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5 月 13 日

好玩的男人 任賢齊

如果任賢齊是本雜誌,他會是《奪標》加《清新周刊》。是《奪標》,因為他大學主修體育,活躍好動;是《清新周刊》,因為他是位四平八穩的藝人,娛樂大眾,老是沒有負面新聞。

時代轉變,兩本雜誌皆已停刊,而以歌手身份出道的小齊總不能到今時今日,一拿起結他還要唱〈心太軟〉吧?所以他不斷進化,現主力拍電影,最新作品有和黃秋生、文詠珊合演的《報應》,還有杜琪峯執導,與張栢芝合演,拍極未完的《楊門女將》。小齊無論做甚麼工作,也抱着玩的心態。

「我意思唔係飲酒、亂咁party,係我鍾意滑浪就去滑浪,我鍾意學玩電單車就玩電單車,因為未來呢啲嘢工作係用到嘅,拍戲你唔知做咩角色,乜嘢技能我都去學,變咗一種玩。刀劍我覺得好玩,後尾拍戲我就用到,幾好!

「我唔做嘢幾年我諗都唔會餓死,以前我係為自己活嘅,鍾意做咩就做咩。依家就諗做呢樣嘢會唔會對屋企人有影響?所以我冇以前咁癲去賽車,玩得太勁,養妻活兒呢個都係我人生責任同埋態度,但我原本嗰個赤子之心,唔可以冇咗,照玩!但收斂啲、安全啲、family啲!」

堂堂大男人,既支撐一家四口,也要為自己的團隊出糧,好玩又好玩的小齊,最在行的,其實是玩認真。

四肢發達

講玩,小齊最眉飛色舞。最喜歡滑浪、越野電單車,不過六十後的他有一套玩法,最緊要是有意義。

「我之前去絲綢之路,係另外一個放鬆,拍完之後又成為一個紀錄片,同我唱歌又有少少關係,去少數民族唱嗰啲歌又同流行歌有啲唔同。我幸運係可以揀我要做嘅工作,賺到足夠嘅人工,去維持我哋個team。其實我有計劃踩單車環台灣一圈,跟住揸越野車一路上西藏,拍紀錄片,呢個都幾好玩!呢個就係人生,有時候去叉吓電放吓假。陪屋企人都好緊要!好似之前去紐約搞演唱會,我提早去留多幾日,一樣工作、一樣飛一次,但就多咗幾日同屋企人滑雪、放鬆,呢個都係自己要嘅人生,我唔想搏命做嘢,好悶!我好享受我依家嘅狀態!

「我都有安靜時候,讀書都好緊要,我好多同學覺得我哋學運動,踢波踢得好就得喇,但嗰陣時我覺得讀書都好緊要,我成績係都OK幾好,我覺得呢度(指着腦袋)要儲啲嘢,唔係人哋同你傾幾句,你就:『呀……』唔知講咩嘢,四肢發達頭腦簡單。所以得閒我都想睇吓書,詩詞歌賦、歷史地理都應該了解吓,或者生活學問,好玩嘅心態囉,唔使讀到博士或者專家咁樣,了解咗,同人傾偈會有內涵啲。」

談張栢芝。「依家佢係兩個BB嘅媽咪,我覺得佢都係一樣咁識照顧人,唔會咩都complain,一樣攞命博嘅性格。」

早前為必理痛拍攝鎮痛貼廣告,他多謝廣告商送他一大堆產品,愛運動的他最合用。

多重身份

在香港當藝人,決不能獨沽一味,小齊現集演員、歌手、老闆、運動員、丈夫、父親多重身份於一身,東亞旗下的「大岳娛樂」就由小齊揸旗。

「好彩我老細對我好好,我比較幸運係我知名度夠,我所有嘅sponsor或者feedback嘅方式比一般新人多。賣CD係賺唔到錢,唱片公司會收嘅方式係上網或者電訊公司手機download,有知名度嘅歌手比較多機會攞到電訊公司sponsor,所以我哋依家廣告可以攞到贊助,成本壓力唔會太大。做宣傳使咗一百萬,靠賣CD賺番呢一百萬好難o架! 依家媒體太多,電視台、電台多、娛樂方式多,我哋去打歌、做宣傳嘅都好痛苦,成本又冇降低,賺番嘅又少,唱片公司好難生存呀。」

小齊在《報應》中飾演沉實的保鑣,說話語調和我做訪問時應該差不多。

身為老闆,大歎生意難做;身為歌手,要保留風格地突破自我,談何容易。

「我好多首歌都好hit,有人問我:『點呀呢排你有冇一樣hit嘅歌?』冇咁嘅嘢呀大佬!唔止我,所有歌手都係咁,再突破邊有咁容易呀?你點keep住自己本來方式又搵新嘅突破,可以咁容易嘅話,就仲係Sam哥許冠傑嘅天下!唔同年代就有唔同口味、歌迷、聽眾觀眾。所以點解要拍戲,因為唱主題曲我就可以順理成章轉吓歌路。

「我諗緊做導演,依家寫緊劇本,但係可能出年先搞,我仔女仲細,我做導演肯定癲呀!我唔想咁快見唔到我仔女!我盡力慢慢計劃,自己有本事後去放手一博。年紀大?哎唔使驚!八十幾歲都仲可以做導演嘅,杜生(杜琪峯)依家都生龍活虎,仲有大把時間!」

上絲綢之路,可以玩,也可以工作,也可以在沙漠吃麻辣火鍋,最合小齊現時的人生。

我愛香港

不說不知,或者各位早已知,小齊居港已超過十年,訪問個多小時全程廣東話對答,半點國語也沒說過。

「我住喺度,係一個市民,但唔係好似明星,因為我好少喺度做嘢。我比較幸運係香港朋友當我自己人,廣東話大家都識聽,雖然講到亂七八糟,但係都幾好,有好多新識嘅朋友喺度,大家都相處得好好。香港人好勤力,都要學習吓,台灣人比較relax,OK飲杯咖啡先呀嗰啲!仲係咁樣過生活o架!有時喺香港有少少

唔習慣,大家行路好快,趕住做嘢傾電話。」

小齊兒子尚小,女兒則在港上國際學校。

「小朋友喺度成長,習慣咗同唔同人種一齊住,視野會闊啲。」

太太Tina在香港也過着愜意生活。「我哋少見面,成日唔喺屋企,可能摩擦會少啲。如果日日返屋企,生活習慣都有唔同,我哋未開始討厭對方習慣時,我又出去喇,話唔定係一個原因,哈哈!其實係態度同埋互相尊重、禮貌,老夫老妻好多人習慣咗就咁講『喂同我攞報紙!』咁樣,到依家我都會講唔該、多謝、thank you、please,相敬如賓,如兵就慘喇!(「賓」和「兵」國語音近)愛情唔理你咩人咩條件都需要經營嘅!」用廣東話搞國語爛gag,真令人敬佩。

四十四歲的大男人,口口聲聲說,可以揀工作、老細對自己好、香港人接受他,是幸運、好彩。小齊讓大家明白,撕開幸運和好彩,何嘗不是排山倒海的責任和血汗?

蘇永康加入了小齊公司當他的拍檔,小齊希望好好經營這位朋友,運用康仔在亞洲的知名度,讓公司更上一層樓。

「以前覺得父母好煩,依家睇番自己仔女,佢喺我返到屋企時抱住你,呢個係好簡單嘅幸福,我嗰啲努力,流血流汗為咗屋企,就覺得好值得。」

回憶中的麼麼茶

馬來西亞的樂浪島,因為小齊和Sammi的《夏日的麼麼茶》而成為旅遊熱點,島上酒店房間電視,更有一條專門頻道廿四小時循環播放《夏》片。

拍罷《夏》片,小齊沒有再到過樂浪島。而電影的成功,他珍而重之,未會貿然演出續集。

「我覺得最緊要係劇本,續集要超越第一集需要好小心,拍得唔好會嘥咗第一集嘅成績,但都有拍得好好嘅,好似《教父》、《魔戒》呀!如果我同Sammi拍番麼麼茶續集,我哋兩個要結婚定分手呢?呢個都要諗呀!觀眾最期待係咩?如果諗唔到,或者寫得唔夠好,不如就擺喺嗰度,做一個好靚嘅回憶。」

電影上映後十年,小弟踏足樂浪島。電影的小屋變成大紀念品店,由沙灘中央搬到沙灘邊緣,水不算清沙不算幼,轉機轉船時間古怪……小齊說得對,酒店房間電視框內的麼麼茶,明顯可口得多。

回憶總是美好,全無抵賴餘地,心情猶如,在電視直播中看見戴上黃色淑女帽子配黃色套裝的「事頭婆」一樣。

不敢想像相中人換作黃曉明和Angelababy後會如何。

有情有義的小屋,已變成有雪糕泳衣太陽油賣的店子。

麼麼茶島樹影婆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