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熱話 2009 年 04 月 05 日

女拔萃 百年校舍的最後一天

百年名校拔萃女書院素來是家長眼中的「女神」,高貴又遙不可及,但在這一天,書院內的學生都管不住形象,盡情地以笑臉、眼淚、吶喊、歌聲、塗鴉等方式來表達對學校的感情。

拔萃女書院暨拔萃女子小學在佐敦道一號的校舍,日內將會整幢清拆,並斥資三億八千萬元在原址重建。在二○一一年前,女拔學生將分散到兩個地點上課,直至重建完成。學校上周四特意舉行告別校舍典禮,把校園具紀念價值的物品和回憶,封存在時間錦囊之中。 數千名學生及校友在歌聲和哭聲中,跟校園告別,並等待重聚的一天。

所有校園的快樂時光,已連同學校十四件具紀念價值的物品,包括:校舍屋頂瓦片、全體師生照、本年度校曆、以及時間停留在典禮時刻的大鐘,封存在時間錦囊內,讓未來的拔萃新一代開封。

離別雖然傷感,但同學們當日在校園裏到處塗鴉、簽名、拍照留念,就像嘉年華會一樣,玩個不亦樂乎。

「這校園這班房這走廊這禮堂,告別時是我心的家鄉……」〈告別校園時〉這首歌,上周四在女拔萃的校園不停響起,有人手拖手圍着停車場的圓形花圃輕唱、有人在四樓的走廊向地下高喊着、也有人關起課室房門在自己的小天地裏和唱。

這天的女拔萃校園混雜着熾熱又傷感的心情,不少學生和校友都流下感觸的眼淚,「好唔捨得,我們由小一已經開始在這裏讀書,已經八年了,有好多回憶。」就讀中二的Sarah和兩位好同學,在這最後一天拿着相機四圍拍照留念,希望和所有同學一樣,記錄下最令人懷念的一刻。

校園內課室、走廊甚至洗手間的牆壁和地板,一一噴滿塗鴉,「I Love DGS」、「再見佐敦道一號」等等心聲布滿整個校園,學生們獲授權肆意「破壞」校園,甚至以油彩打下手印,是因為校舍各幢大樓將於日內全面清拆,預計二○一一年九月才完成重建工程。

「重建兩年多前已構思,我們不是要好靚好豪華的設施,但要實用,優化女拔萃的教育。」拔萃女書院中學部校長劉靳麗娟透露,新校園包括興建一幢獨立、可容納二百人的小教堂、有二百八十個座位的演講廳,以及有千多個座位的大型音樂廳,日後或會租給外界。

既然校舍要拆,校方同意學生在課室和走廊的牆壁上隨意繪畫,令女拔萃的最後一天充滿色彩。

不少同學由小學起已入讀女拔萃,直到中七,足有十三年光景,對校園感情深厚,眼見最熟悉的校舍要拆卸,不少忍不住流下眼淚。

工程耗資 三億八

「我們希望有室內泳池,因為有咁多學生參加奧運,室外泳池一年只可用幾個月,室內就全年都可練習。」除了泳池,學校亦會提供更多球場和田徑場地、花園、休憩地方,估計小學部可增加一倍用地,而中學部亦有六成。

曾參加奧運游泳項目的選手蔡曉慧,也是女拔舊生。

蔡曉慧形容人生最快樂的階段就是在女拔萃的中學生涯,「是成長中最好的回憶,好唔捨得。」對她來說,游泳池和禮堂是她中學生涯的核心,「以前校際比賽前兩個月,我們午飯時間從不出去食飯,所有時間都在訓練,有時練習完,老師會讓我們躲在課室最後排食飯。」

每次校際比賽之後,獲得優異成績的泳隊都可以在早會時,在禮堂台上接受同學的鼓勵和祝賀,「以前好期待這個時刻,覺得好威。」蔡曉慧笑着說。

施工兩年期間,中學部和小學部的學生需要暫時「分家」到深水埗和將軍澳其他學校的舊址上課;工程估計耗資三億八千萬元,校方已成功籌得一半資金,「雖然現時金融海嘯,但真的好感激家長、舊生和社會人士的捐款,全新的女拔萃才可以在這裏重現。」

舊女拔萃即將灰飛煙滅,二○一一,新校舍再見。

驀然回首,才發現已跟學校培養出深厚感情,紛紛在校園每一角留下心意。

拔萃女書院位於佐敦道一號的校舍日內整幢清拆,中學部校長劉靳麗娟(黑衫者)與學生上周四揮手告別校園。

人才輩出

這間擁有一百四十九年歷史的傳統名校多年來培育出不少狀元和名人校友,包括:前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局長廖秀冬、民政事務局常任秘書長尤曾家麗、前衞生福利局局長霍羅兆貞、藝人莫文蔚、楊寶玲等。女拔萃另一面廣為人知的,就是游泳健兒輩出,包括參加過奧運的泳手蔡曉慧、施幸余和麥素寧。

佐敦道一號現址已是女拔萃第三個扎根地,自從一八六○年創立之後,它曾先後在般咸道及東邊街設校,一九一三年才搬到這裏。學校本來只得一幢大樓,戰後五十年代因為人口膨脹才增建三幢樓房,其後又分別在九三年及九六年重新興建兩座大樓,而最新的一幢在○六年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