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1 年 05 月 20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與吹氣娃娃同眠

老先生六十多歲,二十歲時在國內結婚,後來跟妻子來港,他們沒有子女,四十年來,兩口子朝夕相對,連短時間的分離也沒有,他們實在非常甜蜜恩愛,生活得很愉快。一直以來,老太太的身形比較肥胖,四十多歲時患上高血壓和糖尿病,需要每天服很多藥物,但她常常不遵從醫生的意見,也十分固執,不準時服藥,所以每次覆診時醫生都診斷出她的血壓和血糖不及格。老先生因為愛太太,不願強迫她做一些不喜歡的事情,怕常常提點她服藥會傷感情,所以便讓步了。

半年多前的一天早上,老先生到街市買餸,回家後赫然發現太太暈倒在浴室地上,完全失去知覺,於是立即致電九九九緊急熱線。太太被送到醫院急症室,被診斷患上出血性中風(Hemorrhagic Stroke),最後返魂乏術,一小時後被宣告死亡,突如其來的消息,令老先生也即時暈倒,醫生知道他日後將會獨居,在港又沒有親人,朋友也不多,於是便轉介他給社工跟進。

太太離世事出突然,老先生未能一時適應。自那時起,他每天都感到情緒低落,大部分時間都留在家中,對很多平日喜歡的事情如打理盆栽,都失去了興趣,只會時時刻刻想着離開了的太太,不能集中精神在其他事情上。

一切有關太太的身後事完成了數個月,他的心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變得愈來愈差。他每天都翻看以往跟太太拍下的照片,有時看照片會花上數小時,還會不停地啜泣。社工上門探訪了他幾個月,面對着他不穩定的精神狀況,覺得很不舒服,於是帶他向精神科醫生求診。

社工姑娘向我提供了她以往六個月來跟進他的詳細報告,並跟我說:「黃醫生,我上次到他那裏家訪時,留意到他的行為有些異常。每次家訪時,我都是在他的客廳跟他傾談,上次會面時他哭個不停,中途更突然走進他的睡房,我等了他十分鐘他還未出來,當時我怕他在睡房中自殺,便去敲他的睡房門,頃刻,他顯得有點緊張地走出來,隨即鎖上睡房門,說他沒有特別事情,我也看不到他睡房內發生了甚事。」

聽過社工的這番話,老先生也沒解釋其中的疑團,我於是決定跟社工和護士做一次特別家訪。那天,他在家等候着我們,在家中見到的他,比在診症室裏的他更鬱鬱不樂,沒有說太多話,我便向他提出了一個要求:「老先生,請問你可否跟我們分享一些從前跟太太的合照呢?」他點了頭,然後離座轉身到睡房取相簿,他有點神不守舍,我便趁機跟着他。他把睡房門打開之際,我見到了在他睡牀上躺着一個「人」,我彷彿看到了那個「人」的上身穿着粉紅色睡衣,下身蓋着毯子。我隨即問他,他沒有留意我跟着他,被我突然的問題嚇了一跳,然後他把食指放在唇上,低聲說:「她是我的太太,正在睡覺,不要吵醒她!」我便放輕腳步,走進他的睡房,終於見到了他的「太太」,原來是一個跟他差不多高度的吹氣娃娃,娃娃的容貌是屬於年長女性的。

老先生的妻子,在他毫無心理準備下突然離世,對他是一個重大又難以適應的打擊,因為他倆一直關係良好,他的生活從此便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在這樣的情況下,他的哀傷未能順利過渡,最後演變為複雜的悲傷(Complicated Grief),他不能接受妻子的離去,每天都跟他認為是妻子的吹氣娃娃同眠,也替它抹臉、洗澡、換衣服等,覺得自己一直跟她在一起,從未分開。

有些人經歷了一些事情後,長時間也未能釋懷,因為有些記憶始終是甜美的,不願讓它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