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22 年 01 月 01 日

獨家上水直擊 水貨街變地下賭城

有水貨街之稱的上水新祥街至新豐路一帶,在疫情持續三年以來,水貨客消失,店舖及樓上貨倉亦變得十室九空,可是每日仍不斷有師奶阿叔神秘地出出入入。
知情人士向本刊揭露,近年有黑幫暗地裏把水貨街打造成地下賭城,透過經營多個麻雀館及百家樂檔,以現金回贈等手法,吸引賭仔前往耍樂。由於每月利潤高達逾千萬元,黑幫不惜落重本廣布「天眼」、「天文台」,即使遭警方冚檔,轉頭又另覓單位再開檔。
本刊早前直擊其中一個地下賭檔的運作實況,並發現賭客中有家庭主婦輸掉逾百萬元,導致婚姻破裂,也有手持收租物業的闊太,即使輸掉身家兼欠債,仍要日日去博翻身。

水貨街部分吉舖被黑幫以散租方式用來開麻雀館。

 

「這是我老鄉,自己人,入來玩幾手。」記者跟隨賭仔陳太到上水新豐街一個唐樓單位,她隔着鐵閘向屋內一名女子簡單介紹記者後,鐵閘隨即打開。步入單位,最矚目的是大廳一邊牆上掛着一個約六十吋的大電視,剛才開門的女子站在電視前,注視着屏幕上的八格畫面,原來這是閉路電視,監視着大廈地下門口、單位門口及單位內多個地方,無論是街上行人還是單位內的人,一舉一動都一覽無遺。

換籌碼有回贈

該個約八百呎單位,間有兩房一廳,四周全部貼上厚厚的隔音棉,在廳的一角擺放了一個記錄員工上下班時間的打卡機,機上插有九張卡,估計現場有九名職員。約四百多呎的長形大廳,擺放了兩張百家樂賭枱,每張賭枱上方均掛有一個約五十吋屏幕的電子「路紙」,顯示每局所開出來的結果,讓賭客參考及捉路投注。每張賭枱都圍坐着六、七名男女,年齡由三十多歲至六十多歲左右,各人手持籌碼,看準才落注。
「這裏落注一定要用籌碼,如果一次換四千元的話,每小時會回贈一百五十元,最多回贈十次,即最高回贈一千五百元。」在場內專為客人兌換籌碼的阿成,見有新客仔,即熱情地講解規矩,「不過回贈的籌碼必須在一小時內每二十分鐘落注一次,每次最少五十元,否則下一個鐘便不會再有回贈,或要再換四千元籌碼才可以重新獲取回贈。」
每張賭枱有兩名荷官,一個負責派牌,一個負責派彩,「如果你只想玩兩手試下運氣,最好買莊家六點,買一百賠一千二百元,最低注碼五十元;買莊閒則最少注碼一百元,贏錢就要抽水百分之五。」陳太一邊教記者玩百家樂,自己一邊落注。記者現場所見,大約三分鐘便開一局,每局約有三至四人落注,注碼由一百至五百元不等。陳太雖不是每局都玩,但在短短一個小時,已輸了一千多元。
「這種百家樂大檔在上水起碼有六間,新豐路這間最初是在新康街,今年十一月中被警方冚了;幾日後搬到新運路,但在十二月五日又被冚檔,幾日前才搬來新豐路。上水很多這種唐樓大單位,大部分本來是水貨倉,室內間隔簡單,只要貼上隔音棉就可以開檔。」有知情人士向本刊透露,上水最活躍的黑幫是和勝和,由其操控的地下賭檔最少有十四間,除了六間百家樂外,還有八間地下麻雀館,全部廿四小時營業,且都是前坐館綽號「寸仔」旗下業務,並由其頭馬「石仔」出面打理,他每日都會不定時前往巡視業務及收走現金,只留小部分作派彩,以免一旦被警方掃蕩損失慘重。

今年十月五日警方執行代號「威決」的冚賭行動中,檢獲約九萬元現金。

 

每月利潤逾千萬元

新康街、新祥街、新豐路及新運路,全都是三層高的唐樓,知情人士續稱,只要看見大廈門口裝有三個以上的閉路電視「天眼」,樓上定必有賭檔,部分甚至在街頭設有「天文台」負責把風,提防警方冚檔,「至於地下麻雀館多數在符興街、巷仔街等地下吉舖,途人經過拉了閘的舖位,不難聽到內裏有噼哩啪啦的打牌聲。」
該知情人士透露,樓上的大檔每日純利約五萬元,每月就有高達一百五十萬元收益,六間大檔每月進帳九百多萬元。至於每間雀館一般放置三張電動枱,全部打「跑馬仔」,幾分鐘打一鋪計,每鋪抽水二十元,平均一張枱每日可以抽水四千元,扣除燈油火蠟,每間雀館每月純利起碼三十萬元,八間就有至少二百四十萬元。
至於「寸仔」,在一六至一七年間遭警方卧底,揭發他與五名手下涉參與「新成員」入會上香儀式而被捕,早前各人被控以三合會社團成員身份行事等七項罪名,「寸仔」在裁決前棄保潛逃,但一周後迅即被捕回,現還押等候判決。
為了招攬更多新客,黑幫除了在大檔設現金回贈外,還有介紹新人獎,凡介紹新客到大檔換籌碼逾四千元,就有一百元現金獎。另外,大檔還可免息借一、二萬元給輸家一個星期作周轉,不少貪圖蠅頭小利的家庭主婦,會四出落力拉客,故不少常客都是來自大埔、粉嶺及元朗的家庭主婦及退休人士。

 

新豐路兩座相連大廈被指均設有地下賭檔,最明顯是大廈門口額外設有多部閉路電視。

 

通關在即,有水貨街之稱的新康街吉舖業主積極招租,並打開鐵閘任由參觀。

 

疫情下活躍上水的水貨客拖篋裝貨的情景已消失多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