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11 年 05 月 13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油酒散賣的年代

每一次經過九龍城侯王道,都被一家雜貨舖的四大罎麵豉醬吸引,除了分黑白麵豉醬之外,又有磨豉之分,想買幾多便由店員用竹片掏一團放進小膠袋內,四色麵豉醬十分好看,看得多也令人不自禁的吞口水。

一般雜貨舖貨品繁多,少說有過千種貨品,店內的貨物堆至僅容一個人側身而過。一直覺得侯王道這店的貨品很少,也出奇的乾淨企理,直至有一天偶然抬頭,才發現「冠和酒行」四個招牌大字,原來人家本來是賣酒的,但酒在哪裏?

從來只把眼睛停在舖面的一罎罎醬料上,多看幾眼也只是瞄一瞄擺在牆邊的涼果零食,直至這天走到店內的盡頭,才看到在一角整整齊齊放了很多瓶葫蘆形的玫瑰露酒,也有很多大大瓶的三蒸燒酒和高粱酒,亦有幾埕酒藏在櫃內,只露出壺口,這果然是酒行!

以我自小已十分八卦的品性,當然見識過香港早年的糧油店怎樣賣酒的,事實上我亦曾奉母親大人之命拿着玻璃樽去買孖蒸回家煮餸,奇怪當年為甚麼有人敢賣酒給十八歲以下的小朋友?我還清楚記得那時是有一種長筒形的金屬容器,買三両就用小的,五両便拿個大的,伸入酒埕內,齊口斟滿再透過漏斗注入帶來的樽內。當時最不喜歡買酒,只覺十分攻鼻,臭到死!

酒,的確要人長大了才體會到醉的哀樂悲歡。燒酒發展到今天,簡直方便酒鬼,不僅有大樽和細樽裝,也有使用「易拉蓋」的密封玻璃杯裝,街頭街尾的超級市場隨處有得賣。買醉,何其容易,只是澆愁難而已。

以為糧油店散賣的方式已消失了,這天看到冠和的格局,當年買酒的情形再浮上腦海。冠和還有一瓶三蛇酒鎮店,後生一輩看到可能會覺得肉酸,但以前不僅蛇,手指頭般大、未開眼的老鼠仔浸酒都有得賣。

通常有酒散賣,也一定有生油。掌店的用手一指,天啊,面前一個不起眼的不銹鋼桶,載着的正是散裝花生油,忘記了問店子是自家榨的,還是開一大罐打散來賣。量油的器具,與斟酒的一樣,幾多両自有分寸。從來在超市買樽裝花生油、橄欖油或芥花籽油,只要扯開樽口的膠掩,炒餸時整樽拿起澆一點,很少認真了解箇中氣味,今次在散裝生油桶前仔細吸幾口氣,原來這些花生油散發着濃重的油香。

不止花生油,幾十年前散賣的還有一種香油,氣味也是濃得化不開,是師奶大嬸們買來為頭髮和身體添香。說實話,那種香味,我至今仍不懂欣賞,在我貧乏的香氛字典裏,只有Issey Miyake和Chanel no.5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