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門裏門外 2022 年 02 月 25 日

楊立門

楊立門,前政府常任秘書長,現任商會行政總裁、歌手及作家。

疫情失控下選特首

疫情中快要滅頂的香港人,此刻最關心的當然是這樣的苦究竟還要捱多久,其他問題都無暇關心了,包括行政長官選舉這件大事。執筆之時距離提名期開始只有數天,還未見有廣泛認受性的人士表態參選,正在納悶這現象十分異常,果然見到政府宣布押後選舉的消息。
在疫情瀕臨失控的情況下,這是個合理的做法,但對中央究竟屬意誰人並沒任何啟示。本來參考以往經驗,正路的推測是現任特首將會連任,因為中央若要換馬,不會待到提名期開始才揭盅,如梁振英是在二○一六年十二月便已宣布因家庭理由不會在二○一七年三月競逐連任。疫情之下一切維穩,為了避免一場選舉熱戰再引起社會撕裂,讓林鄭連任也可以說得通。但香港的疫情一月初突然逆轉,現在瀕臨全面失控,連主席也公開發話指導,特首是否仍能好官我自為?中央仍未漏半點風聲,我們唯有留意一些接近中央的人物,從他們的言論窺探一點端倪。最近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教授發表批評特區抗疫政策的文章,頗有可觀之處。

疫情嚴峻下明愛醫院的慘況。

 


港澳研究會不是個泛泛的研究機構,由前港澳辦要員執掌,理事們都是政、商、學界的重要人物,能以「白手套」的身份月旦港澳事務而牽扯不上中央。作為一名學者,田教授的筆下約束更少,這篇題為「香港抗疫之難:在中西價值之間左搖右擺」的文章,可觀之處不是它提出了甚麼良策,而是用語的辛辣,是前所未見的。行政長官早前說她並不太了解何謂動態清零,中央才是這個用詞的「始作俑者」。田的文章就像是一個嚴厲的回應,說特區政府並沒有「真心真意按照動態清零的機制和原則嚴格執行,而是敷衍了事,無心無力,最終破防」,說「AO黨」對動態清零是「口是心非」,因為他們骨子裡是崇尚西方那套,「躺平」了便可以快些與外國通關,與內地能不能通並不打緊。
文章指出西方那套「與病毒共存」的抗疫哲學建基於個人自由主義,部份人因為政府放手而被犧牲淘汰,殘酷無比,而我們國家則以全體人民的健康安全為根本價值,一個都不能少,彰顯真正的共同體人道主義。這分析我十分認同,但說香港的防疫政策是「與病毒共存」,公務員「躺平」,暗望與內地通關不成,則似乎缺乏根據,而客觀上香港並不具備條件完全倣效內地那一套,也是不爭的事實。在政務官已不再掌有決策實權的今天,所謂「AO黨」之說意義不大,更是為執政團隊的不力而找替罪羊的名詞。
值得留意的反而是,田教授說連特首也不懂動態清零為何,「其他政務官」就更不可能懂了,可見他也把政務官出身的特首歸為「AO黨」一員。他更說在「愛國者治港」的新局面下,這疫情正是檢驗誰是真正愛國者的時機。最近政界儼然有一股倒AO之風,先前更有梁振英系的立法會候選人以此為參選政綱,空穴來風,未必無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