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4 月 07 日

清醒薛凱琪

訪問當天,薛凱琪大病初癒,是發燒腸痛連續嘔吐十次半夜標冷汗那種大病。正在內地拍劇的她,為了宣傳新歌,每月總有一星期在香港做訪問上節目,大概是因為太勞碌,一天做八個電台訪問,翌日再做六個電視訪問所致。

雖然病,時間又早,她頭腦仍清醒,聲線還跳脫,相信叫她即時開個迷你演唱會也沒難度。

「做藝人,體力上好多嘢都要犧牲、都好辛苦,唯一一樣嘢點解我願意放棄咁多時間、咁多自由,就係因為可以唱歌,寧願辛苦啲,都唔希望唱歌嗰邊放輕咗。」不過,薛凱琪還未當上最受歡迎女歌星,那邊廂便憑《分手說愛你》提名香港金像獎最佳女主角。

入行近七年,她笑說自己看化了很多,以前會大吵大鬧的事,她現在可以毫不上心。問她一條簡單問題,她又可以答得很與眾不同,然後跟我說:「係make senseo架,你返去聽吓(錄音)吖!」反覆重聽了三數遍那道問題錄音,總是似明非明,她在make她的sense。或許因為她有一套思維,旁人不易理解,我姑且把它簡單合理化:因為她醒過我。幸好,還有七成錄音,我聽得明。

我是歌手

薛凱琪與劉嘉玲、湯唯、楊千嬅、何超儀一同問鼎影后寶座,有指她是陪跑分子。

「可以提名係一個意想不到嘅事件,其實都好開心,可能大家睇薛凱琪成日都笑笑口咁樣,我係一個冇咩大礙嘅事發生,就好容易開心嘅人嚟,如果我容易開心咪笑囉,唔使扮有氣質或者特登扮cool,我做嘢嘅時候我係好認真,呢套戲有好多艱辛嘅嘢,我覺得自己努力有人認同,提名已經好足夠,當晚攞唔到獎,it's enough to me。」

畢竟,當演員一直不是她的志願。

「初頭入行都係因為我鍾意唱歌,唱歌係一定要做嘅,唔唱歌我就唔做藝人o架喇,我覺得拍戲keep唔到我interest留喺娛樂圈,因為娛樂圈有太多嘢要犧牲,可以唱歌先至令到我有嗰個毅力,就算犧牲咗好多自由度,好多時畀人寫嗰種無言嘅壓力我都可以捱落去。」

薛凱琪當藝人,最大原因是可以唱歌。頒她一百次影后,她也不會當全職演員。

人生谷底

早幾年看薛凱琪演戲,的確是係又笑,唔係又笑那類,很有和鄭中基一起時的那個楊千嬅影子。別看她嘻嘻哈哈,實情是,自○九年開始的一年多,是她人生的谷底,集合失戀、失眠、絕望、迷茫……所有可以導致不開心的原料,她都有。才廿九歲,她已肯定這一定是她整個人生最低點。

「我好相信一定係最低,我唔希望有一個更低o架喇,你唔好嚇我!我覺得人應該positive,我要話畀自己聽嗰個係我最低點,我希望薛凱琪以後唔會心靈上reach嗰個low point,no matter what happen。

在這本金像獎特刊上,薛凱琪的笑容最燦爛,其實五人之中,她最病。

傳媒有傳媒單方面寫薛凱琪,她也有她利用YouTube等平台廣播自己,「依家好多artiste,they are selling real,I don't mind拍啲片擺上去,我會自己剪片,I choose what to show you,而唔係人哋choose。」

「嗰個低點,可能好多人都唔知道,就係喺大家睇緊嘅《人間喜劇》同埋《分手說愛你》之中。諗唔到人生低點,安排嘅工作會令到我今時今日提名影后,I truly believe it's a present from God。

「嗰時我每晚都瞓唔到覺,失眠失得好犀利,臨瞓就諗以前嘅嘢,一唔開心嘅嘢;諗以後嘅嘢,我又睇唔到有前景,it's all black。嗰排睇嘢真係好灰,直至開始睇吓聖經,裏面有一句,話如果你相信佢,神係永遠promise會give the best for you。我睇到呢句嘢……why should I worry?

「Once you have reached the bottom可以爬得番上嚟,睇好多嘢你都會覺得,冇所謂啦,有啲咩衰得過最唔開心嗰排?」

嘻嘻哈哈的背後

多謝朋友,多謝神,薛凱琪做回開心少女。不過揭開嘻嘻哈哈背後,還藏着無數事情。她的歌曲〈字花〉,是她的故事,也是她肯憑歌說自己故事的第一次,是突破。

「I never ever有一首歌係我想咁樣寫,我想講自己古仔,就係因為I was so afraid,I don't like sharing,I like hiding。

「嘻嘻哈哈唔係假o架喎,因為我真係覺得好笑,但嘻嘻哈哈唔代表我鍾意sharing喎!做藝人平時做電台訪問、上節目、拍戲,it's all happy,除非you hate your job,點解唔可以笑呢?依家同你做緊訪問,當我其實係失戀嘅,點解我要帶我失戀心情同你做訪問?笑嗰面唔係假,因為at that moment我真係開心,唔代表一個人冇sad moment。」

千言萬語

她坦然承認,自己很惹新聞。

「依家識得唔睇,除非大件事到公司話我聽唔睇唔得,因為要回應。我入咗行咁多年我領悟到一樣嘢,呢個世界咁多人,以前我會好介懷,我要解釋,頭嗰幾年我會喊、會好憤怒。原來你討好唔到咁多人,解釋唔到咁多。街上有一千個人,你解釋到二百個,咁嗰八百個呢?嗰啲唔係人呀?依家如果媒體有啲不實嘅新聞令我唔開心,咁我輸咗畀新聞,唔應該人哋寫你幾句就崩潰,自己都話唔係真啦!點解要唔開心一個月?」

即使有多不開心,她還是最愛家人。

「我依家廿幾歲,媽咪都五十幾,我由懂事開始到上天堂嗰日可能夾夾埋埋同佢食過唔夠三百次飯咋喎。作為一個父母咁辛苦生你出嚟咁錫你,對住父母,到大家都上天堂嗰日,永遠對佢哋都唔夠好嘅,對父母永遠唔會話:『我都問心無愧喇,我對佢哋都算夠好喇。』It's never enough!結咗婚冇理由叫我老公同爹哋媽咪同一間屋住o架啦,暫時我都見唔到我有任何希望結婚住,哈哈哈……」

希望在某角落姓房和姓方的,不要冷笑,縱然當事人說過從來沒有跟這兩個人一起過。

方大同和房祖名之後,暫時未有新緋聞男友。

「他朝有日我拍拖,我唔鍾意門面工夫去包裝,其實首新歌〈唇印〉係叫人專心接吻,我覺得接吻係一樣好特別嘅嘢,如果真係相愛,你同我講一段嘢,同你錫完一下再一個眼神交流,it could mean 50 words。」

願她的「對先生」,有一張魔法嘴唇和懂說話的眼。因為用言語跟薛凱琪溝通,中英文程度必須優異,領悟能力必須超越常人。願她的神保守她。

薛凱琪不是薜凱琪

薛凱琪的中文不好,很多人的中文也不好。她出道初年,沒有人會寫錯或打錯她的姓。早兩三年開始,薛凱琪間中會變成「薜」凱琪,皆因兩字相貌極為近似,用速成輸入法也只是輸入「廿十」,正字「薛」更排在別字「薜」後。用左手寫字的薛凱琪早了解這問題,她不是本地填鴨式教育出品,不會人云亦云,好端端不會寫錯自己姓氏,還即席揮毫,雖然筆順錯到九彩。

「嗰個係咩凱琪呀?」

薜,音「百」,是一種藥草。

「『百』凱琪?哈哈哈哈哈哈……」

我信,at that moment,她真的覺得好笑。At this moment,還是after this moment,還是有人會錯下去。

請她的神給予世人智慧,不要指「薜」為「薛」。即使有人繼續寫錯,請給予薛凱琪寬恕的心,哈哈幾聲便算了。阿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