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1 年 05 月 24 日

大狀本色 詭辯開脫

上周政圈兩大話題——特首直斥政黨阻撓基建,以及議員高官陸續被揭在住宅僭建,無獨有偶,都與公民黨兩位資深大狀梁家傑和湯家驊拉上關係,他們在事件中本都處於守方,卻齊齊詭辯,連消帶打,盡顯大狀本色。但事實勝於雄辯,他們愈想巧言開脫,反而愈暴露虛弱的一面。

先說梁家傑,公民黨「指導」朱婆婆入稟,成功截擊港珠澳大橋工程,引起公眾負面迴響,特首上周五直斥政客借環保之名,利用法律程序阻撓基建,以達到一己的政治目的,火力罕有地猛烈。該黨面對幾面壓力,一如既往「惡人先告狀」,梁家傑振振有詞,反指政府是基建停頓的罪魁禍首。

他強辯第一招,是將控辯對調,本來自己受質疑,卻站到了控方的位置,指立法會一直都有提醒基建環評報告可能違法,但幾年來都沒改善,故今次事件的責任在政府。若此說成立,公民黨強拖基建後腿的「罪名」,便可推得一乾二淨。

梁家傑巧言開脫,將控辯對調,自己站到指控一方,把基建大停頓之責推給政府,但其立論欠缺事實根據。

梁家傑打慣官司,應知指控要有證據,但他聲稱政府「咎由自取」,似乎欠缺事實基礎。官員翻查過立法會的會議紀錄,公民黨只提過應改善環評機制之類的泛泛之論,並沒有明確指出甚麼環評標準要改,更未提哪些部分與法例相違,當時政府不可能憑空把所有環評工作停下來,進行虛無飄渺的重檢,為免工程延誤,只能依照沿用的機制和標準行事。

他把黑鑊卸給政府,就等於頑童在街頭玩擲石,打破了鄰居的玻璃窗,鄰居出來指罵,頑童卻說:「你明知窗門可能被打爛,卻不及早裝出鐵絲網,窗門破爛是你咎由自取,活該!」

梁家傑第二招是「上綱上線」,當被批評濫用司法程序,就大大聲指對方否定法治制度,抹黑司法機構,甚至加上「企圖破壞一國兩制」的嚴重罪狀。在他們的貨倉裏,這種超級大帽子多的是,隨手都可以拿出來往對方的頭上扣,只要公眾被他們的慷慨陳詞打動,便可反敗為勝。

從邏輯上說,批評政客濫用司法程序,與批評司法機構不公,完全是兩碼子事,正如指摘某些人濫用醫院設施,不等於否定整個公共醫療體系,但梁家傑巧妙地將之調換,把質疑濫用指為否定法治,這種詭辯方法,作為大狀的他(還有余若薇)當然十分擅長。

再說湯家驊,他位於大埔康樂園的大宅被揭發違規加建玻璃屋,但他接受查詢時,竟理直氣壯說,因加建物在屋內,亦不涉及建築物結構,按《建築物條例》第四十一條第三節,可獲豁免限制。他還引用上訴庭判例,堅稱玻璃屋合法。他身為資深大狀,又有法規案例可依,公眾豈敢不信他?

湯家驊勝辯滔滔,本來可以過關,不料有法學學者翻閱紀錄,發現終審庭最後推翻了上訴庭的看法,即加建此類玻璃屋乃屬違法。他不愧是打官司高手,一見形勢逆變,立即認錯,辯稱自己一時睇漏眼,只是無心之失,這與大狀在法庭上被法官指斥後迅速躹躬說「sorry」,然後乖乖返回座位,何其相似。

疑問是,他第一次辯解時,是否真的不知道終審庭的最後裁決?他加建此玻璃屋時,有沒有全面審視過違法的可能性?還是帶有僥倖心態?這幾個問題,只有他自己知道答案。

涉及梁家傑和湯家驊的兩宗事件,性質不同,不能一概而論,但當中有一個共同點,就是兩人因為都是資深大狀,為自己辯解時,更懂得巧言引導公眾,洗脫自己缺點,這比其他政客的確高明得多。

但香港市民中有思想水平的不在少數,只要大家心清細密一點,不難看穿他們的邏輯破綻,所謂「是非曲直,自有公論」,如果他們真的做錯,繼續強辯詭辯只會賠上誠信,最後輸得更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