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娛樂放題  > 留星語 2011 年 03 月 24 日

爛命 杜如風

杜如風(Helen)在《風行全世界》這個由她自編自導自演的旅遊節目中,以瘋癲大膽的主持手法爆紅。向來自稱「可怕教主爛命倫」。 更話明係「瘋」行全世界,由東京開始一直玩到北京、倫敦、紐約,貫徹爛命一條的性格,如瘋似癲地玩轉地球,最新傑作係倫敦街頭扮帝女花,再通街派英鎊樣式的「陰司紙」,玩死鬼佬笑爆香港人。只是這次爛命倫帶團玩到去東京,卻遇上世紀大地震,面對大自然的可怕災難,三十幾歲人(誓死不肯透露真實年齡)終於知道條命寶貴。「睇住電燈柱好似支膠飲管咁搖來搖去都未識驚,再睇電視見到災情咁嚴重,至開始怕呢次會唔會係咁先。」身在異地、鄰近災區,作為前嘉禾高層杜惠東的獨女,亦更知道親情可貴。「東京三日兩夜,打唔到電話畀父母報平安,阿媽唔知我係生係死,不停想辦法搵我,驚我有事嚇到喊。」這一刻杜如風終於知道:「原來自己條命唔係只屬自己,若果咁就死咗,父母會好傷心。」爛命倫,爛命不再。雖然上周仍以「X你啦!」在微博上與網友駁火而上報紙。

震在東京

三月十一日,杜如風作為領隊,帶住一行十三人到東京,準備喪玩。就在前往東京住宿酒店的途中,遇上這次九級大地震。

「當時只感覺旅遊車不斷搖,仍不知道這麼嚴重,去到酒店才發現所有人都在空曠地方等待,一等便等了四個多小時,期間不斷發生餘震,燈柱的燈泡也搖到爆,才知這次真的是大件事。」

杜如風這個東京團本來四日三夜,但剛到埗便遇上大地震,行程自然不再一樣。

「頭一、二日全個東京交通其實都停晒,不過我們有旅遊巴,所以都可以在附近的餐廳吃飯,也參觀了一、兩個景點。」

其實在地震當天,整個東京市面都是有家歸不得的人潮,便利店、超市的食物和水早就被搶購一空,只是市面秩序非常良好,完全沒有混亂的情況出現。

拍攝Now的旅遊節目《瘋行全世界》最新一輯時,這套帝女花全套裝備由香港空運倫敦,仲要玩埋歌劇面具,若果出現香港街頭,我會當係撞鬼。

只是面對天災,眾人亦無心玩樂,每晚都留在房中看日本的新聞報道。

「我兩晚都係對住個電視一直喊,有個伯伯在福島四圍搵親人,富士電視台記者走埋去問佢嘢,阿伯第一時間對住個咪大嗌:『XXXX、XXXX(他兩個兒子的名字),你們一定要生存下去!』一路睇一路流眼淚,仲邊有心情玩,亦知道真係唔走唔得。」

最後決定提早回港,但卻遇上航空公司坐地起價。

「回港的機票竟然加到一萬七千元,我覺得係趁火打劫,有得揀我寧願捐畀災民都唔會畀!但我帶住咁多人,要顧及大家安全,最後公司都係焗住畀。」

杜如風說有其他朋友正在東京玩,最後選擇搭子彈火車去大阪轉機也不願益奸商。

杜如風自認EQ低,留言用了「X你啦!」是太衝動。

到東京第一日,所有食物飲料都近乎被掃清,只是Helen當時仍未識驚。

人很渺小

這場日本地震,讓很多人感受良多,杜如風說:

「嗰一刻真係發現人好渺小!」

直到上星期六,Helen仍然有一位居於東京的朋友音訊全無,不論手機還是電郵都完全沒有回覆。還幸杜如風居於東京的契媽一家人都平安無事。

「我在日本讀書和工作了很久(讀書時還有位日籍男友),早就把東京當成是自己第二個家。

「其實現在日本災區最需要的是糧食和水,錢反而其次。」

地震當日到第二天下午,因為所有電話都斷,杜媽媽一直冇辦法聯絡到愛女,甚至喊住打電話畀所有有關人等,求他們想辦法聯絡杜如風,因為當時冇人知她是生是死。

「好彩到夜晚可以上網,就用whatsapp同朋友聯絡,叫他們第一時間要搵我阿爸阿媽,話畀佢哋聽我安全!」

這一刻的杜如風,明白了一個最重要的教訓。

「我真係知道原來自己條命,唔係淨係屬於我自己,若果我咁就死咗,父母會好傷心。這一秒我仍然在生,但下一秒就可能已經死咗,本來直行條路仍然風景如畫,轉個彎就已經面目全非。」

人的生存,到最後所需要的其實都很簡單,面對大災難,身家係一千萬定一蚊雞,其實都冇分別。

當晚東京街道大塞車,杜如風也不敢在街上流連太耐,更說:「後尾去玩連影相都冇心機。」

地震發生當晚的東京街頭人潮如鯽,盡是有家歸不得的人。

為X道歉

杜如風雖然人如其名,有時真係瘋瘋癲癲,不過這次更在微博上惹火,與網友留言互鬧,就連個X都出埋。

「我第一個留言時其實只係知地震,因為斷晒消息,唔知件事咁緊要。到知道原來咁危險時,人在日本個心真係好驚,心情就梗係唔好,生死未卜喎!網友留言中最令我火滾的是『希望地震帶走你!』,真係唔激動就假。我承認我係衝動咗,對唔住各位,我EQ係低咗啲,唔應該寫個X字。」

其實回港後杜如風坦言冇心機同任何人講說話,就連專欄都唔想寫,但眼見爸爸杜惠東就算有病都未停手,也就「的」起心肝半夜趕工。

「我老竇就連早排入醫院都繼續寫稿,咁我冇理由停手,我都話開間杜氏寫稿山寨廠,老竇日班我夜班。」

杜Sir早前因為腎衰竭入院,現在要長期洗腎,不過病情已經穩定。

「我老竇家陣仲生猛過我,講嘢鬼咁好中氣。淨係要戒口,絕對唔可以食有鹽分的東西。」

杜如風每次出去拍旅遊節目,除了製作費外,買衫的錢都不是小數目。「好彩近排工作多咗,收入叫做唔錯啦!」

神經爆料

杜如風近一、兩年才叫做開始「出名」,因為旅遊節目而多了很多工作機會,搵錢是多了,不過仍未夠買衫。

「我成日都話,若果唔係阿爸阿媽退休,我都唔會出來做嘢呀!」

不過,當年投考有線電視,死都唔畀老竇同當時有線高層徐小明聯絡,誓要靠自己。

「我真係自己排隊等面試,等足一個上午,直到入去做,初期都冇人知我係杜惠東個女。」

現在紅過老竇,笑住慨歎話玩咗三十年,終於都要還,只不過自家製拍旅遊節目搵到的錢,唔好話未夠佢買衫,就連成本都未cover。

杜如風父親杜惠東是嘉禾前高層,一直流傳她每月仍靠老竇還卡數,Helen就話:「依家我紅過佢呀!咪要做嘢當還債囉!」

「今輯去倫敦、紐約都係貴地方,計完條數最後都係蝕。不過我要澄清,我每季最多都係買兩萬蚊衫,錢由阿媽管,每個月有五千蚊零用,家陣收入同支出係成正比o架!」

作為前嘉禾宣傳部高層的獨生女,杜如風其實由細到大見慣大明星,最愛梁朝偉的她,曾幾何時探班、記招、慶功宴,都一定有佢出現,梁朝偉後來每次見到她都會說:「你又嚟呀?你簽咗百幾個名啦!煩唔煩呀你?」

與陳奕迅夫婦更是由細玩到大的好朋友,徐濠縈在銅鑼灣的時裝店,更是她的「朝貢」地,每個月出糧都有「大比例」給了好姊妹徐濠縈。

所以當她爆出:

「XXX(某日籍靚仔男星,在香港、台灣都紅極一時)係『基』的。」(千叮萬囑叫我唔好爆真名。)

我絕對相信是真的。

嬸嬸的麵包

杜如風在大地震的當天到埗,東京所有樓宇建築都要疏散,一行人惟有在露天空地等待解封。

在這四個小時的等待中,雖還不至於飢寒交迫,但卻親身感受到災難的恐怖和人情溫暖。

「當時冇水冇食物,十幾人企喺空地等,突然有位日本籍的嬸嬸,走過來向我們每人派發一袋麵包,還不斷說不好意思,這些麵包只是剛剛吃剩的,還請我們不要嫌棄。」

其實當時的東京街頭,也有很多日本人有家歸不得,但是這位嬸嬸竟然先關照他們這些遊客。

「我感動到唔捨得食,包麵包一路袋喺身,最後仲攞埋返嚟香港。」

面對災難,人與人的關係可能比平常更密切,就算是不同民族、不同語言,也可以感受到人間溫暖。

經此一役,承認從來搵幾多錢都未夠買衫的杜如風,終於發誓:

「一定會買少啲衫、做多啲善事!」

這袋麵包是杜如風由日本袋到返香港仍然唔捨得食,至今仍放在杜家雪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