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提供更方便的一站式服務與讀者,星島雜誌集團旗下的東周網、東TOUCH、PCM電腦廣場、CAZ Buyer車買家、JET及Spiral游絲腕表網站將歸納為My-Magazine網站,只需完成以下簡單登記程序,即可以一個電郵地址,享用以上各網站提供的各種會員服務及源源不絕的會員優惠!
submit
submit
主頁  > 時事  > 封面故事 2011 年 02 月 19 日

阿蓉剖白 旅霸發爛足本版 零團費五大幕後玩家起底(詳盡版)

繼惡導遊阿珍後,導遊阿蓉年初二被指動粗打遊客震驚全城,甚至中央台亦以香港「旅遊醜聞」為題報道。

不過,阿蓉透過同鄉向本刊剖白當日受屈過程,原來阿蓉曾提議張勇簽字後可離團不需購物,張勇卻拒絕簽字,懷疑有人早有預謀挑起事端,最後更出手打人。被襲的阿蓉,兩年前患上胃癌,現仍要服藥,但在旅行社壓力下,惟有息事寧人,被迫改認雙方在公眾地方打鬥。

有資深旅遊業人士爆料指,接二連三出現「阿珍翻版」,全因五大「幕後玩家」操控市場規則,再以零團費接客,部分又一條龍開設被旅客俗稱「劏客店」的店舖,最後要導遊以代支買團,出事後又找導遊做代罪羔羊,自己則狂賺錢。業界指這種經營模式不改,爭拗肯定陸續有來,最後賠上的是香港「旅遊天堂」之名。

阿蓉老闆郭偉明一直迴避是否賠償十二萬元給張勇,並聲稱導遊與旅客打鬥是「私事」,旅行社出手協助已是仁至義盡云云。

「自事件發生後,阿蓉看到報章就作嘔,數天不吃不喝,將自己困在家裏,我們都擔心她的胃癌會復發。」同鄉向本刊透露,三十七歲的阿蓉,兩年前證實患胃癌,一度停工接受化療,現仍需定時服藥,身形則由「肥蓉」變成現時的「瘦蓉」。由於兩名子女仍在求學階段,阿蓉大病初癒後於去年復工。

據悉,由於旅行社與張勇簽了保密協議,極受委屈的阿蓉不敢得罪老闆,只能透過他人剖白。

入境即發爛鬧導遊

原來「旅霸」張勇一行五人,年初二早上經皇崗入境香港,全團共三十四人,分別來自多間內地旅行社,再於深圳拼湊成團。由於各人行程有別,團費由千七至二千五百元不等。

「其他團友都很合作,惟獨張勇一家非常麻煩。年初二這麼多人過關,自然要輪候,但張勇卻鬧導遊沒用,應找方法盡快過關。」

到了海洋公園,阿蓉首次現身,並說明餘下的購物行程由她任導遊。張勇即時發爛,表明翌日一定不會購物,更會自行離團。阿蓉當時解釋團友報名時都簽了合約不可擅自離團,但張勇當着其他團友前大鬧香港導遊都是「劏客」的。

張勇離開法庭時非常低調,與事發時囂張的樣子大相逕庭,並聲稱事件是一場誤會。

張勇拒簽字離團

為免給對方有發爛的機會,阿蓉提出張勇可離團,但需要簽字作實。「旅客到指定地點購物賺得最多的不是導遊,而是旅行社老闆,若導遊容許遊客離團,老闆會以為導遊私下收錢而放他們走,導遊為保護自己,都會要求離團客人簽字。」但張勇斷然拒絕簽字,雙方爭持不下,張勇便自行走開。

當到達土瓜灣一酒樓晚膳時,張勇大庭廣眾狂數阿蓉強迫購物不讓他離團,「阿蓉當時仍死忍,另一團的香港導遊看不過眼,走過來跟張勇理論,誰不知張勇卻打電話報警,聲稱被黑社會恐嚇。」由於當時有多名團友目擊張勇惡行,加上未有肢體衝突,警員了解後便離開。

翌日,張勇一家未有離團,跟大隊到土瓜灣一鐘表珠寶店購物,逗留約二十分鐘後要求離開,阿蓉解釋每個購物點需至少逗留兩小時,張勇在店內大聲要求其他團友一齊走,見其他團友未有反應,張勇一家自行離開到旅遊巴。

阿蓉與張勇發生爭執後被送往伊利沙伯醫院,經驗傷後證實阿蓉右面額瘀傷,懷疑遭人掌摑。

本刊獲得阿蓉做導遊初期的照片,未患胃癌前的她面容飽滿。

原告頓變被告

正當大家購物後登上旅遊巴,張勇卻像存心「撩交嗌」,不斷叫其他團友不要再於指定商舖購物,又說那些都是假貨。此時阿蓉再也按奈不住,叫張勇不要搞事。張勇就說:「我就是不買,妳狗急跳牆。」阿蓉則反駁:「不知哪人是狗?」

「張勇由車尾衝到車頭掌摑阿蓉,阿蓉身後是樓梯,自然反應捉着張勇衣領。一個自稱是前解放軍,一個是患癌的瘦弱女子,怎麼說都不是導遊打遊客吧。」

阿蓉被襲後立即下車主動報警,但其後張勇搶先在傳媒前展示傷勢,阿蓉由「原告」頓變「被告」。「去到差館,基於旅行社壓力,阿蓉放棄追究,變成被控雙方在公眾場所打鬥。」

導遊總工會理事長黃嘉毅說,導遊界早於○六年已要求旅行社給予導遊底薪及服務費,減少對回佣的倚賴。

五大玩家起底

之前導遊阿珍將整件事「攬上身」,今日阿蓉受襲也不敢澄清,皆因專辦入境團的旅行社老闆早已操控市場規則,導遊為份工,多敢怒不敢言。

有資深旅遊業界人士爆料稱,現時辦內地入境團的香港接待單位有過百間,但以零負團費作招徠的不過二三十間,其中又有五間做得最狼(詳見表),包括早前懷疑激死旅客而被釘牌的永盛、導遊阿珍所屬的金凱,以及導遊阿蓉的友佳。「這五間旅行社,接團每年數以千計,投訴數字更冠絕全行。」記者翻查旅遊業議會的紀錄,發現這五間旅行社被裁定違規個案,已佔過去三年總投訴數字的四分一。

但若論規模、資歷以及身家,則要數信成旅遊的吳光偉為行內佼佼者。吳光偉是前入境團旅行社協會主席,早在八十年代從內地移居香港,並於專營內地團的萬通旅行社做導遊及票務工作。「吳光偉頭腦精明又多計,而且口甜舌滑,來港初期跟現時萬通老闆羅啟邦父親搵食,做了很短時間已掌握竅門,出來自立門戶。」

吳光偉九一年創辦信成,當時早已看準內地經濟起飛,來港遊客必定大增,並一心向內地團發展,累積一定財力後,不斷大手向酒店包房。「他是第一個搞零負團費的老闆,劈價亦是最狠。」信成的旅遊巴車隊達三十輛,近百導遊在該公司掛單,其他旅行社亦有參考他的運作模式。

為保着辛苦打下來的江山,吳光偉一直是入境團旅行社的牽頭者。據悉近期多間旅行社聯署要反對一團一導遊和記分制等措施,還有當初扶持謝偉俊登上旅遊界立法會議員寶座、利用傳媒隔空與旅遊業議會開戰,背後出謀獻策的正是吳光偉。「吳光偉、周文偉和郭偉明這些老闆最喜歡打麻雀談公事,每場動輒二三十萬元上落。」

不過,記者翻查各人持有物業的情況,發現只有金凱的周文偉以及友佳的郭偉明較為活躍,前者持有物業總值超過一億元,後者亦超過一千五百萬元。「他們買賣資產都不會用個人名義,以吳光偉為例,身家肯定過億,但大部分都轉移到台灣,你們查不到的。」

旅行社兼營購物店

這些幕後玩家能夠雄霸市場,並將導遊及旅客玩弄於股掌,全靠一條龍的商業模式。他們為減低成本,直接向酒店包起大量房間,但若以正常團費根本沒可能吸引足夠內地旅客,故會聯同內地旅行社,推出零負團費的旅行團作招徠。

由於無團費收入,部分旅行社老闆會「入股」甚至自行開設被旅客稱為「劏客店」的指定購物店舖,出團前要求旅客簽約,須到這些地點購物。記者在旅遊業議會網頁找到這些店舖的名單並逐間查冊,發現總數五十二間之中,至少有四間店舖股東均同時為內地入境團旅行社老闆,卻並無依例作出申報。記者將此事通知旅議會主席胡兆英,他表示會召開理事會跟進,「有無搞錯!他們這樣做明顯違規,我一定要他交代。」

為了令一眾導遊乖乖替老闆「劏客」,部分旅行社又打破常規,以散工形式聘請導遊,要求導遊墊支費用買團,包括內地領隊的服務費,旅遊巴司機的人工及其他開銷等。然後視乎內地遊客的富裕程度,導遊還要再給旅行社俗稱「買信封」的人頭費,加起來一團就要先墊支約三千元。

「回佣變成導遊唯一收入,不帶旅客購物,導遊自己也會蝕錢。」香港導遊總工會理事長黃嘉毅怒斥,導遊其實亦是受害者,一日不改變這種經營模式,類似阿珍、阿蓉的事件還陸續有來。

導遊阿蓉事件演變成旅遊業議會內訌,主席胡兆英(左)及總幹事董耀中矢言,要改革內地入境團旅行社的陋習。

翻版張勇隨時殺到

惡導遊與內地團友打架,旅行社被指賠償十二萬元,但這種用錢解決糾紛的方法,可能帶來更嚴重後果。本刊調查發現,賠錢事件曝光後,內地旅行社即時多了外省人參加香港團,業界擔心部分人另有居心,蓄意挑釁導遊製造事端,從而索賠。

而像張勇般的外省客人,為了省回機票費用,都會乘火車到深圳才報團,資料顯示去年全國共有七百多萬人次到香港旅遊,當中自行到深圳才報團的,便有近六十萬人。

為爭奪這大市場,深圳許多旅行社都會推出「香港遊」,最貴團費逾二千元,不設指定購物點,中、低價團則必須到一至三個購物點,團費分別是一千八百和一千二百元。

深圳鵬運旅行社姓黃負責人指出,經營低價團其實違反國家法規,「旅遊局規定,凡團費低於成本、須要團友購物補貼,即屬『零團費』,可罰款十萬元及永久吊銷旅行社牌照。」法規雖嚴,但因選擇低價團的遊客眾多,正是「你唔做有人做」,不少都繼續偷雞兼營。

近日多了北方客參加低價團來港,不排除當中有壞分子,企圖製造事端敲竹槓。

深圳鵬運旅行社的黃先生憂慮,以賠償解決糾紛的方法,會掀起「翻版張勇潮」。

一團多導遊與零團費現象比比皆是,以阿蓉事件為例,行程表上就有兩名導遊的資料。

旅議會規管10招半廢

五大幕後玩家身家豐厚

吳光偉很有生意頭腦,行事又低調,但就出謀獻策拉攏業界抗衡旅遊業議會。

導遊阿珍老闆周文偉,身家過億,更不避嫌開設「食之物語」,安排旅行團到自己的店舖消費。

懷疑發生「激死」旅客的永盛旅遊,其老闆曾明輝又名曾明珠,事發後已將公司股份轉讓至妹妹名下。

環球出口批發中心

巧克力專門店