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2 年 03 月 18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熔斷香港

我早年在哈佛商學院進修時認識的一位上海朋友,幾年前在香港創立了一家證券基金投資公司,專替海外機構投資者(如退休基金、家族基金等)投資中國企業的A股或H股,還請我出任顧問。公司一個分部設在星加坡,投資分析的骨幹員工在上海,而買賣、合規和後勤等功能在香港,所以他經常穿梭於港、星、滬三地,可說是一家擅於利用香港優勢的國際金融機構,規模雖不大,但盈利一直很理想。三年前的暴動沒有動搖他對香港的信心,之後四波新冠疫情來襲,他也只是把部分香港總部的職能遷到上海。但到了災難性的第五波,他不得不考慮撤離香港了。

熔斷機制下,海外港人有家歸不得,旅客亦來不得。

 


這家金融機構可說是現時不少外資公司的一個縮影,為着同一個去留問題大為糾結。香港經歷過不少由政治事件觸發的信心危機,但由於我們的制度優勢並沒有改變,真正撤離香港的外資機構並不多。甚麼人權狀況、新聞自由、高度自治的憂慮,那是虛的,始終沒有傷及香港,中美在貿易和地緣政治鬧得最僵的關頭,美國商會也說沒有多少個美資企業打算撤離。不過這次不同了,外商憂慮的不再是虛無的意識形態,而是業務、自身,以及親人的切身利益。再加上回歸以來最嚴重的移民潮,國內精英回流內地,人才流失的問題是空前嚴峻。
在各國紛紛大開空禁之際,香港仍然堅守着一個極嚴的「地區性航班熔斷機制」,即於七天內來自同一地區的任何航班有超過五名乘客抵港時確診,整個地區便給「熔斷」,現時包括最熱門那幾個國家,如英、美、澳、加等,可說是飛不來也飛不去。對來自這些地區的在港人員,他們的苦況可想而知,即使願意幾倍時間和金錢繞道而來,到港後仍要在指定酒店檢疫兩星期加七天自我監測。我那位上海朋友現在無法從香港飛到這些地區,那邊的客戶也來不了,也不願意來。反而星加坡剛放寬了入境限制,疫苗免檢疫通道擴展到大部分國家,星港兩地的對比,已十分明顯。香港熔斷了世界的同時,也熔斷了自己。
這個「熔斷機制」在變種病毒未大規模爆發之前,的確有其必要,但在每日幾萬宗確診的今天,為了杜絕幾宗個案而斷絕與一整個地區的聯繫,致於嗎?現時抵埗後檢測和檢疫的安排已提供足夠保障(其實檢疫期還可縮短至七天),再收緊疫苗接種要求(如必須打齊三針)的話,輸入個案的風險已在可控的範圍,這做法也沒有違反「動態清零」和「外防輸入」的原則。正如內地專家梁萬年說,現時政府的首要任務是減少死亡、重症及感染。我們不要再做一些傷及筋骨的無謂犧牲。
我跟我這位基金公司老闆說,問題都是暫時性的,疫情過後一切便復常了。但我說這話時已沒甚麼底氣,因為香港的新冠死亡率已是全球最高,我深以為恥,離開了香港的人,也不知憑甚麼指望他們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