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精神食糧 2011 年 05 月 05 日

黃宗顯

精神科專科醫生,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院士,香港精神科醫學院院士,大學兼職教師,曾任多份報刊專欄作家,每天工作要面對不少生命中的精神迷路人,也愛走出診症室,以文字分享杏林點滴,宣揚愛與關懷。 著有《還須心藥醫》和《情緒病診療室——破解人心的密碼》。 電郵地址: drwongchunghin@gmail.com

洞穴婆婆

那天,醫務社工陳姑娘致電給我,說:「黃醫生,你還記得蒙婆婆嗎?」我回答說:「當然記得,印象中,她已很久沒有回來精神科門診部覆診,最近你有探訪她嗎?她近來的精神狀況怎樣?」陳姑娘說:「唉!不好意思,每次我都是有壞消息才找你!這次也不例外啊!」

蒙婆婆今年七十多歲,是一名獨居老人,沒有結婚,有些兄弟住在國內,多年來沒有跟他們聯絡,在香港則沒有親人。她十多歲隨父親來港,沒有接受過教育,曾在製衣廠工作數年,三十多歲被解僱後,一直四十年來沒有工作,多年來靠綜合社會保障援助過活,在公共屋邨居住。

她自從五年前搬至上址,便常常被鄰居投訴。因為她的家常常傳出陣陣異味,鄰居最初以為她家中有人自殺後屍體未被發現,以致出現腐屍,後來鄰居雖然見到婆婆出入,但仍難忍那些刺鼻的臭味,便向管理處和房屋署投訴。他們接獲投訴後,有關職員曾登門造訪,但婆婆多次拒絕開門,後來,房屋署人員懷疑婆婆患上精神病,遂把個案轉介至社會福利署跟進。三年前,她終於被社工帶到精神科門診部見醫生,這幾年來,她每隔三四個月便被社工和醫生安排強制性入院接受觀察和治療。

陳姑娘會定期探望蒙婆婆,但很多時候婆婆都拒絕開門給陳姑娘,陳姑娘只好隔着鐵閘評估婆婆的狀況,也會透過鐵閘縫看看屋內的情形。上星期,陳姑娘再次接獲房屋署的強烈投訴,有關婆婆家的衞生問題,我便跟隨陳姑娘和社康護士做了一次特別的家訪。

當我們三人正趨近婆婆的單位,從一些距離外已嗅到酸臭味,碰巧婆婆開了門,拿着一個紅白藍膠袋準備外出,陳姑娘大聲叫着婆婆:「蒙婆婆,早晨,準備外出嗎?我今天跟醫生和護士一起來探你啊?跟我們談一會好嗎?」蒙婆婆見到我們多人來探她,也不願意地點頭應承了。陳姑娘見蒙婆婆還沒有關上門,便一手按着門,蒙婆婆也不好意思地讓我們入屋了。

一步進屋內,實在嚇了一驚,她那二百呎左右的單位,令人看不到有那樣的面積,眼前滿是堆積如山的雜物,甚都有,例如電飯煲、電風扇、電視機、廚具、花瓶、膠樽、大量報紙雜誌等,它們層層叠,可謂在凌亂中叠得頗有條理,眼前只剩下一條僅容許一個人走過的走廊,活像一個洞穴,走廊盡頭有一道被雜物掩蓋了一半的窗,窗的左面有一個狹窄的洗手間入口。

我和護士社工三人站在那不容許我們轉身的空間,只有小部分射入室內的陽光,使我們感到非常侷促,呼吸也有點困難。我因為看不到睡牀,便問蒙婆婆:「婆婆,你晚上睡在哪裏?」她不耐煩地說:「就是你現在站在的走廊上!」我接着問:「你貯存那多東西,用得着它們嗎?」婆婆顯得有點憤怒地說:「將來有用,現在與你無關!」跟着她便揮手趕我們離開她住的單位。

從前,蒙婆婆一直都有在街上和垃圾站撿東西回家,然後把撿回的東西洗乾淨,把一些東西放進大膠袋內,再把它們叠起,這樣的情況,會有很多潛在的風險,例如容易引起火警、衞生惡劣導致蚊蟲滋生、東西從高處掉下造成受傷等。

蒙婆婆患上了強迫性囤積症(Compulsive Hoarding),這問題嚴重地影響了她的生活。每隔數個月,她在不願意的情況被安排入院,然後由社工安排清理她的家居,協助她棄掉垃圾,並替她消毒家居。這次我們也安排了她入院,她終於同意接受藥物的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