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11 年 05 月 10 日

女人本色 黎筱娉

一個死也不怕的女人,威力有幾大?

黎筱娉多年前創立她的娛樂王國,做電影發行、出影帶、搞戲院、拍廣告,昔日十九歲的無知少女,今天成為四百名員工的老闆。她有份推動本港電影三級制、牽頭參與反盜版,曾有惡勢力人士說要炸毀她的戲院,她不怕;捱到得重病,她亦不怕,「既不怕鬼,也不怕死。」

弱不禁風的外表下,她內心如鐵漢般硬淨,在男人主導的電影界打拼四十年,黎筱娉獲頒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為女性闖出一片天。

「不敢說自己做了甚麼大事,多些女仔加入這行業更好,因為女仔細心。」六十一歲的黎筱娉說。

在電影圈打拼四十年,黎筱娉獲頒今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終身成就獎,她笑言時間過得太快,「如果沒有同事的支持,單憑我的力量,也做不到今天的成果。」

相約黎筱娉在她旗下的戲院做訪問,五呎二吋高的她,挽着小手袋,穿上碎花裙和「斗零踭」拖鞋前來,一點也不像擁有多間戲院的娛樂公司揸fit人。

黎筱娉外表給人柔弱的感覺,但她用溫柔的聲線否定記者看法,「要立足,就要讓人知道你有能力做到,這一行令我做事變得執着,決定了一定要做得到。」外柔內剛,才是她的真面目。

昔日在烏拉圭領事館當秘書,認識搞電影的外籍前夫,讓她踏上影響她下半生的電影路。六九年,十九歲的她,成立洲立發行公司,黎今天形容像是盲婚啞嫁,「以前睇套戲都嫌兩個鐘浪費時間,對電影沒興趣,但人生不是你鍾意做甚麼就做甚麼,機會來到就要去接受,再培養興趣。」

黎筱娉早年將不少具潛質的西片帶給香港觀眾,史泰龍的《第一滴血》是其中之一。

公司只得三個人,她是圈內第一個將功夫片帶到海外,「每晚六點收工後,將功夫片拿到鑽石山堅城片場配成英語對白,再賣到菲律賓等東南亞發行商。晚晚做到凌晨五點回家,睡到早上八點又返工,這樣的生活持續兩年。當時不知甚麼叫辛苦和壓力,只知賺到錢就做。」

她那時只是「o靚妹」一個,「六、七十年代做買片、發行的女性很少,有些人覺得細路女識得做甚麼?她卻擅用身為女性的優勢,得到不少前輩教導,學得「排片」的策略。

七五年的電影《孤雛血淚》,讓她初嘗成功滋味,「電影五八年上畫時票房慘淡,但我很喜歡裏面一班孤兒在聖誕節的感人經歷,於是重購版權,排在聖誕節上映,同場派發印有電影戲名的紙巾做噱頭,結果票房收過百萬。」她學到Timing和噱頭的重要,氣氛不對,再好的電影都只能壯烈犧牲;有噱頭的自能更上一層樓,這就是賺錢的策略。

黎筱娉十分欣賞尊龍(右)的演技,先後將《末代皇帝溥儀》和《龍年》帶來香港,不但票房成績理想,更令尊龍在亞洲人氣爆燈。

入行幾年賺得首個一百萬,她雄心萬丈,決定自資拍片,卻倒蝕三百萬,「佗住八個月大的兒子去台灣拍電影,上機時都無人知我大肚,可想而知當時幾瘦。在台中拍片無啖好食,每日食碗米粉當一餐,還有人收陀地,好彩有製片幫手解圍,到兒子出世七日又再開工,可惜電影最後唔收得。」

她吸取教訓,重新專注發行,「八七年將《末代皇帝溥儀》帶來港,有些老行尊潑我冷水,說鬼佬拍中國片怎會好看?但我親自到片場看過尊龍演出,覺得他很出色,意大利導演貝托魯奇又借得紫禁城拍攝,同期由李翰祥執導的《火龍》都借唔到景,我相信自己眼光。」結果該片票房超過三千萬,令電影圈中人對她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