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4 月 21 日

死出我天地 羅樂林

羅樂林死得抵!因為24小時連死5次,兩日內仲連死6次,死到上盡世界報章,化身為「國際巨星」,甚至話申請入健力士世界紀錄,羅樂林都算是有史以來「死」咗至出名的人中,最估佢唔到的一個。

「死」至嚟出名,今年六十有三的羅樂林自言拍戲四十年,「死」過一百次以上,早就百無禁忌。

「人生冇乜所謂,生生死死估唔到,生死有命整定的。我相信輪迴,就當朱元璋死咗、平叔死咗、金華、孫全、無相子全部死咗,之後咪變成羅樂林囉!冇嘢喎!」

只是這次香港電視史上的創舉,讓他突然成為風頭人物,網上搜尋率甚至蓋過林峯。

卻原來羅樂林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經創下過電視史紀錄,是香港第一個在電視上飾演神鵰大俠楊過的男藝人,當年的風頭可能也勁過今日的林峯。

「當年電視台門口,日日都有女影迷等我收工o架!」

捱了四十年再出風頭,只是這個「最有價值死亡獎」絕對唔易攞,中獎率怕且最多係得幾十億分之一。

76年佳視《神鵰俠侶》飾楊過,早已是電視紀錄,小龍女為李通明。

一日連死五次有幾巴閉?威到連愛沙尼亞(左)同澳洲(中),甚至匈牙利(右)都有報紙講咁巴閉囉!

難過中獎

羅樂林因為這次連續死亡事件而蜚聲國際,偏僻到連愛沙尼亞,這種香港人對住地圖都未必搵到出來的國家都報道,但羅樂林最初知道時,其實並不太開心。

「其實係三個女發現先,我都唔明點解網友可以咁心水清,咁都記得。初時聽女講話網上啲人直頭整晒悼念網站,又上香、又燒衣,啲女睇到有唔開心,始終都係講緊自己老竇,我自己就冇乜特別感覺,仲以為有人特登開我玩笑。」

事件其實真的頗詭異,想一想要有不知多少次的巧合,才有可能造成這個連死六次再被網友發現的結果。

「真係要特登夾都夾唔到,巧合到有啲得人驚,你諗一日咁多節目、咁多電視劇,要計到好準咁喺同一日之內,剛剛好播出的都是我死的一集,仲要不時有特備節目之類,就算有人要專登安排都諗爆腦,你話幾高難度?」羅樂林說。

就假設每套劇二十五集,要安排到連續六套劇在同一日內播某一集,或然率已經是二億四千幾萬分之一,其他我已經唔識計,難過中六合彩,確然巧合得讓人害怕。

只是在戲行這麼多年,羅樂林早就習慣了。

「人生出來就係準備死亡,冇人唔會死,死咗咪來世再重生囉!最重要唔好累到屋企人。」

羅樂林笑着說。

六連「死」世界紀錄

《洪武三十二》朱元璋病死。

《女拳》莫平被打死。

《七號差館》孫全失救致死。

《布衣神相》無相子嘔血死。

《皆大歡喜》金華病死。

《烏金血劍》宗單跳入鑄劍爐燒死。

百無禁忌

羅樂林入行四十年,拍攝過的劇集早就多到他自己都記不清。

「曾經有人問我有冇拍過邊套劇、做過邊個角色?我真係唔記得,例如《射鵰》我可能拍過兩、三次,次次都做唔同角色,邊記得咁多?」

至於拍劇死過百次,則可能已經是另一個世界紀錄,只是羅樂林最記得,還是從前收的利是比現在還多。

「拍得呢啲就一定會派利是,我以前反而仲多,好多時都有十蚊、八蚊,依家就最多一蚊、五毫。其實行規係所有參與過有人死那幕戲的人,都有利是收,連幕後工作人員都有。例如靈堂上有件屍,唔係淨係扮死屍的人收利是,而是全場所有台前幕後工作人員都有得收,隨時三、幾十人。咁畀得少,我都明白。」

雖則話百無禁忌,但羅樂林也不違言自己也不是一個乖的長者。

羅樂林早年與妻子及三名女兒合照,大女及二女為前妻所生,細女(左)羅苡之曾與趙世曾兒子趙式浩拍拖。

「你唔好睇我六十幾歲,仲好似好精神好健康,其實我個人諱疾忌醫,一直都唔肯做身體檢查,聽過太多人本來冇乜事,一去做檢查就發現有乜有物,更何況就算精神奕奕健健康康,咪又係無啦啦就咁去咗,做人邊話得埋?」

羅樂林說他三、四十歲時乜都好,煙、酒、打麻雀樣樣齊,到現在就乜都戒晒,淨係飲酒戒唔到,但都戒到飲啤酒。

「我平日食得好清淡,不用工作的日子下午就食素,晚上親自下廚幾味,屋企三個人(羅樂林和太太陳寶儀及工人),淨係得我識煮飯。但飲酒都算多,有時飲到斷片,但我都識返屋企。」

最大娛樂,便是閒時與三個女兒約會,一齊「隊酒」狂歡。

玉樹林峯

羅樂林23歲入行,初中畢業後做過跟車送貨、旅行社導遊等。

「後生時就好想做畫家、又想做兵乓波運動員。」

點知陪朋友去邵氏考南國實驗劇團訓練班,神推鬼㧬就入行。

「我係參加第九期,應該是最後一屆,真正賞識我的是張徹導演。」

話說當年的羅樂林是跳舞出身,當年訓練班好全面,要練各種舞蹈,更會全班人一起出外表演。

「卲氏有套電影《小煞星》,當中有一場歌舞表演,我只係眾多舞蹈藝員其中一個,點知跳跳吓張徹導演就叫咗我出嚟,跟住簽約成為邵氏藝員。

「就連我個女都唔信我以前識跳舞!」七十年代初更做過一日TVB舞蹈藝員。

在《年輕人》中與陳美齡飾演一對戀人,也拍過甘國亮的《少年十五二十時》,繼而成為第一代神鵰大俠楊過,不過早在佳視的《射鵰英雄傳》中已經飾演過魯有腳。

一拍就拍了四十年,羅樂林自稱是打工仔的材料,也不喜歡轉工,由佳視到麗的再到無綫,都是迫不得已才轉公司。難以想像當年的他就如林峯一樣,電視台門口總有大批女粉絲等收工。

「當時個年代就樸實好多,通常都係等我出來打個招呼、簽個名,後來就影張相,係咁多。

「以前做藝人真係乜都靠自己,拍古裝片把劍都係自己攞,戲服連唔連戲都係自己mark埋,邊有依家後生仔咁多人服侍。」

羅樂林說拍電視的辛苦法,根本冇時間、精神、體力再去外面接戲。

「我話你聽,我做電視幾十年,根本由頭到尾都係咁辛苦,以前係,依家都係,這是香港特色,不論外國定大陸都唔會好似香港咁!」

羅樂林說現在少病痛,已經很感恩。

未退得休

羅樂林從來不會投資,未做過生意,炒股炒樓更加完全唔識,從來就係死牛一面頸只愛拍劇。

永不言休,準備做到冇精神、冇體力,記唔到劇本,想唔退都唔得之日,才退下火線。

「我做咗幾十年,到依家都冇資格話退休,邊有錢呀?一向收入同工作都不成正比啦!」

現在的他每天都有指定的生活安排,幾點去飲茶、幾點去買餸、幾點返屋企煮飯,全部有時間表,盡量不希望被打亂。

人生最大的收穫是和三個女兒的良好關係,與太太陳寶儀就「平淡」一點。

「同太太到了這個年紀,感情就一定有點轉淡喇!我信佛,太太就信基督教,屋企神位的玉佛是我從泰國帶回來的,放了三十幾年,要我掉咗佢我真係唔捨得,唔好話宗教唔宗教,見咗咁多年的物品總有感情嘛!」

40年歡笑一場

這位第一代神鵰大俠楊過,亦曾是佳視電視台當家小生,雖然年輕不再,對從前做主角的日子也沒有太多的緬懷。

「人生歡笑一場,嘻嘻哈哈過日子,總比愁眉苦臉好。」

羅樂林在訪問中笑着說。

「有時自己睇番啲舊相都會懷疑,呢個真係我自己咩?個樣咁chok。」

花名「囉囉鬈」,因為早年拍國語片時,以國語講「羅樂林」,發音不正就變咗「囉囉鬈」。

「戲行中人以前個個都叫我『囉囉鬈』,早十幾年就『囉囉鬈哥』,家陣就已經變成『囉囉鬈叔』喇!」

黃金歲月盡在電視台,時至今日仍然可以一身兼拍三套劇。

以電視台拍攝的辛苦程度,63歲仲可以日接夜、夜接日地捱世界,羅樂林可能仲勁過鐵甲人。

早幾年《Ironman》(鐵甲奇俠)上映時,羅樂林已經被指貌似羅拔唐尼,還被網友惡搞key頭相。

「我電腦盲,都係個女話畀我知,幾好笑呀!又真係幾似o架!」

講的不只是樣,還有那份「死」不言休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