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2 年 06 月 16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兩難的抉擇

香港今天疫情平隱,市面重見興旺,又快將慶祝特區成立廿五周年,我們本來應該很高興。但在一切慢慢復常的表面下,香港不再是一個向世界開放,人人可以自由出入的地方。在世界各地紛紛放寬入境檢疫要求時,香港現時的檢疫制度等同自我封鎖,國際間的商務往來陷於停頓,旅遊航運繼續冰封,居港的外國人和外資公司紛紛撤離,而港人自己也走不出去。
抗疫當然要付出代價,但當目標和代價兩者已失去一個合理比例時,我們便不禁要質疑。眾所周知的是,今天打足疫苗的人感染新冠Omicron,病徵輕微甚至沒有病徵,三五天便痊癒。雖然每天還持續有數百宗新個案,但根據醫管局報告,重症患者已是寥寥可數,死亡個案則更少,隨着高齡人士接種率的提升,病死率將進一步下降。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是否非要追求「清零」,而讓整個香港付出這樣沉重的代價呢?降低檢疫要求的最壞設想,是可能會有新一輪的「爆發」,但若感染已不會導致大量重症或死亡,醫療系統沒有超負之虞,這跟應對一次大流感有甚麼分別?

香港與內地免檢疫通關,遙遙無期。

 


國家經常告誡我們,新冠絕對不能視作「大號流感」,管它叫動態也好,社會面也好,總之要堅持清零,認為西方政府的「與病毒共存」漠視人命,為政不仁。我認為這會令抗疫路線的討論過於二元化,會局限政策因應最新科學知識和新發展(如接種率及新藥)而調節的彈性。上海最近一波的爆發顯示,重症和死亡數字都不高,死亡個案大都集中在沒接種疫苗的高齡人士及有基礎疾病的患者,但這組別的接種率已接近九成,即使有下一波情況也不會太壞。根據國家的最新公布,上海從二月至六月初共錄得五十八萬多宗個案,死亡病例五百八十八,病死率約為百分之一,與全球的流感平均病死率相若。
所以上海的醫療系統一直沒有超負的問題。問題反而是,為了一個神聖的目標,上海的全體市民、運輸物流乃至全國的經濟活動,甚至全球的貿易,也因此付出沉重代價。經驗和事實也告訴我們,清零做得到,但無可能持續,上海這幾天又有新個案了。北京也一樣,上星期出現十幾宗便禁止全市堂食。這究竟是個甚麼概念?
中央政府並沒有把這一套做法強加於特區政府,但在免檢疫通關這一層,我們真的沒有多少自主權。我們正面對一個不可能的抉擇,就是究竟先與世界通關,還是先與內地通關。我們大可以放寬對外來人士的入境檢疫要求,但愈是放鬆,距離內地的標準便會愈遠,與內地免檢疫通關的機會便愈渺茫,那就再休談甚麼「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了。但選擇緊貼內地而行的話,香港一直賴以為生的國際脈胳便會逐漸枯萎,而且現在還看不見內地政府放寬檢疫的路線圖,如這情況長時間維持下去,前景一樣黯淡。你說如何是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