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東觀點 2011 年 05 月 17 日

公民黨搞局 納稅人慘蝕

公民黨借老婆婆「人頭」,利用司法程序狙擊港珠澳大橋工程,弄出的「鑊」遠大於他們所預期,連環船愈燒愈烈,可以說超額完成了任務。

政府在迫不得已下,上周末就高院裁定港珠澳大橋環評報告無效提出上訴,即時的影響是,所有已通過的基建項目環評報告全部撤回,其他進行中的環評工作亦按下不動,以待上訴結果,或重新再做以符合要求,本來順利開展的近七十項基建工程全部止步。

司法爭拗從來是漫長而累人的遊戲,政府今次上訴,需時至少半年,即使勝出,公民黨及辦理此案的律師也絕不會罷休,必然上訴到終審法院,估計再半年才有裁決,前後起碼要拖一年以上。

不要以為終審庭大人們一錘定音後,就可一了百了,公民黨還可以找另一個「人頭」—李婆婆或者陳老伯,申請法援再狙擊其他基建項目環評報告的漏洞,又再糾纏一年半載,令工程繼續動彈不得。

即使是港珠澳大橋工程,也還有許多「痛腳」可抓。朱婆婆最初對環評報告提出七大挑戰,高院只接受一項,她大有可能提出「反上訴」,要求上訴庭對另外六項作覆核,再展開一場長命官司。

公民黨狙擊港珠澳大橋,再火燒連環船,多項基建止步,納稅人損失以數十億計。工會也指六千工人將因此失去工作機會。

公民黨玩得興奮,卻要納稅人白白為大增的成本付鈔。以港珠澳大橋而言,如延遲一年,成本起碼增加二十億元,還未計其他間接損失。據建造業總工會估計,大橋工程暫停,將令五、六千建築工人失去工作機會,行內失業率會升至百分之九。倘若計及其他延誤的大型基建項目——如港鐵沙中線和石鼓洲垃圾焚化爐——納稅人多付的錢可能再多二、三十億。

公民黨以司法手段狙擊大型基建,表面上是為環保,看來還有更深層的政治圖謀:首先,它今次不在立法會發難,另闢戰場用「小市民」身份要求司法覆核,把最大決定權交予法官,藉此確定「司法權力」凌駕於立法與行政權力之上,這比通過選舉建立民主權力,來得更有效,也令政府更難以抗拒。須知公民黨核心成員都是律師,運用司法程序乃他們所長,找法例漏洞更是其專業技能,所以在司法戰線進攻,對手往往處於下風。

此外,他們在司法上屢屢「擊倒」對方,亦可以達到挫弱政府威信的目的。他們的盤算是,政治是一場零和遊戲,政府失分愈多,愈趨弱勢,他們便可以愈坐大,愈有條件爭奪權力。

但現實發展卻並非如他們所想。香港大多數市民,特別是中產專業人士,都清楚知道,基建工程是香港經濟所倚,也與他們的飯碗直接有關,搞停基建等於打爛他們飯碗。今次公民黨玩過火位,直接損害了中產利益,自然令他們深感不滿。最近公民黨幾位領導人的民望大跌,黨的評分也大幅插水,顯然與此有關。

可能公民黨也察覺到民情逆轉,故今次贏了官司後,並沒有大吹大擂高呼勝利,反而閃閃縮縮,聲稱朱婆婆入稟與該黨毫無關係,試圖迴避責任,減少失分,但他們搞局太過着迹,市民眼睛雪亮,怎會看不穿?

這次政治狙擊最令人痛心的,是政客既累己也累了香港整體經濟。早前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指香港雖仍列榜首,但競爭力優勢已漸失,其中一大問題,是近年基礎設施發展緩慢,相比內地,基建投資明顯不足,這是香港未來發展的障礙。這批評可謂一語中的,而《藍皮書》沒有說的,是香港基建遲緩,最大阻力是政治,政黨不斷拖着基建後腿,製造無數風風雨雨,令纏擾永無休止。

公民黨狙擊港珠澳大橋,正是政治打擊基建的典型例子,如繼續下去,香港經濟因此受到的損害,實在難以估計,真正愛港憂港的市民,對此焉能不扼腕歎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