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只能回味 2022 年 04 月 16 日

梁家權

資深新聞工作者。飲食文化著作有《尋找失落的菠蘿油》、《沒有粉絲的碗仔翅》、《食蛋撻的路線圖》、《麥芽糖的黐纏往事》、《苦路救星陳皮梅》、《當油炸鬼變成老油條》、《天橋底的牛丸》。

與薯仔的距離拉近了

必須申明,不討厭薯仔,但也不喜歡。上一輩教落做人要有衣食,不應浪費食物,飯碗中一粒飯也應該吃清光,碟上也不應剩下殘羹,即使不愛吃薯仔,也要甘之如飴。可是不少西餐多有薯菜伴碟,有得揀當然換掉,無得揀都要硬食。
傳統瑞士菜Raclette,主角是熱溶芝士,吃時灑上豆寇粉和甜紅椒粉,配細細個的新薯,並以酸珍珠洋蔥和酸青瓜仔伴吃。那些熱溶芝士已夠飽滯,但不配新薯不成體統,人家傳統食法如此,當然入鄉隨俗,幸好新薯個子的骰,一個起兩個止,加上有酸咪咪伴菜,小小的新薯,不知不覺便可幹掉。至於快餐店的薯條或連皮薯角,也是炸到香口,以及蘸上茄汁才一條條送入嘴巴裏。
中菜也有薯仔菜式,四川菜有一道酸辣土豆絲,酸酸辣辣本來很開胃,炒過或煮過的土豆絲亦帶點爽口,但始終提不起興趣。參加有點菜權的中式餐膳,絕對不會點土豆絲。

 

 

 

 


說起來常被朋友取笑,他們認為一個「食家」居然不吃榴槤、南瓜、薯仔,簡直不可思議。其實,也想突破盲點,有一次朋友硬要我好好品嚐矜貴的樹上熟即日運港極品榴槤「貓山王」,監着我吃一苞。實話實說,吃下去時香蜜味極獨特,但腦海中飄浮了半生的臭味始終揮之不去。不得不承認,的確是成見及偏見。
也不明白為甚麼不愛南瓜,不想深究了,反而對薯仔的疑問倒想找答案。曾經反問自己,為甚麼不愛吃薯仔,多番思量,總覺得薯仔味道太寡了,吃不滋味。堆上忌廉、蛋白碎、牛油、煙肉粒、蔥粒的焗薯例外,焗得香口兼配料可口而又軟腍,大大個薯仔便當一頓午餐。早年有高檔連鎖三文治店有焗薯出售,偶爾會買來吃,是希望與薯仔冰釋前嫌。不過,十多年來成見依然,只感覺沒以前那麼抗拒薯仔。
近年自家焗春雞和燒牛扒,都故意用薯仔做配菜,試過生焗薯仔,不知是品種問題還是焗四十五分鐘仍不足夠,中心部分好像仍是生的。於是下一次便烚過才焗,但烚過味道不夠香。再下一次,選用乒乓球大小的薯仔,但始終焗不腍。美少婦廚神June教路,將小薯切出風琴狀(見圖),焗得快亦焗得香。果然得心應手,突然間覺得,與薯仔的距離又拉近了一大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