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2022 年 02 月 24 日

愛‧傳承 汪圓圓

 

汪圓圓的父親汪國強,於二〇年因病離世,對汪家上下打擊甚大,三母女相依療傷。上周的情人節,汪氏三母女推出了厚達二百多頁的《爸爸的食譜》,書中分享汪爸爸的家傳食譜,一相一字也流露她們對汪爸爸濃濃的愛和無盡的懷念。
汪圓圓說:「爸爸過身後,我們都很掛念他,爸爸的廚藝精湛,所以我們吃飯時,也會想起他,很可惜他在生時無出食譜。
「有一天,我們找到爸爸有本筆記簿和平板電腦,原來他手寫了很多食譜,我們竟然完全不知道!我們覺得,他是想把食譜留傳給我們,於是我們就開始想為他出一本食譜。爸爸的食譜在我們心裏是一份禮物,我與家姐(汪詩詩)都覺得要將爸爸的拿手好菜,一代一代傳承下去。

 

汪圓圓和胞姐詩詩將熱愛烹飪的父親的食譜結集成書《爸爸的食譜》(右圖),並與媽媽三人一起拍攝,重新煮出汪爸爸的自家味道。汪媽媽說:「我好感動,看到這本書時,我自己都流眼淚,很想念我的丈夫!這本書代表我們家庭的愛!」

 

 

圓圓的丈夫蔡加讚和姐夫甄子丹,被汪家的熱情家庭氣氛感染,愛上每天與家人晚飯共聚的時光。

亡父的禮物

《爸爸的食譜》厚達二百頁,封面是汪媽媽率領女兒詩詩和圓圓的溫馨下廚照。昔日汪爸爸是家中的米芝蓮大廚,用愛去炮製各式美食,圓圓和詩詩曾提出為父親出食譜的構想,惟當時被汪爸爸婉拒,謙稱只是家常菜,難登大雅之堂。
至他離世後,詩詩和圓圓在收拾父親的遺物時,發現一本由亡父親手筆錄的厚厚食譜,這份彌足珍貴的「禮物」,重燃姊妹二人為父親出版食譜的決心。
兩姊妹着手籌備了約一年半,包下了一個大型廚房,請來約廿人協力。在拍攝前一日,詩詩不慎扭傷腿,但依然負傷上陣,三母女在短短五日內,把食譜的照片拍攝完成。汪媽媽感動說:「女兒說一定要出這本書,她們很積極,又鼓勵我,因為我真的很擔心,怕這些菜式太普通,出不了大場面,怎可以集結成書呢?但兩個女兒說,這本書是用來紀念爸爸的,讓我們記得,他為我們所做過的一切,我真是很感動!」
圓圓則稱:「整個製作過程都很有意義!開始時,我們寫了幾百個菜式,不能盡錄在書中,且很難篩選。我們母女三人,各有不同意見,最後我們以爸爸為中心,想想他會喜歡我們放哪些菜呢?
「我們三母女,第一次一起準備那麼多菜。沒有爸爸在場,我們一邊煮,一邊勾起很多回憶,大家都很開心,很溫暖!」

急救紅燒肉

汪家上下,昔日在汪爸爸的帶領下,每一位都是獨當一面的「煮打」,圓圓歸功於父母對食的要求高,每每在用餐時,對每道菜都會作煮後檢討,分析怎樣烹調會更完美。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下,她吸收了很多秘訣。
「我們長大了,便會想好像爸爸、媽媽一樣,煮得一手好菜,亦很想為自己的小朋友下廚,想他們感受到,與我兒時一樣的愛和味道。因為這回憶很難忘,時至今日仍很深刻和很開心,自然會問爸爸媽媽某個菜的烹調方法。」
圓圓曾一家到外國旅行時,忽然很想家,於是自己下廚煮汪家的名菜——紅燒肉,怎料忘記了其中一個步驟,她急急致電請教父母,「我和老公、小朋友去旅行,有時會忽然很想念自家的家常菜,我就會打電話給爸媽。有一次去澳洲,我很想煮紅燒肉給小朋友吃,但忘了一個步驟,爸媽便在facetime立即教我。

汪爸爸對生活細節有極高的要求,切甚麼菜用甚麼刀、要指定食材、油鹽醬醋要按既定的份量、用指定牌子的醬料等,否則味道會有偏差,認真地為家人煮到最好。

「雖然後來我煮燶了少少,但爸媽也透過視像通話,教我怎樣救回那道紅燒肉,即使都救得到,我仍有些失望,因為不是煮得最好食。之後我給小朋友吃,女兒說:『媽咪,很美味!你煮的菜真的很好吃!我從來未食過這麼好食的紅燒肉!』我聽到很感動,因為小朋友最開心的,是爸爸、媽媽為他們親自下廚,無論好吃與否,這份心意,他們都會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