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寵物  > 寵物醫健 2023 年 03 月 23 日

暫託家庭的流水落花

電影《流水落花》的天美姨姨,在十三年的寄養生涯中照顧七位小孩,在付出愛和關懷的同時,亦從中學習和得到快樂。同樣地,身為群貓會暫託家庭的Kinki,九年的暫託生涯,照顧過七十多隻貓貓,當中有喜有悲,亦令她克服困難,看透生死。現在就讓Kinki細說,她和暫託貓貓們的美好故事。

Kinki說家中的貓貓,已習慣暫託貓貓的出現,特別是矇矇(右)最為友善。

 

資深貓奴Kinki的貓緣始於小學時,當時她和家人回家途中偶遇一隻小貓咪,一直跟着她們回到寓所樓下,家人感到有緣便抱回家餵養。平日照顧貓咪重任由家人負責,Kinki就負責與貓貓玩耍,可惜飼養數年後,家人將貓貓轉送給別人,她傷心了一段時間。
到中學時期,Kinki愛貓的心沒變,開始從街上救流浪貓,帶回家中暫養,透過網上資訊學習照顧貓咪,如有病會帶牠們求醫治療,然後為牠們尋家。
二○○六年,上水發生多宗駭人的虐貓事件,五千名市民發起反虐畜大遊行,Kinki亦參與其中,同時認識並加入了群貓會,成為貓會義工。
起初Kinki會每星期到貓會照顧貓貓,後來工作時間不穩定,開始轉做暫託家長及家訪義工。成為貓會的暫託家長至今已八、九年,期間Kinki曾暫託過七十多隻貓貓。Kinki家中有四隻原住民貓貓,她說會一視同仁對待牠們:「某些義工會分得好清,暫託就是暫託,不可以經常抱,不準上牀,但我會視牠們為自己的貓貓,這裏是牠們的家,只不過將來,牠們會有另一個新家。」Kinki說若原住民貓貓能與暫託貓貓和平相處,不會將牠們分隔,任由眾貓貓自由地在屋內遊走。

Kinki說需要暫託的貓貓多數有傷病,家中必備毛孩藥箱,以備不時之需。

 

最深刻、最心痛

視暫託貓貓為自己毛孩的Kinki,對每隻貓貓都產生感情,當中對三色貓K'lin的情是最深刻和心痛。Kinki暫託了K'lin共四年,是時間最長的一隻,她說:「我由二○一六年四月開始暫託K'lin,牠是一隻性格十分惡、有情緒問題的孤僻貓,牠經常抓傷自己頸部,之前一直住在貓會,每日由不同義工為牠清洗傷口,但我覺得這樣難以改善K'lin的情緒問題,於是把K'lin接回家。」剛到Kinki家的K'lin,不願與Kinki接觸,一摸牠便出爪還擊,直到同住兩年後,Kinki才摸到K'lin的屁股。
Kinki暫託的貓貓最終都能成功尋家,但K'lin卻成為長期住客,Kinki說:「當可以摸到K'lin後,我們互動增加,然而在這時候發現牠胃口變差,帶牠求醫後發現腎有問題時,已經是第四期腎衰竭,醫生觸診檢查,已摸到腎臟變形,以及表面出現凹凹凸凸,起初以為牠只有幾個月命,最終K'lin一年半後才離開。每次同其他義工說起K'lin,我都會感到心痛,因為花了很多時間和心機感化牠。到最後一年,K'lin每晚會在門口等我放工,主動走過來臉貼臉,會用額頭頂我,如果K'lin沒有離開,牠會是由暫託變成自己的貓貓。」Kinki還說K'lin令她克服了打針恐懼:「本身好怕打針,每次打針都會因緊張而嘔,而K'lin每晚都要拮針打皮下水,K'lin都不怕,我也要和牠一樣。之後我要入院做小手術,都有帶K'lin的相片入院陪伴我,讓牠為我打氣。」

 

Kinki說兩兄弟雙眼的後遺症,不能以藥物根治,只可每日洗眼和滴眼藥水作舒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