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2 年 05 月 28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本地番薯頂呱呱

崇日,我認。不過,那是廿幾三十年前的心態,當時覺得無論相機、音響、模型、漫畫、潮物……總之樣樣都好。食物也如是,拉麵、刺身、壽司、串燒,連日本鮮奶和咖啡,也覺得零舍幼滑。去日本吃喝玩樂和購物,是人生一大快事。
有一年去到京都,除了發現當地豆腐出奇的好外,烤番薯也十分香甜,但折合十多港元一小個。須知當年香港市面很少日本番薯,偶爾在日本超市有些少來貨,但叫價不菲,二、三十元一袋約五、六個幼小的番薯,真的不捨得!在日本吃日本番薯,覺得貴都值。
現在,在AEON或Donki超市,有多個品種日本番薯,售價跟從前沒多大變動,大多是廿多元一袋。每個品種都有名字,也會說明來自日本哪個產地,有些標籤甚至註明肉色及甜度。嫌貴的人也當佩服日本的仔細,產品價值的提升是有道理的。

 

 


雖然米和麥本應是主糧,但貧瘠地區不容易有一口飯或一碗麵落肚,有番薯吃已是很好運了。番薯本是賤物,八十年代在安徽往黃山的路在,在路邊攤販中買了一個烚熟大番薯,五毛錢人民幣,甜到哩!當地人說,都在附近地裏挖出來的。沒有任何心理因素,以食味論食味,完勝吃過的東瀛品種。
朋友在南丫島有間兩層村屋,前有空地,後有雜草叢生的小坡,據他宣稱都是屬於他的。小坡上原已有野生蕉樹,他隨意亂種了些番薯,有時摘些嬌嫩的番薯葉當菜炒。有一次到訪他家,挖了幾個大番薯送我。嘿,兩個煲糖水,一個放進多士爐裏焗,兩種方式都好食,證明番薯本身靚。是的,本地番薯其實也有好貨色。
有一番人生閱歷和食歷,明白每種物事都有其特點個性,不一定日本番薯才好,何況天大地大,以番薯之粗生,必有其過人之處,只是我們懂不懂得欣賞不同天空和地土之下的番薯味道。
這天路過筲箕灣金華街街市,見菜檔有本地番薯,看到破口呈淺橙紅色,煞是迷人,想像熟了之後準是蛋黃色,一時情不自禁,大大小小買了十多個,付了二十五元。回家急不及待,洗乾淨一個用多士爐炮製煨番薯。嘩,好食到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