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專欄  > 半哭半笑 2022 年 02 月 12 日

水歌

前傳媒人,於香港大學攻讀佛學碩士後,開展了一段靈性探索之路,足跡至非洲孤兒院、印度的聖地及喜瑪拉雅山的修道院等。現致力於從公共醫療角度,研究禪與人類文明發展,積極投身心靈教育工作,讓現代人的心回歸自在寧靜,不論哭笑,以正念正覺面對自己。

變幻永恆

甚麼是真正的永恆?這不僅是一個難以解答的提問,也是一個相對性的概念,以人類的歷史來說,超過萬年以上的存在,大概就可以視為是永恆了,但如果以宇宙時間的廣大維度來說,那似乎沒有一個真的解答,看似永恆的太陽,也都有壽命終結的一天。所有的一切總是會隨着時間變換,或長或短,逐漸消逝或再次重生,遵循着大自然所定下的規律,演繹出多樣的生命大戲。
英國的藝術家安迪‧高茲沃斯(Andy Goldsworthy)透過環境藝術的方式,為我們帶來時間與大自然中的不經意轉瞬,他運用大自然中的暫時性材料作為創作的靈感,呈現出「短暫作品」的生命魅力。在他的作品中,由一根根冰條所堆砌而成的圈環,被精心放置在河石環繞的低地上,寒冷的溫度為這人造的地景帶來短暫的展示期。待氣溫回暖,冰圈終將融化,回歸大地,追隨自然法則而消失無蹤。自然界中不斷發生的生命與衰變,形成了可持續的循環,而一切也不過就是生活的真實面貌,世界上的許多事情都不會是永恆不變。
而在藏傳佛教中,有以沙壇城呈現世界虛幻無常本質的傳統。沙壇城常是為了灌頂或大法會而製作,透過六種不同顏色的細沙構建,需要數位以至於數十位喇嘛通力合作完成。喇嘛佩戴口罩,以維持壇城清淨,緩慢的堆疊彩沙,畫出各種的直線、圓弧與塊面圖樣。儀式完成後,即掃毀成一個沙丘,將絢爛又化為塵土。
以彩沙來製作的壇城難建而易毀,美麗而脆弱,轉眼就消逝。具體而微的呈現出宇宙的從無到有,然後又歸於無的過程。任何美好的事物都有毀壞消亡的時刻,不斷的在時間洪流中,發生規律或偶然的變換,生命如是,宇宙如是,法理亦如是。沒有甚麼是永恆不變的,這就是世界的本質,而變幻無常正是生命中唯一的永恆。

River Ice Wrapped Around a River Stone,安迪‧高茲沃斯,一九九二年。

 

西藏沙壇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