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09 年 04 月 06 日

盡捐40億身家 由露宿者變大慈善家 余彭年

近日滙豐和港股大幅波動,牽動了港人的情緒,持有九龍塘李小龍故居的彭年酒店董事長余彭年,早前便斥資逾億元掃入港股,當中大部分用來買滙豐,不足一個月已勁賺超過二千萬。

不過,這名八十七歲的投資老手卻視富貴如浮雲,「百年歸老後,我會盡捐身家行善,今次賺的錢不過想增加多些善款而已!」

去年,他宣布捐出全部四十億身家,成為中外富豪第一人,連《福布斯》亦將他名列慈善富豪榜,「蓋茨、畢菲特也只是捐百分之九十五財富,我是百分百,比例上更勝一籌。」

捐得豁達,皆因他經歷過日本侵華、三反五反運動及七三年股災輸身家的三次折騰,體會人間多苦難,領悟到將全部家財行善,比留給子孫更好:「兒孫要是有辦法,不留錢給他,他們依然有辦法;要是子孫沒有辦法,留錢給他反而害了他。」說得瀟灑。

站得高,看得遠,在彭年酒店頂樓旋轉餐廳看着深圳繁華景致的余彭年說,盡捐四十億身家行善,希望在中國企業家中起帶頭作用。

五三年在上海開書店,卻被批判為資本家。風華正茂之年下放到鄉村勞改,是余彭年人生中最艱難的時間。

「寧可我助天下人,不負天下人助我」,可謂余彭年的心聲。三月初,他以累積捐款三億美元,打入《福布斯》慈善富豪榜,這尚未計算他已委託滙豐銀行,待他百年歸老後,捐出全數身家行善,保守估計有關資產達四十億元。

他有八名子孫,但他只向每人分配一間千呎單位及一輛私家車,相對捐出畢生積蓄,簡直滄海一粟。他說,子孫從未反對他捐身家:「做好事怎麼可以反對?子孫目前有車有樓,比我好過多!我三十多歲只是睡一個牀位的清潔工,錢都是辛苦賺回來的。」

他說話夾雜着湖南話、上海話、普通話,記者訪問期間聽得相當吃力,部分更需要余的秘書以廣東話繙譯。不過,於湖南出生、上海落難、香港起家、台灣東山再起、深圳建功立業的余彭年,人生可謂見證着過去數十年國家由苦難走向輝煌,與他六個小時的訪問,記者恍如讀着一部中國近代史。

事業三上三落

余彭年原名彭立珊,一九二二年生於湖南,十八廿二的黃金年華遇上日本侵華,過着顛沛流離的生活:「沒一天吃得飽,今日不知明日事,不知道明天又要身處何方避難!」回望前塵,感慨良多。

戰後,他在《湖南日報》當記者,積聚幾年資本後,便到上海開書店,三十歲未到便有自己的生意。不過,好景不常,五三年的「三反五反」運動中,他被批判為資本家,被下放到安徽勞改三年。

他回憶道,勞改期間有「三怕」,一怕吃不飽、二怕腳凍,三怕晚上到洗手間。「早餐可以吃六成飽,因為需要勞動,中午飯只有五成,晚餐更只有水喝。喝水後肚子脹得很大,晚上去小便要跑到外面去,出行前要報告,又要趕回來,零下幾度沒有鞋穿跑來跑去,三年以來都穿一件衣服,爛了要補很多小洞。」談到五十多年前的悽慘遭遇,余彭年仍然記憶猶新、描述細緻,彷彿是昨日事,他感歎道:「今日行善,因為過去幾十年我實在經歷過很多苦難。」

移居香港改變命運

三年後,他上訴成功,獲提早釋放重返上海,被安排寄宿古廟,身無分文,睡覺僅以報紙當被窩。因為怕鬼,他不久就離開古廟,流落街頭淪為露宿者。個多星期後,他的悲慘遭遇獲派出所王同志同情,安排到地盤做苦工,後來更透過當年經營書店認識的香港朋友,申請到香港工作,並獲派出所王同志同意。當過記者的余彭年,不忘感恩要記者在本篇文章中一定要提及王同志:「沒有王同志,絕對沒有今日的余彭年。」

五八年,他經廣州來港途中,恐防政策有變,離隊逃往澳門再偷渡到香港。來港初期,他既不懂廣州話,也不懂英文,亦沒有任何背景,惟有在建築工地做清潔工,一個月賺六、七元工資,住在石硤尾徙置區,屋內有十張牀,每張牀有上中下三格,為了節省租金,他更選擇租住月租一元最平最不方便的上格牀,但卻不言苦:「與在國內折騰比較,在香港再辛苦我也不介意。」

勤力獲老闆賞識

當清潔工期間,他一星期工作七天,老闆在星期日巡視業務,對這名「天天都在工作」的員工刮目相看,於是晉升他為文員。由於勤力聰明,數年後他已晉升為高級經理,後來更獲老闆打本,合資創業成立地產公司。創業初期,余彭年主要買賣住宅及商舖短炒,積聚資本後買入佐敦德興街小型地皮,自建物業當起發展商,首個項目便獲利五倍:「一百元(呎價)買入地皮,六百元出售。」

七十年代初,香港股市熾熱,雄心萬丈的他將物業抵押予銀行,大炒股票賺快錢。七三年股災港股暴跌,他被銀行追孖展,股票被斬倉後仍資不抵債,物業被沒收,一鋪清袋:「虧損了相等於目前幾個億的資金。」幸好早在六三年,他已到台灣發展地產,在寶島有人脈及經驗,七三年往台灣另起爐灶,與友人合股又搞起地產生意,首個項目在台北宣武區,趕上台灣地產熱的列車,又再積聚巨額財富:「當年地產紅紅火火,買地後不用建樓,一至兩年後已可以兩三倍價錢賣出去。」

余彭年八十年代曾出售本港地皮予恒基,此後與李兆基一直保持聯絡。

七三股災輸身家後,余彭年(左一)轉往台灣發展地產淘金。

0

彭年酒店樓高四十八層,是深圳東門的地標。

炒燶港股台灣翻身

台灣搞地產成功令他大翻身,他把握九十年代初期內地政經尚未穩定、地價低廉之時,九一年一次過購入六幅地皮,包括以二十億在深圳東門興建彭年廣場及彭年酒店:「投資深圳,因為深圳接近香港,我看好香港,國家一定會維持香港繁榮安定!」結果證明他眼光獨到,樓高四十八層的彭年廣場於九十年代末期開業後,每年租金收入逾億,而彭年酒店亦曾經是深圳最高級的酒店,有關投資早已回本。

彭年廣場及彭年酒店成為會生金蛋的鵝,帶挈余彭年近年五次打入「胡潤富豪榜」,同時以不同形式捐款行善。除了彭年酒店所有收益行善外,他早年嘗過患白內障之苦,○三年購入十五部醫療車行駛全國,免費為窮苦大眾做白內障手術,○七年便獲美國《時代雜誌》選為「世界十大慈善家」。

年輕時做過記者的余彭年,拿着放大鏡一絲不苟細讀記者的提問。

余彭年去年宣布捐出李小龍故居作博物館。

膺十大慈善家

目前余彭年主要資產均位於內地,在香港的主要物業,包括自住的賽西湖,以及李小龍故居在內的八幢九龍塘別墅。始終在香港發迹,余彭年坦言對香港有濃厚感情:「沒有香港我沒有今日。」最近本港經濟低迷,不少大學生擔心「畢業等於失業」,他即斥資六百萬,為本港大學生開設一百個為期半年職位,在彭年酒店及深圳大亞灣度假村實習,月薪七千五百,期間更可兩人一間房入住彭年酒店,可謂淡市筍工;余彭年已與各大院校校長會面,稍後更會親自面試應徵者:「希望香港有困難時回饋香港。」

一生經歷起起跌跌,余彭年最敬佩的人,卻是長實主席李嘉誠。余彭年與李嘉誠並不熟絡,數年前湖南省省長訪港,余代為設宴,李嘉誠亦有參加,兩人才首次會面。余彭年認為,李嘉誠做生意作風好,慈善捐款比他多很多倍,自己望塵莫及。第二個及第三個敬重的人物,便是李兆基及邵逸夫,「他們在中港兩地樂善好施,做很多好事。」

multimedia1

余彭年投資逾五億深圳大亞灣度假村,仍在興建中,將聘用三十名本港大學畢業生實習。

彭年光明行動有十五部醫療車行駛全國,免費為窮苦大眾做白內障手術。

在旋轉餐廳與記者午膳,余彭年吃的只是粗麵青菜,食得清淡也是養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