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1 年 05 月 13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我叫無名氏

有些精神病,會嚴重影響腦的記憶功能,令患者忘記很多非常重要的事情,對患者和身邊人帶來很多不便。

那天,我如常在精神科醫院工作,回到急症病房上班。護士向我遞上了一個新的醫療檔案,並對我說:「黃醫生,有新病人昨天晚上入院,已經有當值醫生看過他了,請你今天替他診症吧。」

我重複地翻閱那個醫療檔案,也看不到病人的名字,只見病人的電腦標籤上平日印上名字的位置,印上了一個英文字Unknown,意思是未知的,身份證號碼的一欄,也印上了一個代號。

我接着問護士說:「請問病人的名字是甚麼?我在檔案裏找不到有關的資料啊!」護士回答說:「他入院前是一名露宿者,來到病房時只攜着一包垃圾,我們都在他身上和物品堆裏徹底搜尋過了,也找不到身份證明文件,所以我們暫時叫他作無名氏。」

於是,我便走到診症室內,透過麥克風宣布說:「無名氏,請到一號診症室見醫生。」過了一分鐘,我還未見有任何病人進來,以為病人聽不見我的廣播,於是再次對着麥克風大聲重複地宣布:「無名氏,無名氏,請到一號診症室見醫生。」同樣地,沒有任何病人回應。過了一會,護士敲門進來對我說:「黃醫生,對不起,我忘記了告訴你,現在我們的病房內住了兩位名字不詳的病人,他們都叫無名氏,你的病人是無名氏二號,無名氏一號是另一位醫生的,你這樣叫他便會進來見你。」

「無名氏二號,請到一號診症室見醫生。」果然,一名看似五十多歲的男病人緩緩步入診症室來。他的頭髮蓬亂和蒼白,髮上和肩膊上布滿了如雪花的頭皮,他的眼神顯得空洞,望着前面的空氣,跟我沒有眼神接觸。我遂問他:「早晨,請問你叫甚麼名字?」他沒有回應,我又再問他:「你的姓氏是甚?」他搖搖頭,說:「我記不起,應該沒有姓氏。」「那你是否叫無名氏?」他想了一會,說:「我叫無名氏二號,無名氏二號。」

根據社工提供的資料,他長時間在九龍東某處流連,有時候在天橋底露宿,有時則在公園或街頭過夜,因為他前陣子不停騷擾街上的途人,路人在他身邊走過時,他便捉着別人的腳,然後大喊:「阿仔!」、「阿女!」,嚇得男士們雞飛狗走,女士們花容失色。社工懷疑他患上了精神病,便千辛萬苦地把他帶到醫院來見醫生。

因為缺乏無名氏二號的個人資料,我便問他其他有關的問題:「你今年幾多歲?」他說:「一百零一歲。」我再問:「那你的住址是哪裏?」「記不起……應該是天橋底。」我又問:「你單身或已婚,有沒有子女?」「我有一百個老婆,有千幾個子女,你都是我的兒子。」

我跟他說:「日後你的病情穩定後,我轉介社工為你找一個宿舍宿位居住,你覺得怎樣?」他突然變得反應激烈,回答說:「我寧願死也不住宿舍,那個宿位我讓給你住吧。」

無名氏二號患上了長期精神分裂症(Chronic Schizophrenia),從他的病徵來看,他應該患有精神病多年,一直以來缺乏病悉感(Insight),從沒有接受適當的醫學治療,多年來又在街上露宿,沒有得到他人的支持,連社會保障津貼也沒有。他的精神分裂症,使他有不少妄想(Delusions),也有記憶錯誤(Memory Errors),連自己的個人資料如姓名、年齡和地址也記不起。希望無名氏二號透過抗精神病藥物(Antipsychotic Medications)的治療,病情有些進展時,至少可以記得自己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