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老作有理 2022 年 09 月 20 日

林作

讀過哈羅公學、牛津、港大,是一位前大律師,可能是娛樂圈學歷最高嘅人,好認真咁滲透住濃濃嘅膠味同不可解釋嘅幽默。

貧窮裏沒有高貴

我認為,職業沒有貴賤之分,但收入卻有高低之分,一切要從 二〇一九 年說起。
我在二〇一五 年成為執業大律師,同年參選區議會選舉。湊巧的是,當時的女朋友在我參選前兩個月,選擇參選香港小姐。於是娛樂版記者和時事版記者趁着這千載難逢的機會,交叉報道我倆,頓時令我成為 二〇一五 年整個區議會選舉最多媒體報道的候選人。
這是當時令我聲名大噪,廣為人識的原因。有人說我是因為港姐男友這身份而為人認識,但事實上僅僅和港姐冠軍拍拖,是不會成名的。幾乎每一屆港姐冠亞季軍都會有男友吧?不過,這確實影響了我的大律師生涯,因為香港大律師行業很重視低調。大律師可能是全港所有行業裏面最重視專業感的。除了政治工作及教學外,律師是不可以涉及任何副業的,除非獲得大律師公會的批准。而絕大部分客戶,都不想找一個並非因為法律專業而出名的大律師——華人本身已經不喜歡跟官司沾上任何關係,如果代表他的大律師像一個大明星般出名,豈不是會讓他的案件,也就是說他的情況更廣為人知?

我從來不認為行業有貴賤之分,但收入卻有高低之別,故從自負盈虧的大律師行業,華麗轉身成為斜槓族。

 


隨着我的知名度愈來愈高,我開始接觸到大律師界別以外的人,社交愈來愈廣闊之餘,也認識了更多事業發展的可能性。二〇一七年,我得知兩位大律師前輩,因不同原因被告上了法庭,需要向法庭披露自己的收入。兩位都是年資二十年左右的大前輩,在行內具有相當知名度。結果,兩位都誠實申報他們——大概是每個月二十萬不到。當時的我得知前輩的收入後,便下定決心向外闖。大律師是個極度不透明的行業,收費是海鮮價,收費方式也很古老,總之能賺多少,外人根本不能從他的三件頭西裝判斷出來。我的一位律師朋友近年跟我說,刑事大律師新人,執業頭兩年平均每年可以回本已經很不錯,難以有甚麼淨收入。
有人說如果我堅持下去,幾年後收入可能就會提高。我並不這麼想,我認為大律師行業已是夕陽行業,如果想追求財富的話,實在有很多更好的方式。事實上,在我離開的同時,跟我有類似背景的兩位師兄、師姐也離開了;而在我離開幾年後,我發現有更多我的牛津同學、大律師時期的同事,都相繼離開了。我不否認這行有極少數人能夠賺到錢,但絕大部分是做不到的。
總之在二〇一七年,我執業快到兩年的時候,就決定要找更好的機會。因為自幼受母親薰陶的緣故,我從來不認為行業有貴賤之分,但收入卻有高低之別。我真的不愁沒有機會。因緣際會下,我竟然在同一個月內獲得三份工作:
1.娛樂公司開出的藝人合約,底薪每個月數萬港元,為期四年。
2.上市公司執行董事,每個月有固定薪金,是不低的五位數字,為期三年。
3.大型補習學校英文補習老師,沒有底薪,但平均每個月佣金大約有六位數字。
這麼一來,我從自負盈虧的大律師行業,每個月因為要租用中環「豪宅」辦公室加秘書及雜費,而需支出大約五萬港元,搖身一變成為每月收入接近二十萬的人,已超越那兩位大律師前輩,對於二十七歲的我,是足夠吸引的。於是,我頭也不回地「轉行」,華麗轉身成為斜槓族。由於擔任上市公司執行董事不能同時具有大律師資格,我甚至連大律師牌照都退掉,直接除牌。對我來說,收入至上。好像狄卡比奥在電影《華爾街狼人》裹面講的:貧窮裏沒有高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