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22 年 12 月 06 日

放膽愛 王賢誌

王賢誌指現今同性戀者比以前幸福得多,起碼可透過交友app去識人,但歧視仍然存在,他希望慢慢有所改變。

「死基佬!」、「我唔歧視gay,但最好唔好搞到我!」

五十二歲的王賢誌(Vinci),作為同性戀者,無論是他口中成長時期那個「恐同」情況嚴重的年代,還是現今開放了不少的香港,性小眾面對的壓力依然存在, 幾難聽的說話都聽過。

由他製作的配對真人騷《仔仔一 堂》,正是希望外界了解同志的想法和生活態度,多一點包容,令他們放膽去愛。

《仔仔一堂》現正於J2台播出,請來十 位package不俗的仔仔參與拍攝,當中有主廚、花藝設計師和小提琴手等,希望他們透過交流,忠於自己。王賢誌大賣關子地說: 「最後能否成功配對,都是十人的緣份。」 Vinci透露最早向大學講師Andrew(左 一)提出邀請,但因為他工作方面需要很多審批,反而成了最後一個埋位,「他起了一個很大的作用,牽引着一些關係。」

「觀眾睇完有討論,會鬧是好事,慢慢來,不一定要接受。至於有人批評我 『自肥』、『選妃』,如果要『選妃』,我寧願將筆錢拿去做其他事,拍節目咁辛苦。」Vinci沒好氣的說。畢竟,他和另一 半周思聰(Kevin)拍拖七年,結婚也六年,早已認定與對方廝守一生。

斟過百人

BL劇《大叔的愛》、《如果30歲還是處男,似乎就能成為魔法師》大受歡迎,Vinci也有捧場。「我鍾意睇,好sweeto架。」 不過他認為劇集太童話式,彷彿全世界都接受男男戀、零壓力,根本不能反映現實。相反,由他一手包辦監製及主持的節目《仔 仔一堂》,講求真,參加的十位仔仔全部都是單身同志,講的每句說話都沒有劇本,由心出發。

王賢誌(中)邀請參加真人騷《仔仔一堂》 的十個仔仔,要樣有樣,要肌肉有肌肉。

Vinci說:「這班仔仔我找了超過一百個才找到,大部份我都識,過程好艱辛,有的有興趣參加,但家庭和工作不容許,例如醫生和律師。有人批評我刻意找高大靚仔,只呈現美好一面,講真,要迎合觀眾口味,我不想揀好明顯是gay的,要揀男或女觀眾都喜歡的類型。」

同性戀者的路並不易行,但Vinci覺得這班仔仔已經比他幸福得多,「在我的年代,要收收埋埋,又沒有交友app。有段時間,我以為注定沒拖拍,每次聽親《葡萄成熟時》夭心夭肺的歌詞,都會喊。」 今日一小步,就是將來的一大步,Vinci希望這班仔仔接力,令性小眾的路容易走下去。

王賢誌坦言有想過生小朋友,組織完整家庭,「不過我好老喇,如果生,我七十幾, 他才廿幾,短期內不會了。但人生很奇妙, 將來不排除生仔的可能性。」

我好自戀

王賢誌出身顯赫,是王氏港建的後人,做過幕前的他,現在愛上做幕後,覺得發揮空間更大。今次炮製《仔仔一堂》,無非是想傳達LGBT(彩虹族群)都有權利去愛的信息。 一六年,他和同性密友周思聰(Kevin)在加拿大結婚。據他所說,由〇九年認識Kevin,到一三年無意中在電台節目爆響口 「出櫃」,一切都是自然發生,「我沒有試過和女仔或男仔拍拖,Kevin是我的初戀,我好老先初戀,成功就浪漫,不成功就肉酸!」

他自言和Kevin已一起十多年,愛情都變成親情,沒有特別愛情保鮮法。

Vinci回想起初戀得米,即時開懷大笑,更指早在二十多歲時,已向父母坦承性取向。「他們沒有呼天搶地、好戲劇式的反應,因為『出櫃』後十年我都沒變,沒有拍拖,給了他們一段長時間去接受。後來兩個妹嫁人搬走,他們還擔心我。」 曾幾何時,他是一個超自戀的人,以為自己的世界容不下別人,但Kevin出現的時間剛剛好,如果早十年,結局便會改寫。

Kevin是在美國長大的澳門人,拍拖前完全不知道 Vinci的身份,Vinci說:「我們有太多不同的地方, 相處起來不會悶,例如他下廚和種植叻,但份人 『哩啡』,將襪子一東一西咁放,我咪執手尾囉。 嗌交時,我以前會理論,但現在學識要收聲,過 一陣轉移話題就無事。」

他在一六年和Kevin結婚,父母問他:「同居了那麼久,結婚有分別嗎?」他就解釋是對另一半的承諾和尊重。

懷念亡母

Vinci能夠隨心所欲去愛,去做喜歡的事,家人的支持非常重要,可惜王媽媽王胡麗明於本年初病逝,當時正值他要兼顧拍攝《仔仔一堂》,壓力之大可想而知。

「去年九月至今年一月,媽媽都入緊院,當時除了拍攝,我便在醫院。媽媽有叫過我不用去探望,但我覺得反而兩邊走,令我另一邊聚精會神去做事,可以紓壓。回想起來,當時逼得自己太緊,而真人騷最後有一個位,是向她致敬的。」

他仍未習慣媽媽已離世的事實,「有很多回憶,多謝她守護家庭,是一個偉大的媽媽。」

媽媽去世,他在社交網貼出親自唱的《念親恩》和《親情》答謝。訪問中,他更主動提起:「有人說我媽因為我『出櫃』,沒有孫抱而激死,我想說一個人的生命是否精采和有意義,跟壽命長短 和有沒有孫抱無關。每家人都有自己的故事,應該要互相尊重。」

在Vinci心目中,媽媽很偉大,是一個好太太。當年一家移居加拿大,爸爸王忠桐要做生意兩邊飛,媽媽要照顧Vinci三兄妹,又要 維繫夫妻感情,確實不易。

媽媽走後第一年,一家人陪爸爸到 Amigo晚飯,慶祝父母的結婚周年。

「未習慣媽媽已走的事實,以前有甚麼都跟她說,她會做中間人,轉述給爸爸知。現在我多了時間陪爸爸,和他溝通,好似十月時,我和Kevin便陪他去日本旅行,以前這個組合是沒可能。 」 訪問前夕,剛好是父母的結婚周年,孝順的Vinci當然有陪爸爸度過。

樹欲靜而風不息,子欲養而親不在,老生常談,卻有多少人可以做到?

王爸爸非常恨去日本,所以十月初,他和Kevin 做伴遊,跟隨王爸爸計劃的行程去吃喝玩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