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1 年 04 月 07 日

政府急就章 撥款亂用 最低工資玩殘僱員老闆

最低工資實施在即,箇中問題紛紛湧現,休息日和用膳時間是否有薪,更成為打工仔和老闆雙方角力戰場。

政府至今仍未釐清最低工資的計算方法,本刊發現,社署未有為安老院「買位」服務預留額外經費,現在要實施最低工資,竟從政府其他有指定用途的撥款中抽調五百萬元應急。面對同類問題的政府外判清潔公司,亦醞釀五月一日中斷服務。

有保安公司及飲食集團亦乘機由月薪制改為時薪制,員工薪酬「明加暗減」。最低工資未見其利先見其害,部分中小企老闆就因為加人工,面臨經營困難。有工會更警告,最低工資法例五月一日實施後,勞資雙方會出現更多爭拗,政府肯定有排煩。

羅先生幾年前接手由母親創辦的私營安老院,他坦言如果政府不增加「買位」補貼,將很難經營下去。

最低工資實施後,羅先生擔心屬厭惡性行業的安老院,要用更高人工聘助理員和護理員照顧長者。

「政府推行最低工資,偏偏她自己不增加撥款,入住政府位的老人家大多是拿綜援,難道我加價嗎?」在土瓜灣開設私營安老院的羅先生,全院約有一百個牀位,四十個由政府「買位」,每月獲補貼約二十四萬元。但實施最低工資後,約二十名員工需要加薪,加上強積金、勞工保險等開支「一闊三大」,羅說每月開支急增近三萬元,升幅達三成半,但政府遲遲未公布會增加「買位」補貼,令他相當頭痕。

「我們是極度厭惡性行業,一直很難請人,日後清潔、保安時薪都加至二十八元,即使我們加人工,亦未必有人肯來倒屎倒尿。政府一直不理我們死活,我捱不住可以結業,但一班老人家點算?」羅無奈地說。

安老院的助理員和護理員,目前人工介乎六千三百至七千三百元,以每月工作二十六日、每日工時十二小時計算,要符合最低工資要求,兩職位要加薪至八千七百多元,單是人工開支已增近兩成至四成不等,令羅大感吃不消。

翠華餐廳近日藉最低工資改變薪酬制度,將年終酬金攤分至每月薪金,引起輿論極大迴響。

安老院補貼未加

現時全港約有五萬個私營安老院宿位,其中七千個由政府「買位」。政府去年宣布實施最低工資後,一批安老院舍代表已預計要大幅加薪,於是組成聯盟向政府要求增加補貼,但社會福利署一直未有表態。

「一般院友我們還可以加價,但那些政府買位的院友都是攞綜援過活,我們的收費也跟綜援掛鈎,政府不加買位補貼,卻要我們加人工,怎能說得通?」代表業界的長者服務大聯盟召集人唐亮均說,直至業界表明五月一日後或不再「賣位」給政府,當局得知事態嚴重,社署署長聶德權上周四才與業界人士開會,討論補貼問題。

張女士多年來從沒抱怨在街市工作辛苦,她希望政府帶頭給予外判員工有薪休息日及飯鐘錢,改善基層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