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2 年 04 月 01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全民檢測的「反思」

擾攘多時的全民檢測,最後變成「傳聞檢測」,特首在三月二十一的記者會上宣布「暫緩」,香港人都鬆了一口氣。政府給出的理由是:香港缺乏內地那種社區組織架構,不能確保強檢「不漏一戶」,而且要動員龐大的人力物力,不具成本效益;市民又不合作,現時圍封強檢的違規比率也達百分之十六;另外一個原因是目前疫情仍處於高峰期,並非推行全民強檢的好時機。特首更不忘提醒那些向政府施壓要做全民檢測的人,應該「好好反思」。
我們於是要問,政府二月二十一日宣布進行全民強檢時,為何沒考慮到人手需求和社會組織能力的問題。當時第五波疫情己全面爆發,明顯已錯過了進行封城的最佳時機,所以市民還以為這項決定是政府「迎難而上」的表現,感到奇怪之餘,只好逆來順受了。當時特首煞有介事地責成了內地及政制事務局長來統籌這次行動,而陳肇始在二月二十六日還向傳媒透露可能要禁足,市民也因此瘋狂搶購糧食物資,市面登時一片混亂。這是政府當日未有詳細部署前輕率宣布全民強檢的直接後果。

全民檢測傳聞已久,嚇得市民方寸大亂,特首最終宣布「暫緩」。

 


特首叫人「反思」的話言猶在耳,兩天之後她又一次改口,說或會在疫情的末段進行全民檢測。香港缺乏像內地那樣的社區組織架構,要歸結到深層的歷史和政治原因,不可能像玩魔術那樣在疫情末期出現。人力及資源方面的問題也一樣(開設五百多個檢測站、八萬多工作人員、兩萬多紀律部隊人員等),無論在疫情哪個階段,香港還是那七百五十萬人,所需的人員數目也減不了多少吧。其實主張全民檢測的社會人士,是希望像內地那樣在疫情初發時進行,以阻截大規模爆發,而因應香港的情況,也不建議全民禁足,可以考慮類似最近上海的做法,進行小區逐個圍封,以減低對民生的影響。我奉勸政府不要把這樣一個關乎全港市民的重大問題,作為意氣之爭。
根據香港大學最近的推測,第六波疫情遲早會來臨。所以向前看,這一波疫情錯過了最佳時機,當局也應該及早籌劃,為香港創造條件,隨時準備在下一波疫情未曾全面爆發之前,進行一次大型的檢測。香港是個人口幾百萬的特別行政區,但只有一級政府,沒有分區、小區、街道等行政機構。地方行政和區議會制度行了幾十年,但沒有執行大規模行動所需的事權和架構。政黨有政黨的網絡(地區辦事處),民政機關有自己的網絡(政務處、分區委員會),互不從屬,更時有相爭。在後國安年代,對抗和消耗性的區議會政治已然絕迹,各區的政務處應該可以結合區內各政黨、民間組織、分區會、大廈法團和互委會等,發揮更大功能。現時各個「重災區」的政務處肩負區內大廈圍封強檢的重任,幹得很不錯,但每次行動只覆蓋幾幢大廈,已要整個政務處的員工要傾巢而出,當局應該盡快擴大各區政務處的職權和人手配置,以彰顯「行政主導」的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