛,要女朋友賺錢供養全家,最近更指他當眾逼婚,要女友倒貼嫁妝。

大家都相信了,聲譽也沒有了,然而他卻還是繼續默默演好那些看來不起眼的角色,以他飄移車手的身份,努力把技術練得更精湛。

人言可畏,這些年來,他沒有反駁,也沒有澄清,帶着有色眼鏡看他的人,或許會覺得他懦弱,又或許會認為他已默認了報道所說的。

「我可以澄清啲乜呢?永遠都講唔完!好多時根本早就已經有個古仔,然後我就肉隨砧板上,答乜都一樣死!」一語道破了某些娛樂新聞的處理手法。

今天已經是廿一世紀一十年代了,請大家不要再停留在門當戶對、甚麼女尊男卑的古老思想中,思琦妹身邊有一位願意承擔這麼多不必要流言的男人,不是應該戥她高興麼?

自殺

當李泳豪得知這是他的個人專訪時,他跟我說了很多次多謝。其實也不難明白的,畢竟他自從○二年跟楊思琦拍拖後,緊隨而來都是一連串衝着他而來的負面報道,從娛樂新聞角度看,這段情實在充滿了話題性,但現實中,當事人卻無辜地承受了許多人言可畏的傷害。

如果我真係一個好唔正經,又蒲又盛嘅人,你咁寫我唔緊要,但根本唔係嗰回事,一次又一次係咁,真係會寫到我死o架

○六年有個封面寫得我好核突,話思琦買咗層樓畀我,又話佢要靠賣肉養我,一本寫開,其他幾本雜誌都跟住咁寫。當時我真係崩潰!單係去九龍城,啲阿叔、師奶、阿嬸都指住我七嘴八舌,話我係賤男,好多侮辱說話;去超市買嘢,啲人直情攞住本雜誌對住我嚟讀,我可以點呢?就係咁,我一直至○九年,除咗開工、做gym、練馬、練拳外,根本就唔敢出街,連地鐵都唔敢搭,完全收埋自己,我喊過,亦諗過自殺!

好彩,嗰段時間我爹哋媽咪、女朋友同一啲好朋友,都不斷開解我,加上當時開始興起寫blog,我就將自己想講嘅嘢寫出嚟,亦開始有人因為我所寫嘅嘢,了解咗我係個點嘅人。

雖然依家我出到街,依然有人會無端端對住我單單打打:「呢個李泳豪呀嘛,我識佢,佢條女就掂呀,佢?冇X用呀!你睇佢幾折墮!」但依家我已經諗通咗:人哋點comment我,我真係控制唔到,我只能夠繼續做好我自己。

泳豪開賽車玩飄移,他說是受媽咪施明影響。「我媽咪後生時都係玩賽車o架!」早前他(左二)於內地跟日本飄移冠軍日比野哲也教授(左三)交流心得。

○二年因為拍《血薦軒轅》,李泳豪就此跟楊思琦走在一起。

懸殊

多年來,關於他和她的報道,都是說女尊男卑,女的貴為港姐冠軍、無綫小花旦,坐擁千萬物業;男的卻好食懶飛,還要女友賺錢供養,論名氣和賺錢能力,都跟女友差天共地。

李泳豪沒有否認女朋友的事業比自己好,搵錢比自己多,但他卻相當強調,彼此在財政上是獨立的!而且,他自己一直以來也不是沒工開!

我同思琦拍拖以嚟,從來都唔會干預大家嘅財政,佢搵嘅錢、擁有嘅物業,佢都會同佢媽咪deal,佢買樓,係佢同佢屋企人嘅事,完全唔關我事,我亦冇權去干預!

至於我,其實一直以嚟都冇停過開工,雖然角色方面,我控制唔到,但單係呢兩年,處境劇我都拍過幾齣啦!我並唔係一個騷一個騷咁計錢,亦絕對唔係雜誌所講嘅得幾百蚊一個騷,我係有薪,亦都有爆騷,每年都要交稅!

雜誌話我使佢啲錢玩賽車,其實我兩年前認識到依家呢位車隊老細,開始做飄移車手,我依家喺內地賽車界方面已經有啲地位,我每次出賽,都係車隊fully support我所有使費,我上去教車都有錢收,車隊仲啱啱同我續多三年約o架

係,可能TVB同車隊嘅收入,加埋唔係搵到好多,但我真係從來都係靠自己,並唔係冇嘢撈要女友養,更加唔係雜誌所講嘅咁窮囉!

最近正為新劇《拳王》開工,劇中有不少打拳場面。

泳豪說,跟思琦雙方家長早已認識,彼此相處十分愉快,並非報道所說的不和。「思琦同我爹哋同媽咪都好friend!」

思琦

因為女友而受盡千夫所指,我問李泳豪,可曾有過分手的念頭?

「從來都冇!真係冇!」他斬釘截鐵地說。

有啲雜誌話,思琦因為當年喺《血薦軒轅》墮馬後,得到我爸爸幫忙,所以先要報恩同我一齊,真係笑死我!冇錯,我同佢真係拍呢齣劇識,嗰陣喺內地兩個月,大家好投契、好啱傾,感覺好舒服,好自然就走埋一齊。

講起嚟都好好笑,當年佢選完港姐冇耐拍緊第一齣劇時,有晚半夜我開工,喺化妝間外面條走廊,突然一個古裝人衝埋嚟同我講:「Hello,你好!」我當時都唔認得佢係邊個;之後有次下晝我等入廠,喺化妝間同人吹緊水,佢突然孭住個黃色書包,成個檸檬咁衝入嚟,然後將啲劇本攤開晒,就攞住支highlight筆係咁寫,我心諗:嘩,小學生咩?哈哈哈!

咁多年嚟,我哋都已經好有默契,好多嘢都好信任對方,有乜嘢我哋都會同對方講——溝通,對一對情侶真係好重要!我作為佢男友,我唔需要佢時刻同我報告,反而我睇得更緊要嘅,係我保唔保護到佢!

其實我哋真係有諗住結婚,早就有呢個共識同目標,但同時都好想喺事業度有更好、更穩定嘅發展先,如果係嘅話,都應該係呢兩年嘅事。

縱使父母早年離異,但泳豪說,並沒有因此影響一家感情。「爹哋媽咪處理離婚呢件事,處理得好好。」

兩兄弟自五歲開始於幕前演出。

和哥哥泳漢,五、六歲時曾與史泰龍合照。

演藝

李泳豪有個相差兩分鐘出世的孖生哥哥李泳漢,因為父母的關係,兩兄弟從小就在戲棚長大,亦因此發展成興趣,由童星開始演戲生涯。

我好記得小時候我哋讀緊K1,有日媽咪嚟湊我哋放學,有個師奶走嚟同我媽咪講:「你老公係龍虎武師,你叫你個仔唔好打我個仔呀!」喂,讀K1,幾多歲呀?然後到小學,有啲家長,又會叫我啲同學唔好同我玩,佢哋話做娛樂圈嘅都係黑社會喎。

我哋讀緊幼稚園嗰陣,TVB仲喺廣播道,老竇拍緊《香港八幾》,每日兩點幾就嚟湊我哋放學,帶我哋入廠睇住佢拍戲,然後就去canteen食嘢,同啲藝人同crew玩;五歲左右,我哋開始拍戲,我拍《赤腳紳士》,哥哥就拍《絕代雙驕》。後來我哋去咗美國讀完high school返嚟,我就開始拍電影,再簽TVB。

都幾得意o架,我細個嗰陣老竇拍處境劇時,就湊我哋去食嘢,到呢兩年,我拍劇,老竇開完工就嚟搵我食嘢,最近又到番我老竇拍處境劇,我開完工搵佢食嘢,好似一個循環!

拍戲始終係我由細到大嘅興趣,所以我從來冇諗過轉行。

我的名字,叫李泳豪

思.琦.妹.條.仔— 大抵沒有幾個男人,會喜歡自己的稱號是「XXX條仔」。

李泳豪說,他真的很介意這個稱呼!「你叫我做鼎爺或施明個仔,我認,因為我真係佢哋個仔!但思琦就算係我女朋友,始終都係兩個獨立個體,咁樣叫法,唔係太好聽囉。有次仲好笑,我朋友個friend直情叫咗我做『李思琦條仔』!」他苦笑地說。

為了別人不再把他的稱號與思琦妹混為一談,今天他特別穿着朋友去年送給他的tee拍照。「這件tee,前面心口位有一個『豪』字,背後,朋友又特別找人設計字款印着『泳豪』兩個字。我朋友說,這件tee就是希望大家都記得,我其實也有名字,我叫李泳豪!」

對,我今天訪問的是李泳豪,而不是思琦妹條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